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废柴萌妻寻魂星 第37章:五蕴皆空

废柴萌妻寻魂星

夺命书狂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56322

    连载(字)

56322位书友共同开启《废柴萌妻寻魂星》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7章:五蕴皆空

废柴萌妻寻魂星 夺命书狂 56322 2019-09-02

“时辰还早,陪要本王下盘棋。”秦寂言怕顾千城多想,拿出棋盘放在茶几上,完全不容顾千城的拒绝。

他们每个人身上都会佩戴一个炸药包,但这东西不到最后谁也不会用。现在,对他们来说已是最后了。

这段时间暗卫在秦寂言的调教下,已朝全能侍卫方向发展。傍晚时分,不需要秦寂言吩咐,暗卫便搭好营帐,做好晚餐,暗五更是狗腿的,将最好的部位送到秦寂言和顾千城面前。

和聪明人说话,点到即止就可以,顾千城闷笑了一声:看不出来,秦王这人蔫坏蔫坏的……

书到用时方恨少。想要写几句情话给秦寂言听,才发现自己写不出情诗,也背不出几句情诗。

“爆!”

作为一个帝王,如果要靠这种东西去要求一个人忠心,那简直是悲哀。而且被下忠心蛊的人,就是真的忠心吗?

因顾家爵位被削,老太爷又病倒在床,顾千城也不好外出,见武家的事情便只能再次往后推了

“什么意思?”顾千城皱眉,某人聪明的大脑从秦寂言露出来的蛛丝马迹中,发现了些许端倪,只是……

果然,“江山”二字紧接着出现了。

“我好现……坐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离约定的时间过了两个时辰,可秦寂言却没有出现!

武定和暗卫取了寄放在客栈的马,摸黑往回走。

他们就是打得再用心也没有用,顾千城刚刚那几招只能算是热身,现在拳脚施展开了,这些人只有倒霉的份。

老皇帝最近情绪低落,脾气也不太好,一点小事就要杀人。服侍的宫人除了几个老人外,旁人不敢近身,就连朝中大臣也怕了老皇帝,除非天大的事,不然轻易没有人敢上前。

好在,老皇帝一表现出这个意思就被封大人和焦大人发现了,两位大人没有劝说,而是将大部分政务在内阁处理了,减轻了老皇帝的工作量,可即便如此,两位大人也愁到不行。

“没事。”顾承欢咬牙切齿的应了一声,害那三人一脸不解:“没事你不高兴什么?”

明明他给出来的条件,足够让人心动,秦寂言为什么要拒绝?

他在这座皇宫住了十几年,无时无刻不盼望着离开……

为什么?为什么不对她下手?、

“是。”士兵们持枪上前,倪月深深地吸了口气,知道今天一战免不了。

“朕到底逼了你什么?罚你跪在宫门口吗?朕承认此举伤了你的颜面,可你就为了这么一件小事而逼宫?”

“老臣无能,没有查到他们与宫中人来往的证据。”凤老将军不敢说有,也不敢说无,他没有查到并不表示没有。

公平、公正就是不能偏向顾国公府了,大理寺的人绝对是人精,收了状纸当天就派捕快去核实情况。

“咄咄咄……”第一批利箭飞射而出,可因距离原因,他们并没有射中人,只逼得术数师一行连连后退。

“有很多破损的画轴。”

“是的,那位夫人与小少爷都没有事。那位夫人自己剖开肚子,把孩子取出来的,现在也是她自己在照顾孩子,真是……太强大了。”少女提起顾千城,不由自主流露出对她的敬佩。

凤于谦刚缓过来的脸色,又一次变得铁青,想也不想就挥退少女,冲进屋内。

机关暗器?

秦寂言仍旧是一副悠哉的样子,好似不将这盘棋局放在心上,即使已露败像,秦寂言依旧是不急不躁,坚守自己之前的策略,不放弃任何一枚棋子。

跟在秦殿下身边,奇怪的事见多了,他们早就练就见到再奇怪的事情,也能面不改色的地步。

有几棵梨子,顾千城咬了一口,递到秦寂言面前,“快吃,很甜。”

“想当爷的长辈,你们胆子还真不小。”他的爷爷老老实实的在寺庙里静养,可没精力玩这些花样。

“呃……”秦寂言脸色微变,尴尬异常,不自在的指了指外面,“那个……你先睡,我去找子车,问一问暗风楼的事。”

可是,这些人却没有第一时间执行命令,领头的将领更是凑近道:“少主,这是一个好机会。”一个拿下大秦皇帝的好机会。

“我能得到什么?”周王多少知道秦寂言的脾气,同样干脆直接的问道。

没有封家那几位,他这个皇帝会很累。

“朕是告知你们,不是寻问你们的意见。”这就是秦寂言,一旦他做了决定,任何人也无法动摇。一如当初,明知私下离京会带来无尽的麻烦,仍旧毫不犹豫的离开一样。

“能,他们一定能算出来,只是需要时间罢了。”引路的人,十分坚定的告诉顾千城。

顾国公一向养尊处优,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

她这次不仅走眼了,还走眼走到天边去了,什么凤将人,对方直接是外族人好不好!

