首页 废柴萌妻寻魂星 第92章:兴家立业

废柴萌妻寻魂星

夺命书狂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56322

    连载(字)

56322位书友共同开启《废柴萌妻寻魂星》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2章:兴家立业

废柴萌妻寻魂星 夺命书狂 56322 2019-09-02

“恩。”凤阑锐低声应着,心中便更多了几分把握,而先前他吩咐去准备的那个侍卫也已经回来了。

上官云端只感觉到自己的脸都微微的有些发红了。

“未来绝王府的夫人,请吧:”上官云端的眉角微挑,轻声的笑着,看到那女子慌乱的样子,心中更多了几分好笑。

“恭喜你呀,就要当父亲了。”他没有问,并不代表着叶寒不会答,叶寒向来都是那种,若是他自己不想说,谁都撬不开他的嘴,若是他想说,谁也堵不住他的嘴的人。

皇后说这话时,声音中,是掩饰不住的欣喜,毕竟,她们都不知内情。

所有皇室中的人,只怕没有一个人会对一个老百姓这般的恭敬,但是,她却是这般的恭恭敬敬,因为,在上官云端的心中,这个老人值的她的尊敬。

“哈哈哈。”凤阑绝忍不住大笑出声,睡到这个时候,她只怕都要饿晕了。他自然不会真的在这个时候再要她。

“又累,又饿,没力气了。”上官云端唇角微微的一瞥,有些郁闷地说道,这个男人还真是越来越腹黑了,一大早的就被他戏弄,心中实在是有些气恼。

在这大婚之夜,听到另一个女人,对着自己的男人说出这样的话,不伤心,不生气,那是不可能的,除非她没有心,除非她对凤阑绝没有感觉。

一个一脸的凝重,极为的专注,但是另一个却显的极为的轻松,随意。

蓝岚有些得意的扫了上官云端一眼,除去她的一百万两,他们根本就没有筹到多少。

她再次故意的提起了她的皇兄,而且在说那话时,还故意地望了凤忆希一眼,凤忆希虽然在心中暗暗的告诉自己要坚强,但是听到蓝岚的话,身子还是明显的僵滞。

这古代的床沿比较宽,她刚刚就是把着床沿,夹在床沿与墙之间,说是夹一点都不夸张,为了不被他发现异样,她刚刚差点把自己挤成肉饼。

上官云端微微轻笑,看来南宫雪办事的效率倒是不错,将她吩咐的事情一件件都办的恰到好处。

所以,凤阑锐虽然心中也有着几分顾及,也知道,将她们留下来,可以多了一些筹码,但是,看到上官云端带着那些夫人出了大厅,向着大门走去时,却并没有阻拦她们。

“是呀,公主的琴技,可是没有能比,我们也都只有羡慕的份。”另一个小姐也附和着说道。

众人只当她是害怕,紧张,想她一个傻子,平时只怕还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呢,更何况还要到皇后的面前。

上官云端微垂的眸子中也多了几分冷意,唇角却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这几个人似乎欺负她上瘾呢,难道她真的那么好欺负吗?

凤阑绝用了一种最基本的解释让大家明白。

她竟然来了这么一长串的‘理所当然’的说辞,让夜如梦无言以对不说,还要忍受她话语的摧残。

她身为公主,却极少用身份压人,就连现在,她都是自称我,而非本公主,而这个老夫人竟然想用身份压她,真是好笑。

难道是南宫逸?

“这次王爷不仅请了我们,而且王妃还说要请各位夫人,不是说已经设了宴席吗?怎么不见王妃?而且,也不见各位夫人到来?”另一个大臣,也一脸疑惑的问道。

“进去多长时间了。”凤阑锐的眸子微微的眯了一下,再次沉声问道。

皇上望向上官云端时,也微微的蹙眉。

皇上语结,望向一脸痴傻的上官云端,愤怒中隐过几分懊恼。

“让叶寒才看一下,不就知道了吗?”上官云端的望着那个小瓶子,沉声说道,声音中,微微的带着几分期待,说真的,她觉的丞相不会再在这个时候害她,当然为了安全起见,最好还是先让叶寒来检查一下。

“怎么了?”上官云端愣住,这个样子的叶寒实在是不对劲,不会是出了什么事了吧。

“那你可以让她留下了呀。”上官云端微微的白了他一眼,她早就看到叶寒喜欢秦思柔,既然喜欢,那就留下她,这么简单的问题,又必须这般的纠结吗?

