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来的从来:第59章:光天化日

重来的从来 作者: 空庭晚

可想法刚一出现在脑子里就被孙烈臣自己给都定了。

李湘如等人不止一次在背后暗中取笑过谢明曦。别人带丫鬟,都要挑貌美伶俐的,谢明曦反其道而行之,挑了这么一个黑壮的丫鬟。相貌平庸也就罢了,还是个一根筋。

盛锦月一见六公主,神色陡然一变。

前几日,淮南王是装病,这一回,却病得货真价实。躺在床榻上,脸孔赤红,身体越来越热。

淑妃也知母子两人命运皆系于俞皇后,平日伏小做低,时常领着三皇子待在椒房殿。

砚台上共放了三支笔,一般款式一样大小。

奈何谢明曦出身低微,被嫡母生生压得动弹不得,只能为嫡姐做嫁衣了。

永宁郡主站住了也不肯回头。

湘蕙笑着上前,先行了一礼,然后答道:“殿下往日来莲池书院,奴婢自要跟着伺候。如今殿下去松竹书院读书,带的是魏公公。”

四皇子冷漠的俊脸闪过一丝不耐,略一转头,漠然地掠过李湘如美丽端庄的脸孔:“免礼。”

六公主:“……”

亲眼目睹最器重最心爱的嫡长孙被杖毙,对年迈体弱的淮南王来说,不啻于是致命的打击。这一昏厥,不知还能不能安然醒来。

顾山长深呼吸一口气,过了片刻,才张口道:“选期不如择日,就今日去吧!”

她们也好想要啊啊啊啊!

颜蓁蓁在接到奖赏后,磨了半天墨的气闷顿时一扫而空,喜滋滋地接了奖赏。

李湘如在闺阁时从不下厨,嫁给四皇子后,倒是学着做了几道四皇子喜爱的菜肴点心。连带着也学会了煮醒酒汤。

这个美梦到底是实现了!

淮南王世子妃看着心疼,鼓起勇气为盛锦月求情:“请父王息怒!锦月还小,一时糊涂,做了错事。今日顾山长亲自登门,儿媳也觉面上无关。”

……淮南王府被灭门的惨事,在皇室宗亲中影响极大。

盛锦月被囿于内宅,极少出来走动。楚家又一意隐瞒,直至淮南王府众人皆被下葬,盛锦月才惊闻噩耗。

“启禀殿下,小的找到了一处密室。那密室建在地下,有众多逆贼看守。皇上和几位藩王殿下,理应就在密室里。”

谢钧父子:“……”

这些风声,难免传进谢钧耳中。

“孝期之内不能有孕。这么一来,又得再耽搁一年才能生儿子。”

众少女还待议论,低头练琴的谢明曦忽地张口提醒:“待会儿杨夫子来了,大家可别多说,只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吧!”

盛锦月低声应下,心中五味杂陈,一时也不知是什么滋味。

文绮只得点头。

……

片刻后,胭脂进来了,低头恭声:“启禀四皇子妃,谢姑娘这些时日一直反胃作呕,葵水也迟了十余日。奴婢斗胆前来回禀,恳请四皇子妃让太医给姑娘瞧上一瞧。”

李湘如看着谢云曦平坦的小腹,目光中满是喜悦:“若能一举得子,你便是四皇子府的一大功臣。妹妹放心,待殿下回来,我便将这一喜讯告诉殿下。再请殿下给你抬一抬名分。”

谢元亭不知就里,立刻沉了脸:“三妹,你怎么这般和自己的姐姐说话?还不快些向二妹道歉?”

“住口!”谢钧沉了脸:“明娘考试一日,定然乏了,回去歇着也无妨。你身为兄长,不但不体恤,一张口便是责罚,实在刻薄!”

……

男女共处一室,颇有不便。

……“明娘,你和六公主殿下何时结为好友?”上了马车后,谢钧迫不及待地追问:“为何你回来从未提过?”

谢明曦又补了两句:“顾山长和一众夫子今日点名表扬了我。说莲池书院开设十余年来,能考满分的学生绝无仅有,只我一个!”

谢明曦适时地露出一脸感动:“多谢祖父。”

正午时分,谢明曦回了谢府。

谢明曦抿唇一笑,饮下果酒,不知是酒意微醺,抑或是屋子里炭盆太暖,秀美的脸孔也泛起了醉人的红晕。

“殿下说得没错,只要皇上相信殿下,殿下就是清白无辜的。我一个无足轻重之人,有何资格质疑诘问殿下?”

道不同不相为谋。她有意和林微微交好,性情相投,自是好事。

盛鸿:“……”

说起婚期,也有一桩趣事。

李湘如已无资格时时进宫请安。消息也比原来闭塞得多。

“谢侍郎身为蜀王殿下的岳父,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等时候,可不能坐视不理啊!”

众人皆知谢钧和永宁郡主和离又和淮南王府反目之事,如今穆家和淮南王府结了亲,谢钧这一登门,不免有些尴尬。

淮南王执掌宗人府多年,是宗亲之首。往日河间王毫不起眼,见了他只有奉承讨好的份。现在倒是抖索起来,有了亲王气派。

众人看着他的目光里满是钦佩。钦佩他教女有方,钦佩他有这么优秀出众的女儿。这份钦佩,和靠岳家得来的瞩目全然不同。

接下来发言的是方若梦的嫡母罗氏。

芳巧:“……”

这种轻蔑和无视,比所有的犀利反击更令他羞辱愤怒。

徐氏在一旁煽风点火:“可不是么?不敬我无妨,我不过是个续弦填房。怎么能这般不敬老爷?”

