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桃李成蹊
作者: 十九毅章节字数:68760万

无数岁月的谋划,就此烟消云散,连他的妖魔大道都减弱了,简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谢夫人也很好奇,凤轻尘是否有准备第二首诗,这第二首诗又是如何呢?

可惜,凤轻尘很不给面子的拒绝了。

城外,那么大的声响,他怎么可能不知。

晋阳侯夫人被凤轻尘看得心里发毛,见对方半天不说话,只好开口:“凤姑娘了,你有话直说无妨。”

这一片花丛里,应该藏了不少东西。

狮子搏兔亦要尽全力。要不是他们之前太过大意,凤轻尘的手也不会被蚂蚁咬伤。九皇叔毫不手软,将整片花海移为平地。

世人怀疑她的医术,她可以理解,除了皇宫中略懂医术的医女外,没有哪个女子会医术,还敢说自己医术好的。

刚开始留守的人还不觉得,可当蓝九卿问的问题越来越多,他们才惊觉蓝九卿今天问太多了,当下就对同伴喊道:“别和他说话,他在套我们的话。”

一句话,便让这些人全部变成太监,抄家下狱……手段凌厉,震惊朝野,把那些刚和舟王搭上线的人,吓得不敢动弹……

太丢脸了,太丢脸了。

太医们连连称是,趁皇上不注意时,狠狠地剜了凤轻尘一眼。

凤轻尘走了出来,对皇上道:“皇上,民女手中有一颗玄医谷谷主亲制的解毒丸,如果太医们判断不出是什么毒,可否试一试?”

再说,他家大哥,此时也无心管他,想必陷入天人交战中了。

“身家背景在哪都很重要。”凤轻尘看着自己所写的,农场构建计划,微微摇头……

九州之大,九皇叔和凤轻尘要找他和凤谨就难了。

蓝景阳知道自己说错话,连忙安抚凌天:“我只是一时着急,凌少主别放在心上。我们现在是一根绳子上的蚱蜢,我只是希望你更好,毕意你好我才能更好。”

“啊啊……”凤谨一张小脸憋得通红,用力挣扎,凤离清歌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没有发现小凤谨的异常,她还在犹豫,还在考虑……

“吧吧吧……”玉粒停止了颤动,就在凤轻尘以为玉粒没有作用时,却听到玉粒碎裂的声音传来。

不会是她想得那样吧?凤轻尘瞳孔猛得收缩,眼中闪过一抹担忧。

如凤轻尘所想的那样,只听见吧的一声,凤轻尘脖子上的玉粒碎了。

“啊……”凤轻尘痛叫一声,双手捂住脖子,腥红的血从脖子往下流:“好疼。”

凤轻尘一脸痛苦,可下一秒她就呆住,伸出手呆呆地看着手上血,凤轻尘一脸狂喜:她可以动了,她可以动了。

“太好了。太好了。”凤轻尘高兴地简直要跳起来,此时她也顾不得脖子上的伤,立马查看九皇叔和豆豆的情况。

九皇叔看上去很狼狈,胡子拉茬,眼圈青肿,双眼泛着血丝,一看就知道没有休息好。

“秋雨姑娘客气了,这是卑职该做的。”南陵侍卫首领刘大人不敢居高,一脸谦虚。

这也是她不愿意见九皇叔的原因之一,每次在人前见九皇叔她都要行跪拜礼。

凌天脸上的笑容越发地不自然,暄少奇则是笑容满面的解释:“小师叔是师公晚年收的弟子,那时候家师以自立为户。”也就是说,两人其实关系并大,也只是担了个辈分在那,暄少奇客气才称凌天一句小师叔。

这是默认还是不屑解释?

蛇有七寸,击中必死。九皇叔半点也不惊讶敏夫人的转变,冷笑一声,视线与敏夫人相交,明明是天下最亲密的人,此刻却只有刻骨的杀意与冷漠。

只是,她家现在太闹腾了,不适合谈正事,反倒是幽雅别致的逐风楼更安全,再说现在不比以前,她一个女子请王锦凌过府,难免会被人说闲话。

一切准备就绪,凤轻尘没有穿现代的医生袍,而是她让铁嫂子专门缝的白大褂,样式和医生的白袍一样,只不过用得是这个时代有的棉布,口罩与帽子也是铁嫂子缝的,虽然怪异但却不会引人怀疑,唯一特别的就是她手上的手套,还有手术箱里的手术刀。

而在场的人都不知,凤轻尘今天当众解剖,奠定了她在九洲大陆杏林界独一无二的地位,成为杏林界“创新”的典范!981收服,孙思行的魅力

能得到这两人的欣赏,对思行来说是好事,思行要是能从他们二人身上,学一些医术对他有利无害,医术就是取百家之长嘛。

凤府的人还不知晓凤轻尘回来的消息,并没有人出来迎接。这段时间,整个凤府都谨慎,凤轻尘生死不明,凤府的人根本不敢高调行事,之前天天去城门口打探消息,差点被血衣卫当奸细抓了进去。

大公子的面子,还是很值钱的,人情要用在刀刃上,不然以后她把凤离族卖了,也还不起这份人情。

等到暄菲说完,九皇叔很给面子的点头:“本王知道了。”

旁系想要争,也只有这个时候才有机会。

要主爹娘知道,他没被前朝皇陵的机关折腾死,却饿死了,那可真是丢人丢大发了。

事实上,九皇叔在十天前,就传信给黑骑,命黑骑冲进皇陵寻找奶宝,必要的时候,不惜毁掉皇陵。

大殿下没有回来,皇上和皇后肯定有话要谈,有些事不是他们该知道的,坚决不能知道。

四目相对,谁也不让谁,明明两人还抱在一起,可却没有一点暧昧的气氛,完全是一副要把对方吞进肚子的气势。

越解释越凌乱!

