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来的从来:第68章:不干不净

重来的从来 作者: 空庭晚

然后,热情地招呼穆大人喝酒。

建文帝在世时纵有千般不好万般不是,一旦合了眼,所有的缺点便烟消云散消失无踪。留给生者的,是深切的无尽的思念。

方若梦口中的嫡母,是方家长媳罗氏。

谢明曦:“……”

帝后对廉将军的敬重恩宠,人人看在眼底。这等时候,众人焉有不往前凑的道理?

霖哥儿和阿萝实在太小了,便未抱进灵堂里,穿着孝服,被各自安置椒房殿的厢房里。

谢明曦无声轻笑,凑过去,吻了吻盛鸿的唇角:“别担心。我从未将这份心计用在你身上。”

大齐未来的皇后萧语晗,也不能例外!一炷香后。

此时,天色已暗。

然后,目光掠过十余个青年俊彦,索性笑道:“皇上精挑细选出来的出色儿郎,个个都极好。哀家一时也看花了眼。待过些时日,哀家为你们择良缘赐婚。现在都退下吧!”

她本是宫中绣娘,因绣工出色,被挑中来了莲池书院任教。自比不得那些出身名门的贵妇,或是博学多才的大儒。每个月区区十两银子的月例,只够花销而已。

门房管事惨叫一声:“来人啊!世子爷要杀人了!”

两人各自在心中暗暗腹诽对方!

感激老天让你我相遇,让你我成为夫妻。

谢明曦的目光掠过俞太后掩不住痛苦的脸孔,心中冷笑连连。

人在剧烈的悲痛中,最忌讳的便是强自隐忍。哭出来,反而是好事。哭过之后,便能慢慢振作起来。

又是那副牵扯到痛处的别扭模样!

待谢云曦坐下,李湘如又笑着说道:“殿下今日在你的院子里用了早膳才去上朝,可见对你颇为中意。你以后好生伺候殿下,待日后有了子嗣,我定会为你进宫,请封皇子侧妃之位。”

在俞太后看来,盛鸿这一出是为了对付俞家。

可惜,美梦太过短暂,也太过残忍。没到三年,建安帝被兄弟联手杀了,往日势力最弱的蜀王,一跃坐上了龙椅。

这个杀千刀的谢钧!竟狠心对妻子动手!

谢明曦摇摇头,然后担忧不已地低声道:“母亲这般生气,不知会想什么法子来对付女儿。女儿自己吃些苦头不算什么,只怕连累了父亲。”

可惜,四皇子根本没半分应答之意。用力扯回自己的衣袖,头也不回地走了。

这样的保证,实在无法令李湘如放心。

淮南王府唯有三个女眷幸存于世。

这两年多年,方若梦大多稳居第三名。颜蓁蓁却起伏不定,好的时候冲至第四五名,有时掉落至倒数。

背后道人口舌是非,若被人听见了,不免尴尬!

他们活不成了,临死也要拉这些朝廷命官做垫背。

……

罢了!一群乡下土包子,来就来吧!反正都住在谢府,和她没什么相干!

珠胎暗结的丁姨娘,早就没了清白名节,不得不委屈退让。以妾室之礼进门。生了儿子也不能养,眼睁睁地看着儿子被抱到永宁郡主面前。

俞太后目光冷冷一瞥:“好一个威风凛凛的宁王!”

闽王私底下所做之事,瞒得过一时,瞒不过一世。尹潇潇也不是傻瓜,哪怕闽王什么都不肯说,也隐约猜出了一些。

永宁郡主:“……”

反正是喜事,猜出来也无妨。

文绮低声道:“天色已晚,姨娘也该用晚饭了。”

宫中,景荣宫。

静妃目光微闪,口中笑道:“比试已该结束,比试的结果应该很快便传进宫中了……”

隔着两层纱帐,六公主的目光依旧精准无误地落在谢明曦的脸上。

六公主实话实说:“今天早上是董夫子的课,我听不懂也不耐烦听,睡了半日。现在半点都不困。”

所以,我只能自强自立,也必须自强不息。

到底是什么样的经历,才会使得谢明曦有如此感悟?一个十岁少女,真能有这般近乎妖孽般的早慧吗?

一切的疑惑,都有了答案!