蓝魅辰微愣,刚想要对说什么,只是双眸微转,望向前方时,微张的唇却突然停住,身子似乎也微微的绷紧了些许。

“飞赢。”幸好夜无痕也意识到了那侍卫的意图,几乎与上官云端同时出声喊道。

如今皇上都已经亲眼见到她与王爷之间的事情,所以,她也不害怕皇后再跟皇上说什么了,而且她相信这个时候,皇后也不敢多说什么了。

“哎,让绝王见笑了。”讲完后,皇上微微轻叹,望向凤阑绝,略略的摇头说道。

凤阑绝的脸上多了几分了解的轻笑,随即快速的从上官傲天的手中接过了那条链子,略带轻笑地说道,“好,本王给云端戴上。”

“难不成为了娶亲,就把人饿坏了。”凤阑绝微微的扫了老夫人一眼,脸上更多了几分冷意,还多了几分心疼,他不想让她受一点的苦。

“你去哪儿呀?”秦思柔微愣,不由的脱口问道,他不会又找个地方躲起来喝酒去吧。

“是,是,没有指使。”其它的几个人也纷纷的附和着说道。

上官凌雨也一脸轻笑的走向大家,敷衍着招呼。

“大家想一个,我就不信,我们这么多人,还想不出一个整治她的办法。”那女子狠声说道。

“没有。”那女子微愣,有些尴尬的垂下眸子,她们可都是进宫选亲的,怎么可能会带那种东西呀。

夜无痕竟然去抢亲,便足以表明,他对上官云端的感情,但是这一刻,他竟然选择放手,一个放的下的男人,而且他明显的是为了上官云端的幸福而放手的。

他既然发现了上官凌雨是假的,那么会不会已经。

“凤阑绝,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不会是想要逼迫太上皇吧?”凤阑锐极力的隐下心中的担心,再次狠声说道。

这么多年来,凤阑绝一直觉的有些亏欠他,想要找机会弥补他,而因为小时候的感情,也是一直相信他的。

到了这个时候,她仍就没有死心。

为了夜无痕,在那雪山上一住就是十几年,夜无痕自然不怕那雪山之寒,反而会感觉特别的舒适,只是,夜无痕的生母却因那长年之寒而离开了人世。

而隔壁的房间里,上官傲天听到那个男人的话时,眸子微闪了一下,他虽然知道鸾儿并没有受到伤害,但是听到那个男人的话,心中更是多了几分欣慰,若是换了其它的男人,只怕会。

上官云端微怔,他说到当年的事情,应该会是那件事情吧。

而他等了这么多年,终于能够跟小晚在一起了,而且是明正言顺的在一起了。

二夫人怒喊中,突然从怀中拿出一把匕首,直直地向着那个男人刺去,那个男人先前就受了伤,现在站都站不稳了,根本就躲不开,而且就算躲的开,只怕他此刻也不想躲了。

就连夜无痕听到她的话都微愣了一下,神色间也有着几分错愕,显然,他也有些不相信上官云端能够这般轻易的得到证据。

上官云端可是他们眼中的傻子,就连一个傻子都答的出来,但是他却没有答出,岂不是比傻子更笨。

恰恰在此时,凤阑绝突然的开口说道,他唇角的笑仍就灿烂,声音也仍就轻缓,只是,一双眸子快速的扫过众人时,眸子深处隐隐的闪过几分锐利的狠绝。

“绝王,丞相刚刚只是失言,已经知悔了,还请王爷不要跟丞相计较。”李贵妃也看出了事态的严重,小心的求情。

“绝,你这到底是为何?为了避开我吗?”女子的脸上多了几分忧郁,慢慢的转向书秋,轻声道,“书秋,你说他是为了避开我,而随便娶的那个女人吗?”

“是,只有主子才配做绝王妃。”书秋再次连连的符合道。

上官云端的心微动,望着他一脸的严肃,听着他那低沉的誓言,此刻的她,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怀疑,那个女人,不可能影响到他们的生活。

“我倒是不介意你以身相许。”凤阑绝突然的靠近她的耳边,轻声低语,声音中似乎仍就带着几分笑意,似乎有着几分半真半假的玩笑,但是他的眸子中却看不出半点玩笑的意思。

“本公子当然看清楚了。”李玉回答的十分肯定。

“对了,这件事通知了凤阑绝没有?这么大的事情,他怎么着都要赶回来呀。”正在上官云端暗暗思索时,突然听到叶寒再次说道,这次的声音中似乎隐隐的带着几分不满,上官云端暗暗一惊,这个时候让凤蓝绝回来?先不说桐城的事情有没有解决,这边的事情,还没有弄清,让他知道了,让他回来,只怕。

“情况很复杂。”此刻的叶寒隐去了平时那痞痞的样子,脸上是难得一见的凝重,可见事情的严重性。

南宫雪躺在床上,身子抖如秋日的落叶,上官云端这般的不动不语的,更是让她害怕,若上官云端说出自己的目的,她起码还可以想办法应付。

略带慵懒的姿态,却仍就掩饰不住他那神彩飞扬的气质,一夜无眠,却不见半点的憔悴,不见半点的狼狈。

那几个女人也以为上官云端是害怕她们,脸上更多了几分得意,也并没有多想。

五夫人衣袖上的针,自然是上官云端刚刚悄悄的插上去的。

而且更是快速的去执行命令,就如同接到了是凤阑绝的命令。

因为,凤阑绝只是微微的扫了她一眼后,一双眸子便快速的望向上官云端,脚步微迈,向着上官云端的方向走了过来,而刚刚因看到蓝岚而微蹙的眉头,也瞬间的展开,脸上更是绽开满满的轻笑。