盛鸿只得也饮下杯中美酒。可惜,酒入腹中,并未令心头的怒火冷却,反而蹿得更快更猛烈。

……

林微微方若梦等人比颜蓁蓁略强一些,也是满面红晕,只会咯咯笑了。

“说得有理。”

六公主淡淡说道:“比试便需拼尽全力。一旦生出求稳之心,便会心生懈怠。正因局势大好,才更不能轻忽。”

俞光正本人只是闲散官员,可他还有一重身份,他是俞淑妃的亲爹,是建安帝的外祖父。他呈上的御状,盛鸿“不得不”接下。

宫中生了子嗣的嫔妃们再多,也无人能越过俞皇后。

无声落泪的样子,令人心酸。

看破不说破才厚道!

现在,谢明曦刚进门,若是再比她先一步有了身孕,再次压她一头,她如何能忍?!

一炷香后。

所以,这一个月来,便是到了私下,也不肯和她说话。

凉薄残忍的话语,在舌尖上打了个转,到底未出口。

俞太后城府极深,明明已怒不可遏,面上竟是一脸笑意:“皇后所言,颇有道理。哀家相信,皇后日后定能做一个好母亲。”

“谢氏,”李太皇太后断断续续地吐出几个字:“你想不想拿回凤印?”四皇子!

后宫里的所有女子,无人在他的心中留下印记。

……

众少女:“……”

谢明曦心里一沉,迅疾看了过去。

谢明曦看着这一幕,不由得抿唇而笑。

每个学生独自策马一圈,要在疾驰的骏马上,做出各种御马的姿势和动作。要精准漂亮,才能拿下高分。

马车出了京城后,日夜不停歇。

盛鸿酒意尚未褪去,瞬间热血上涌,目光灼热起来。用力握住谢明曦的手,话语中满是暗示:“时候不早了,我们也该歇息了。”

六公主停了手中的动作,一脸无辜地看了过来。

众少女:“……”

江家人犹不知足,恨不得割肉吸血。牢牢将江凝雪扣在江家,自不用愁杨夫子翻脸。

“凝雪还小,不懂我的苦心,对我生了误解。我也不怪她。”

林钰坐在一旁,专心地喝茶吃点心,假装自己什么都没听到。心里暗暗腹诽,这对未婚夫妻真是傻乎乎的,说的尽是些没用的废话。

林微微哑然失笑:“她叫扶玉,是谢妹妹的贴身丫鬟。我昨日写信送去行宫,今日谢妹妹便让人送了回信和贺礼来。”

是啊,如果四皇子真对陆迟怀有异样的情愫,见陆迟定亲,心里不知如何咬牙切齿。何来心情“庆贺”?

可好脾气,绝不代表他性情软弱。

林钰很快下定决心,明日陆迟再来,他躲远一点。让好吃的六弟陪着陆迟过来。

谢钧哈哈一笑:“满分,第一!”

是谢家唯一的子嗣!

母亲不愿出手,她自己动手便是!

俞太后以嫡母身份,弹压住盛鸿,以婆婆身份,压制谢明曦。一个孝字,令他们处于不利之地。出手对付俞太后,也不能摆在明面上。得迂回绕弯子,得做得不动声色,不落人话柄。

李太皇太后目中闪过强烈的渴切和希冀。很快,这抹光芒又被戒备取代。这也是在宫中活了数十载之人的本能反应。

萧语晗心中微酸,冲芙姐儿微笑示意。

俞太后确实老了,身子还算健朗,却已白发斑驳,皱纹满面。

罗公公“探望”过后,平王嗓子便哑了,一个字也骂不出口了。

赵长卿心中已起疑,此时出言试探,见鲁王不愿多言,更是暗暗心惊不已。平王忽然在灵堂行凶,背后定有怂恿挑唆之人。奈何平王身边的人全被杖毙,也没查出个究竟来。

“微臣见过皇后娘娘。”

俞皇后的声音再次响起:“张院使已年近六旬,到了告老之龄。太医院需要一位医术高明又精明干练的院使。本宫已和皇上提过此事,打算由你来做下一任院使。皇上已经点头应允。”

最近这一年,建文帝几乎未踏足过这间寝室。帝后相见说话,也多在正殿里。

她竭力抬举三皇子,建文帝心中清楚。只是,建文帝一直更喜欢四皇子。

芷兰知书达理聪慧细心,很快在宫女中脱颖而出,被俞皇后选中做了贴身女官。因容貌气质出众性情温婉,宫中内侍爱慕者颇多。

宫中规矩严苛。

一开始听到此类吩咐,芷兰颇为震惊。如今,已不会再露出半丝错愕。

俞皇后并未多说六公主,反而意味深长地看了顾山长一眼:“些许小事,董翰林也要跑你面前告状吗?”

“是。”

……

逝去的人已永远地离开。

“他怎么会将我送进火坑?这绝不可能!”

士为知己者死!

这意味着什么?

。俞光正如今是三品的刑部侍郎,王氏也成了正经的诰命夫人了。

卢公公目中浑浊的老泪在闪动:“芷兰……你这又是何苦!”

顾山长在昌平公主府住了数日,眼见着顾清的伤势渐有好转,便回了蜀王府。

说笑一番后,林微微忽地低声道:“蜀王殿下是否有意早日就藩?”

可四皇子回府后,对此事只字不提,半分去陆府的意思都没有。

这一夜,不知有多少人彻夜未眠。

装得倒是有模有样,实则心眼比针尖大不了多少。排挤自家兄弟的事情没少干过!

五皇子心神略定,冲尹潇潇使了个眼色,夫妻两个一同起身:“父皇将福州给了儿臣做封地,儿臣感念父皇恩德,日后定会好生治理藩地。”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