谢明曦微微一笑,意在言外:“皇嫂品性高洁,确实值得人敬重。”

子肖其父,半点不假。

在盛鸿迈步而入的那一刻,她已彻底冷静下来。

两人不约而同地张口,然后又异口同声地说道:“你先说。”

方若梦语焉不详,众少女又岂能猜不出来?

盛鸿:“……”

沉寂了多日的李湘如,今日精神倒是好了许多,神色间隐有几分轻松喜悦。

落在谢钧身上的目光,自然也就多了起来。

河间王和临江王迅速对视一眼,嘴角不约而同地勾起。

建文帝对她的深情,撑了八年。

于京城贵妇们而言,不过是又多一桩说笑谈资而已。

……

比起才学,谢钧更出名的是貌若潘安的俊脸。

谢明曦随意嗯了一声,目光落在芳巧手中的荷包上。

谢明曦似笑非笑地扯了扯唇角:“多谢母亲盛赞!若不是亲耳听闻,我竟不知母亲原来待我这般上心。”

谁有胆量这般不管不顾领兵攻击皇陵?

三皇子一服软,人家夫妻两个也干脆利落得很,先将人领走,再登门赔礼。明摆着愿意继续退让。

俞光正本人只是闲散官员,可他还有一重身份,他是俞淑妃的亲爹,是建安帝的外祖父。他呈上的御状,盛鸿“不得不”接下。

盛鸿确实是“孝顺”天子,散朝后便去了椒房殿,俞太后的凤榻边,一脸诚恳地请罪:“……儿臣已命刑部受理此案,严查到底,一定还俞家清白名声。”

……帝后年少相识,情意深厚。

略显肃穆的椒房殿,今晚连宫灯也比平日柔和得多。

顾家是书香名门,家风清正,以科举进身的子孙众多。虽未出过阁臣六部堂官这等显赫官员,如翰林言官之类的清流官员却不少。还有不少外任为官。在朝野间颇有清誉。

萧语晗产后虚弱,半靠半躺在被褥间,略有些歉然地笑道:“对不住,我今日不便下榻,只得失礼了。”

尹潇潇越看越是喜爱,一手抱着,一手去捏女婴的小脸蛋。

萧语晗又是心疼,又觉好笑:“孩子脸皮嫩,哪里禁得起你那么大的手劲。”

不管众人信不信,总之谢明曦给出了合理的解释。

皇孙是雨字头取名,皇孙女以草字头取名。二皇子的嫡长女,单名一个蓉字。嫡子单名一个霁字。

“是啊!芙姐儿,叫起来又顺口又好听。”

俞太后膝下无子,却有七个庶子。如今因种种缘故,已死了五个。唯有盛鸿和年少的安王还在人世。

无形的对峙和张力,悄然无声地蔓延。

李太皇太后点了点头,冲俞太后吩咐一声:“你在此便可。”

……

前世的丈夫!

尹潇潇等人对视一眼,各自张口附和。

众少女:“……”

第二组第三组也在一炷香的时间里跑完五圈。不出所料,第一轮众学生俱是十分。

盛渲和五皇子比起四皇子略一筹,不过,也都极利落地完成了所有规定的御马动作。同样引来阵阵喝彩道好声。

今日比试,四皇子绝不能再输给六公主。好在自己今日一并参加比试,此时也算有了“用武之地”……

马车出了京城后,日夜不停歇。

谢明曦也随之抿唇一笑。

总算没那么刺耳了。不过,其余少女在如此鼓声的“影响”下,想专心练习音律,显然不是易事。

想及这些,杨夫子微微红了眼圈,低声道:“山长待我有知遇之恩,到莲池书院里做夫子,更是我一生之幸。”

俞太后确实老了,身子还算健朗,却已白发斑驳,皱纹满面。

鲁王目中闪过一丝后悔自责:“平王才、十一岁。”

太医院里有十余个太医,执掌太医院的张院使已经年迈,致仕告老也就是一两年间的事。下一任院使,非赵太医莫属。

芷兰自少便是官家千金,被精心教养长大。家中骤逢变故那一年,芷兰只有十二岁,正是花容月貌窈窕之龄。其父不舍得令女儿受苦,托了故交同僚收容芷兰,送进宫里做了宫女。

俞皇后的声音陡然在耳边响起,仿佛洞悉了芷兰心底所有的惊疑猜测。

玉乔陪笑道:“娘娘特意吩咐奴婢前来相请。山长若不去,只怕娘娘心中不快,会发落奴婢。恳请山长怜惜奴婢一回。”