她一直都在极力的忍着,现在,似乎已经忍到了极限了,特别是看到凤阑绝那揽在上官云端的腰上的手时,脸上更多了几分满是妒忌的怒火。

上官云端的唇角微微的抽了一下,这个女人的真的很善于发挥自己的特长,只是,她应该明白的是,她那声音对凤阑绝根本起不了任何的作用。

他以前可以容认她,但是她若是做出伤害云端的事情,他绝对不会再容认。

或者。

她们身为宫女,本来生死就是掌控在主子们的手中的,主子们要她们生,她们就能生,要她们死,她们就要死。

“是,所有的人都进宫了,就连很少出面的三王爷也进宫了。”皇后微愣了一下,却随即快速的解释着。

“希儿说的对,母后不能让你那么做,那样太危险了。”皇后也是坚决的反对。

“绝儿,你回来了?”皇上看到凤阑绝微愣了一下,低声说道,只是声音中,似乎有着几分异样的情绪。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媳妇也带回来了。”太上皇唇角的笑愈加的明显的几分,一双眸子慢慢的转动,从凤阑绝的脸上转向上官云端。

“天呢,她杀了太上皇,凤阑绝带回来的那个女人杀了太上皇。”后面一个声音猛然的响起来,带着一种刻意的怒火。

而且,他们明明刚刚都听到太医说皇爷爷已经撑不多久了,竟然还故意的栽赃给云端。

皇上怔了怔,神情间似乎有着几分犹豫,一双眸子微微的望向上官云端,似乎在思索着要怎么做。

虽然说有太上皇的命令,大家不敢反,但是若是来个集体请辞,他现在刚刚登基,只怕还应付不了。

那么,她身上的毒,是不是也是凤阑锐下的呢?

“恩。”凤阑绝听到上官云端的话后,脸色还是微沉了些许,眸子中也更多了几分担心。

御书房。

按理说,他抢了凤阑绝的皇位,凤阑绝应该会想法设法的抢回去,怎么可能会是这样的一种反应,让他所有的计划都用不上了。

在官场上混了多年的尚书大人,看清了当前的情形,便也很快便出了决定,遂缓了脸色,说道,“既然是来申冤的,本官自然会查明真相,秉公处理。”

她自然有她的方法。

“不行,没有这规矩。”尚书大人脸色一沉,快速的回绝。

此刻的凤阑绝也没有再开口,再是略带轻笑的望着上官云端,他是真的很想知道,接下来,她到底会怎么做……坐在公堂上的尚书大人与丞相听到喊声,便连连的站了起来,急急的向外赶,只是恰恰在此刻,夜无痕已经走了进来。

“绝,那丫头已经死了,现在怎么办?”上官云端有些泄气地说道,不过,说话间,却对凤阑绝悄悄的做了一个暗示。

上官云端在凤阑绝说出那话时,一双眸子便细细的观察着那几个侍卫的反应,所以,当她看到那其中一个侍卫的反应时,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冷笑,不过,也不能因为他这细微的异样的反应,就断定了他是奸细。

所以,凤阑绝故意制造出那个丫头并没有死的假像,让外面的人以为自己失手了,以为那丫头其实还活着,但是里面的人,却是知道实情了,生怕外面的人上了当,自然会想法设法的通知外面的人。

没有想到,他的王府中,竟然会有这么多别人的眼线,而且还在他的王府中,害他的王妃。

很显然,她以为,上官云端是怀疑她跟此事有关。

“刚刚那个丫头已经死了,是被人害死的,我们想让你假扮成她的样子,来迷惑敌人,你能配合我们的计划吗?”上官云端再次轻声的解释着。

似乎完全就是为她定做的。

所以,她此刻可以完全的肯定,她绝对不是宫女,绝对不是。只怕是易了容的。

是谁精心设计了这一切?