顾千城恨死自己了!

秦寂言没有搭理焦向笛,眼也不眨地看着顾千城,双眼闪动着自己也不曾发现的神采。

围观的人,见二两银子这么好赚,一个个后悔不迭,可已经没有机会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二两银子,被别人赚走。

“哪个暴发户,居然拿上好的战马拉马车,真真是白瞎了一匹好马。”焦向笛半点不客气,尖酸十足的说道。

现在说这些也于事无补,他能做得,就是尽量避免类似的事情再发生。

“我们知道,你要我们做什么?”有别于之前的呛声,子羊此时对老管家十分客气。

老皇帝倒是意外,“难怪老五有银子拉拢人,原来是抢了一个姑娘家的嫁妆,也亏他做得出来。”

“皇上说得哪的话,您身子好着呢,前不久君姑娘不也说皇上这身子,就是活到一百岁也不成问题。”心腹太监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是打突。

“啪啪啪……”秦寂言毫不手软,一下一下打得十分用力,顾千城一脸涨红,不是被打疼了,而是气的,羞的!

“我没用力。”秦寂言禁锢住顾千城的双手,将人固定在怀里。见顾千城一点也不配合,仍旧乱动,秦寂言没好气的道:“什么痛?我看你就是故意的。”

沙漏不知圣后的心情,尽责计算着时辰,很快……时间就进入倒数状态。

哪怕隔着土,可众人也能猜到土丘下面,必然是人。

“我这里也有!”

“不必。”秦寂言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根本没有将这几个人放在眼里。

除去叫嚷的最大声的太监外,其他几位文臣、武将也都在用生命保护秦寂言,只不过他们不像太监那样叫出来罢了。

“臣这就护送皇上回宫。”凤老将军暗松了口气,他生怕秦寂言不肯离开。要是秦寂言在这里出了事,他万死难辞其咎。

简直是可笑。

风遥死了,风遥手底下的心腹绝不会和风遥一样,投诚大秦,忠于大秦!说起来,这一次顾千城还真得错怪了老太爷,老太爷不是不欢迎她回来,也不是不派人迎她,而是……

窦氏听到这话,心里发苦,可面上却乖巧的应是……

“我操他大爷,我们中计了。”有精明的人立刻就明白了,昨晚皇帝老儿哪里是放过他们,皇帝老儿是要一锅端。

秦寂言暂住在城外,今日又是由摄政王亲自接了进来,身边并没有带多到人。宴会到一半,他愤然离席,北齐肯定不会安排人送他。这种情况下,秦寂言要在京城遇到“宵小”,出一点意外,再正常不过,就是放到大秦也说得过去。

三叔进去也帮不上忙。

“这女人胆子真大。”出去时,那守门的还不忘嘀咕一句,显然这种事超出他的认知。

顾千城继续往下,将盖在张渊身上的白布往下拉,可就在此时,屋外突然响起两道极响亮的声音:“小的参见秦王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顾承意拉着顾千城的手,一脸恳求地看着顾千城,要顾千城给一个肯定的答复。

顾千城抽出被顾承意抱着的手,后退一步拉开两人的距离,审视地看向顾承意……从北齐边境带十万大军到江南,绝不是十天半个月能做到的事,秦寂言不可能一直等凤于谦,和凤老将军说了汇合的时间与地点,秦寂言便走了,至于去哪里?

这可真是不应该呀,顾千城这一个月无论吃穿都是顶好的,而且顾千城吃的也不少,按理说不胖就算了,怎么还会瘦呢?

景炎不信!

“要不要寻个大夫来看看?”景炎放下碗筷,关心的道。

这样的情况下,他哪里吃得下饭,他快烦死了好不好。

“不用了,我没事。”顾千城露出一抹笑,端起碗筷吃了起来,可是……

“于谦,去,中止战斗。”秦寂言道。

这里的人可怜又可恶。

“多谢顾姑娘不罪之恩。”顾千城说不罚,可武毅仍旧不敢叫再叫她顾姐姐。“武毅此次除请罪外,特奉上忠心蛊母蛊,肯请顾姑娘收下。”

而隶属太上皇那派的官员,见这些大臣将罪名推到家人身上,也开始出来与秦寂言争锋,并且牵扯出朝中不少官员。

当然是让所有人都黑!

“千城,你什么意思?不过是一个下人的死,也要闹得轰轰列列,非要丢尽顾家的脸,你才满意吗?”孙妈妈怎么死的,顾夫人比谁都清楚,她不怕顾千城闹,但仅限于后院,这事不能传出去。

她跟在顾千城身边这么多年,从来不知顾千城的床板下有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