俞婉略略垂眸,柔声应下。

父母和祖父祖母俱叮嘱过她,绝不可违逆俞太后的心意。

“是。”

……

谢明曦张口扯开话题:“李默近来勤于练武,连课业也有所荒废。此次月考,竟落了乙等。在家中被狠狠训斥了一顿。”

谢明曦持刀而立,秀美微蹙,隐显无奈和难得的迷惑。美丽清冷的六公主,没了平日的阴郁,目中蕴着几分笑意,神色温柔而耐心地低语。

锐利戒备的目光,在看清廉夫子的脸孔后,立刻化为恭敬:“师父!”

眼前的六公主,却似不知疲惫一般,木刀依旧来势汹汹。

六公主神色真挚,目光亮得惊人,似能蛊惑人心。

逝去的人已永远地离开。

余安一直在外跑动,每隔五日才会到谢府来一回。谢明曦召见余安的时候,连从玉扶玉都不在一旁。

春锦阁上下无人知晓余安平日到底做什么。

。俞光正如今是三品的刑部侍郎,王氏也成了正经的诰命夫人了。

顿了顿又道:“我今日便留在椒房……留在福临宫里,陪在母后身侧。待母后病症有起色了,再出宫回府。”

“你要撵我走!我偏偏不走!我就是要天天来看你,天天来伺候你!你愿不愿意都得高高兴兴地等我来。”

哭了一场后,卢公公情绪稍稍平稳下来,沙哑着说道:“先帝待我一直信任有加,我辜负了先帝的信任,暗中做了许多不该做的事。现在,我的报应来了。”

芷兰柔声细语,安抚卢公公几句,才起身离开。

大齐建朝百余年,盛家子孙繁衍壮大,至今已有数千人。单以宗族来论,也是人丁兴旺的大族了。

好在他前世一直孤身一人,早已习惯了独来独往。

素来冷凝的眉眼,竟浮着一丝微不可察的笑意。

四皇子反射性地站起身来:“领着他去书房。”

陆迟一个字都不愿再多说,快步离开。

“启禀皇后娘娘,”玉乔恭敬地前来禀报:“淑妃娘娘前来请安。”

“过、过不了多久,我们兄弟、兄弟几个便要就藩。”患有口疾的二皇子,难得张口说了一长串的话:“相聚时日无、无多,也该珍惜才是。”

年华渐渐老去,俞皇后额上眼角多了丝丝皱纹,不再明艳。不过,端庄沉稳的中宫皇后气度,却更胜往日。

然后,看向建文帝:“儿媳虽未出过京城,也知蜀地是个山清水秀之地,景致绝佳。殿下得此封地,心中十分快慰,儿媳也甚为欣喜。在此谢过父皇!”

谢明曦沉默了片刻。

谢明曦反应敏锐言辞如刀,从未向任何人道过谦低过头。

“你真的半点不喜董翰林?”俞皇后笑着相询。

只是,一切都迟了。

变的人是你。

李夫人越说越气,顾不得李湘如泪水涟涟了,伸手点了点李湘如的额头:“你啊!真是太急了!让谢云曦活上个一年半载,慢慢病逝也就是了。谁也说不出什么来。你偏偏这般急不可耐!”

眉宇间汇聚着阴冷怒气的永宁郡主,在见到谢明曦之后,竟缓和了一些。似乎对谢明曦颇为忌惮:“你每日都这般晚归?”

“丁姨娘呢?”永宁郡主皱眉问道:“往日都由她伺候。为何这几日被禁了足?”

你给我等着!

若瑶捧了水来,伺候顾山长净面,一边笑道:“莲池书院夺得书院大比的第一,这等喜事,值得一醉。”

就在此时,门被轻轻敲响,门房前来禀报:“启禀山长,鸿卢寺卿谢大人递了帖子来,领着谢三小姐来亲自拜见山长。不知山长可要一见?”

顾山长自然不信这等鬼话,口中却淡淡笑道:“如此便好。”

“这么诱人的鱼饵放出去,不知有多少名门世家蠢蠢欲动!”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