她死了,是真的死了,不过,至少,她离开的带着笑的,那一刻,她应该是欣慰的。

“不因为她是我的亲生女儿,我才这么做。”二夫人的脸色微沉,仍就是一脸的坚持,若是让她再重新选择一次,她还会这么做。

“有没有关系,到时候就知道了。”上官傲天的唇角更多了几分冷意,说完这话后,便没有再理会她,而是转向上官凌雨,抱起了地上的上官凌雨。

此刻的她,虽然一脸的平静,那声音也并不是很大,但是却有着一种让人惊颤的气魄,似乎更有着一种让人无法抗拒,无法抵挡的威严。

虽然说,这件事过去这么多年了,要查起来,只怕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但是,她在现代可是有名的律师,这种事,还是难不得她的。

“我没事。”上官云端望向他,微微一笑,带着几分感激,也带着几分异样的情意。

“你放心吧,本王一定会帮你找到他们的。”夜无痕没有等她再开口,便一脸坚定的答应了。

虽然上官凌雨已经死了,但是二夫人与那个上官凌霜却是不能不防,而且接下来云端肯定会查她娘亲的事情,这事肯定与二夫人有关,二夫人肯定会想法阻止,所以,云端现在是最危险的时候,他不能离开。

很显然,上官凌雨还没有弄清是怎么回事。

想到此处,他的心中微微的多了几分痛,脸上更却更多了几分狠绝。

今天,说什么,他都不会放过上官凌雨……

老夫人听到她的话,怔了怔,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开口了,上官云端这么的谢她,她再在这个时候为雨儿求情,那岂不是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这,这怎么可能?”老夫人完全的呆住,上官凌雨一直都是她看着长大的,她没有见雨儿学过武功呀。

“雨儿会有今天,全都是你害的,你平时告诉她一些错误的思想,甚至还偷偷的让人教她武功,今天的这一切,都是你遭成的。”上官傲天望向她时,却是一脸的阴冷与愤恨,这个女人还有脸求情,若不是她,雨儿怎么会变成这样,他现在倒是想要杀了她。

上官云端又岂能不明白他的用心良口,心中不由的对他更多了几分感激。

上官凌霜当时就吓傻了,呆呆的站在那儿,半天回不过神来。

只是,看到上官云端那已经涂的面目全非的容貌,她只能无力的叹息。

他还真不是一般的狂妄,想到昨天晚上他吃瘪的样子,她唇角的弧度愈加的灿烂。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一刻钟,两刻钟,拜堂的时辰过了,王府的大门仍就紧闭,没有半点的动静。

“我来吧。”飞赢已经走了过来,捞起了那丫头,并没有怎么理会上官云端……

上官云端随意的穿了件衣服,仍就将脸上伪装好,现在不同以前了,现在夜无痕已经开始怀疑她,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突然来她这儿,所以,她自然更要处处小心才行。

上官云端不得不停了下来,一双眸子望向蓝岚时,却隐过几分冷笑,这个女人只怕是输不起,所以才想出这样的办法,想要干扰她吧。

“奴婢也是一条命,岚儿总不能因为自己的过错,而让那宫女丢了性命,就请皇上不要再追究这件事了。”蓝岚的声音中更多了几分轻柔,脸上也漫过几分轻笑,一脸和善地说道。

听到上官云端越背越多,已经远远的超过了她了,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而且仍就跟刚开始一样的顺畅,那张原本阴沉的脸,一点一点的变黑,那不断绷紧的身子就如同一根随即可以射出去的箭,一双眸子中更是隐过太多的复杂的表情。

上官云端再次铿锵有力地说道,一字一字都清晰而有力,她知道不可能一下子就改变了这些女人这么多年来养成的思想,但是最少她可以调动起,她们心中的那份不满,调动起她们心中的那份冲动与渴望,可以让她们有所追求。

她跟凤阑绝不一样,百姓对凤阑绝有敬,但是更多的却是畏,而今天,她的话,是让百姓完全的信服,而且还带着一些亲切,所以,百姓们都会随和一些。

接下来,主子不让她出面,她正好落的清闲。

而且,看这情况,事情似乎有些严重了,超出她的意料之外了。

这反应也太过激烈了,比她想像中的还要激烈,这个男人的醋意还真不是一般的大,她也只不过随便说说,再说的,这天下,只怕很难再找到比他优秀的男人了。

那些学武的女子多半都是逼不得已的。

只是,他的声音中,却是满满的笑意。

而此刻他们的后面恰恰跟来了一座轿子,轿子的帘子遮住,看不出里面的人。

上官云端从端起那茶时,一双眸子便一直细细的注意着面前的月儿的神情,整个过程中,并没有发现在太多的异样,倒是与平时的月儿表情的相差无几。

上官云端也没有多问,只是任由着他带着她向前走去。

太上皇一直最疼他,如今病重,他怎么能够不担心。

“皇爷爷。”凤阑绝没有理会皇上,而是快速走到床前,看到躺在床上,微微的闭着眸子的太上皇,忍不住轻喊出声,声音中带着几分轻颤,更有着明显的心疼,可见他对太上皇的感情之深。

众人看到这样的情况,都是纷纷的愣住,都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平时,太上皇除了对凤阑绝,对其它的人,可都是看都懒的看一眼的,更不要说是去拉他们的手了,所以,平时大家都很怕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