他居然有一种,被十万大将给包围的感觉,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找外面的大夫,绝不会允许她这样,所以凤轻尘出来时,也没有让太监带她去包扎伤口。

捐献骨髓,其实就是采集骨髓血,也就是造血干细胞,捐献者在采集日前五天进入医院,在前四天每天静脉注射一针动员剂,第五天就可以采集了,当天也可以手术。

“好,我这就派人通知元希先生。”面临与生死有关的大事,哪怕是从小被教育,泰山崩于前也要面带微笑,从容不迫的崔浩亭也乱了。

“九城不会同意。”皇上摇头,这个想法他早就和九城商量过。

神机营已成了一个空架子,情报据点被清,这次行动又损失惨重,光安抚那些死者的家人,就是一笔极大的开支。

只两天的功夫,他便调集人手,直接攻入玄情阁内部。

玄情越说越愤怒,她原本是真心想要依附蓝氏,可和玄霄宫、玄月宫的宫主一通信,才发现这两人什么都不知,蓝氏也没有找过他们。

“于皇家宗到而言,这并不算什么。”于凤离嫡女而言这样的生辰宴实在寒碜,别说山东上下齐贺,就是九州齐贺凤轻尘也当得起。

凤轻尘浅笑不语,待到王业的情绪平复下来后,扫了一眼他身后的一带刀侍卫:“王大人言重了,不知王大人找轻尘何事?”

别说凤轻尘答应在王锦凌面前他的名字,就是没有答应,王业也不敢对凤轻尘有所隐瞒,他还希望借凤轻尘这条路,在王家露脸。

凤轻尘真想扭头走人,不管豆豆,可想到杀手联盟,凤轻尘忍了,放缓语调,哄道:“好了,豆豆你别闹了。这里没人要强了你,我只是检查一下,你不给我检查,我怎么知道伤成什么样。”

“想办法。你是姑娘家。”左岸这一次是摆明立场,站在豆豆这一边,豆豆找到了组织,更加傲娇了,直接拿下巴看凤轻尘。

人权?不过是统治者统治世界的手段,普通人享有的人权都是上位者给予的,他给你多少你就只能接受多少。

不得不说,有男人的滋润,这具身体更显娇艳,好像一夜之间都长开了一般,没有少女的青涩,隐约有一分轻熟女的味道。

“磊太子这是审犯人吗?别说轻尘不是犯人,就算是犯人,磊太子你也没有资格审问我,别忘了你是西陵的太子,而我是东陵的贵女。”凤轻尘眼神一冷,语调也变了。

夜叶要是死在这里,就是他的责任。1474外人,你是什么东西

现在不是和凤离族撕破脸的时候,狼主和御尤要为凤轻尘着想,也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来,勉强接受了凤离幽歌的道歉。

“我知道你在害怕什么,如果出去后,你无法适应外面的环境,完全可以远离人群,独自居住,然后你可以继续从事自己喜欢的事。”凤轻尘知道,蜥蜴人对铸剑,有一种超乎寻常的执念,可依蜥蜴人现在这个样子,完全无法碰火,他想要继续铸剑,就必须先医好自己的病。

凤轻尘手劲大,又专挑九皇叔腰上软肉捏,刚开始九皇叔还能一直忍着,没办法吃美人豆腐总是要付出代价,可当凤轻尘的手,不小心捏到前面捏过的地方时,九皇叔也忍不住呼痛,反正这里已经没有外人了。

强抢的事他们做不来,可凤轻尘开了口,再想要回去,那也是不可能的事……

他真不敢告诉九皇叔,九皇叔早年吃得苦更多,身体被各种毒素给折腾得亏损了,虽然在他的调养下,现在可以和正常人一样生活,但是……

要是有个万一,他十条命也不够赔呀!

能做主的人出来了,凤轻尘也就不再横了,保险起见,凤轻尘还是不是转头对佟珏和佟瑶交待了两句,把两个姑娘打发出去后,凤轻尘便与这林大人朝血衣卫走。

林大人,我凤府虽不是什么大富之家,但从不缺银子,我徒弟要女人,还需要自己动手,只要我徒弟想要,什么样的绝色美人找不到。还会去奸污那么一个不入流侯府小姐嘛,那候府千金无论是长相还是身份,都配不上我家徒弟,哪点值得我徒弟动手了。

“应该不是,他要骗我也不至于用这样的办法,他要杀我并不难,玄霄宫也不会用这样的方法报仇。”

王锦凌说得没有错,九皇叔不在,南陵等国就会蠢蠢欲动,九皇叔虽然不能震慑三国,可有九皇叔在京城坐镇,其他三国轻易不敢妄动。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68760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