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来的从来:第21章:物伤其类

重来的从来 作者: 空庭晚

幸福集团的美好前景,在于这些鞑靼人以及西伯利亚还有钦察、女真各族人,能够一路西征,掠夺数不清的土地,甚至翻越不可逾越的天堑,去夺取肥沃的平原,还有那数不清的矿脉。

一边的萧敬,嘴巴张得比鸡蛋还大。

弘治皇帝:“……”

“他怎么了?”弘治皇帝厉声道。

方继藩道:“更不必说,鞑靼部的首领突兀谋反,与人勾结,私藏了匕首,妄图谋害陛下,天下人看到的是,陛下如有神助,一拳,打爆了他的狗头,天下的军民百姓,乃至整个大漠的各祖臣民,无不为之敬畏,对陛下受命于天,深信不疑,若是他们知道陛下乃是假冒的,那么……会是什么后果?”

王守仁身后的方继藩也戴着墨镜,面上的表情,大家也看不清。

突兀死了。

他心里默念,我还要活下去,要坚强的活下去,我方继藩……

这跪下的首领,听了这话,心思极是复杂。

几个小宦官战战兢兢,宫里的事,历来是少说,少问,他们忙道:“是。”

虽然他并非是真正嫡系的成吉思汗子孙,他的祖先,被铁木真揍得面目全非。

朱厚照却是喜气洋洋:“父皇将要出关,儿臣很为父皇高兴,而今,四海臣服,这是我大明之幸,也是万民之幸,更是儿臣之幸。”

果然,弘治皇帝细看,却见他的眼里,布满了血丝。

朱厚照冷哼:“还说和你没关系,这里,你来善后。”

可是架不住其他人能认出来啊。

方继藩才心满意足,道:“好好学一学陛下的气度,还有……到时追究起来,陛下肯定寻你,你该怎么说?”

方继藩苦着脸:“儿臣还有要事呢,禁卫那边,还没有安排妥当,儿臣……告辞。”

若是长得像,乔庄易容一番,倒是让太子想办法,代替弘治皇帝去,倒也无妨,可是……真不像啊。

朱厚照便大叫道:“你看,他自己说的,来,来,来…来人……取标尺来。”

方继藩:“……”

说到此处,他两眼泪水汪汪,磕头道:“还请齐国公明鉴。”

王不仕:“……”

可偏偏……面对这方继藩,你还真一点脾气都没有。

“好……好……”萧敬哑口了很久,才发出无奈的声音:“太好看啦。”

数十个穿着绫罗绸缎的少年,便提着花篮子,沿途开始洒出花瓣。

邓健只好亲自敲锣,吼的嗓子冒烟,一时之间,人流如潮。

此次打包上市,吸引了不少商贾的目光。

弘治皇帝颔首:“怎么变了一个人似得,如此俗不可耐。”

这哪里是给齐国公送礼,这分明是找虐啊。

说着,回头扯着嗓子吼:“给本总管将所有的主事和账房都叫来,这宅子,是咱们王老爷该住的吗?看看这砖,看看这石头,看看……丢人哪,王老爷名动天下,那是何等样的人哪?来,来人哪,将这些不值钱的家具,统统的搬出去,莫要碍了老爷的眼睛,统统丢了,不……送给西山书院的那些穷书生罢,那些穷书生真讨厌,咱们王老爷,最见不得就是这些穷人,还有这些字画……搬走,全部搬走。”

这妇人剜了邓健一眼,却还是觉得这个邓健的来历过于蹊跷,老爷也不知中了什么邪,心里狐疑着,却还是随邓健进了堂里。

邓健连忙感慨道:“夫人果真是懂明理。少爷教诲的果然没有错,他一直教导我,现在时代不一样啦,打打杀杀的时候,都过去啦,出门在外,讲的是情理,也不是所有人都是不讲道理的。少爷真是英明哪,果然,小的出门跟人讲道理,大家都爱听。夫人您放心,这里里外外的事,小人都会安排好了,保管是妥妥帖帖,教您满意放心的,呀,夫人,咱们老爷,家财亿万,竟只给你这一身行头,这出门在外,是要教人笑话的,这不行呀。来人,来人哪,赶紧拉一辆车去恒源珠宝行,给咱们夫人拉一车首饰回来,只拣最贵的!再来一车胭脂水粉……”

再看其他的数十盘菜肴,哪一个都是前所未见。

现在你方继藩哪壶不开提哪壶,这是什么意思?

朱厚照气极了:“儿臣也是这样说的。”

看着阔别已久的京师,然后……他迷路了。

深吸一口气,做人要有良心,毕竟是跟了自己这么多年的人,方继藩背着手,艰难的道:“不错,不过,这只是其一,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理由。”

既然太子主动请缨,那就让太子来吧。

何况,这海外之事,并不牵涉大明内部,自是不疑有他了。

“噢。”

海外的局面,比两京十三省要复杂无数倍。

此时,他匆匆的至老李所至的山丘上,老李将一个望远镜递给王文玉。

人人都知道,投机暴富。

勇气……不是什么人都具备的。

王不仕忙道:“齐国公,我想,是不是我们之间,有什么误会。”

以后……人们只会认为,你看,果然财不可外露啊,果然要小心啊,那些谨慎的人,依旧还是将自己的财富,偷偷的藏匿自己,哪怕是通货膨胀,也不敢显露,或在地窖里,或在自己的床底下。

王不仕:“……”

如今也没别的办法了。

他只好硬着头皮问道:“不知何事?”

王不仕道:“陛下斟酌着就是。”

而后,王不仕淡淡的道:“老夫买了……”

肯定要挣银子的,相信王学士啊,不相信的人,就如他们一样,还背着让人喘不过气来的房贷,越活越穷。

其他人沉默了……

……………

倒是有人不甘心。

朱厚照吓了一跳。

明朝有许多宦官们折腾出来的玩意,什么东厂、西厂、内厂之类。

想想看,自己还是东宫的人,就已掌握了海外的刺探大权,等到将来,太子登基,那么自然是名正言顺,一并将厂卫给收编了,到了那时,姓萧的算个啥?咱想捏扁他,便将他捏扁,想将他搓圆就将他搓圆。

说实话,这是自己的金字招牌,也是自己最欣赏的一个。

因为原有的社会形态,在不断的裂解,而新的社会形态诞生出来。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