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明争暗斗
作者: 十九毅章节字数:68760万

可小莲说过要速战,易峰现在几乎毫无反手之力,如何速战?他若是想要反击,未必能够击杀敌人;若是让魔化神婴攻击,倒是可以杀伤敌人,但自己的防御就要下降一大截,将自己陷入危险之中。不过,现在形势异常险恶,就算自己如此坚持下去,若是小莲那边无法快速取胜,自己还是一样要被人群殴致死。

那位总管挂掉后,自然给易峰留下了一个不错的储物法宝,其中有着无数玉瓶,易峰先是将生命元液都以玉瓶装起来,随后便瞄向了六株小树。

从始至终,易峰都没有外泄精气,也没有在喷勃而出后得到精神上的最大愉悦。

她一身功力被禁锢,虽然肉身品质也算强大,但也显得十分孱弱,当易峰抱着她被炸飞后稳住身形时,梦嫣仙子的气息已经萎靡到了极点。

此时,易峰等于是一身功力被斩天强行禁锢,唯有肉身的伤势好转,肉身可以承受住没有混沌之力压制后的三种能量暴动,易峰才算是渡过难关。

“人都是很自私,有的时候,即便是自己将死,也未必会将天大的秘密拿出来分享。”如此时候,易峰也乐得和人多聊几句,何况还是一位容貌惊人的美女呢。

这代表的可不止是一场胜负,也代表的是正魔两道杰出高手的实力比拼,以前被易峰与连破穹压得不能抬头的正道修士,顿时就有了扬眉吐气的豪迈感。

在这么多魔道高手的审视下,恐怕就是九劫散魔来了,也要被看透一二。

小黑连忙欣喜万分地睁开眼睛,却是见到一道紫色剑光拖着一片空间裂缝击中了狮虎兽那庞大的身躯,而那狮虎兽本事还算不错,居然挡住了,不过,看它的模样却是被吓得不轻。

凄厉惨绝的痛呼不断传来,刚刚腾身而起的蟹婴兽,轰然坠地!

事实也正是如此,金色大蜈蚣若是正常情况下,或许可以在如此硬拼下占到便宜,可此时大鸟的风刃与利爪都攻击金色大蜈蚣被裂天镰轰破的伤口处,让金色大蜈蚣的伤势越来越重,带着淡金色的血液不断流淌出来。

二人无比郁闷地在星河中飞行着,期望着能够达到一颗有神石存在的星球,不管那神石在哪里,易峰都会将之夺来。

“我……”本来冷依依想说自己没事儿的,可惜她的情况却是不比易峰好。

易峰大骇,方才击中自己的正是那黑水玄蛇的蛇头,怪不得冲劲儿那般猛烈。

漫天的鬼头无法阻拦黑水玄蛇,甚至不能让其速度降低一丝一毫,而血灵镜的血色剑光却是直接被黑水玄蛇无视,剑光击打在它身上只能冒出宛如金石交击一般的火星。

那些修士之中不乏主神级高手,实力虽然多半比不上易峰,可他们都那么简单就挂掉了,易峰可不认为自己撞上那石碑后会幸免。

鬼头大军中的渡劫期强者没有再犹豫下去,纷纷趁着冰霜巨龙防御力大减之际扑咬上来,就连血灵镜也发射出一道更为粗壮的血色剑光正中龙头位置。

易峰听韩烟儿这几句肺腑之言,心中感动,回道:“放心吧,为了你,我也会好好照顾自己的。再说了,这才我来,就是为了来娶你的,以后你天天陪在我身边……”

————————————————————————————————

星尘子拉着易峰,逐个介绍道:“这是你大师兄陆长风,这是你二师兄赵刚,三师兄刘一山。”易峰连忙上前,拱手客气道:“小弟易峰,见过三位师兄。小弟修为尚浅,日后还望三位师兄多多提携、多多指教。”

“笑萱呢?她今日怎么没来?”中年人脸色有点不悦地问道。

这头骨龙也没有攻击易峰,不过它那两个眼窟窿里的幽火却跳动的更加旺盛。

时间主宰没好气地白了自己妹妹一眼,道:“若是他正在报仇,或者干别的重要的事情,你把他召唤来了,他不把撕成碎片才怪!”

可易峰在小院子里等了一会儿后,又忽然想知道谭林现在住在何处,便以强横的神识跟踪谭林。易峰的神识强度高,而且十分特殊,康州城内虽然处处都是禁制阵法,但却是不能拦阻易峰的神识分毫。

出手便无情,十色神力包裹的拳头,轰然砸出,四下里完全被封锁。

易峰虽然心中心疼这些得来不易的鬼头,但此时保住自己的性命才最重要,待星辉之力聚集足够之时,上万鬼头则是在前仆后继的拼杀中折损一半有余。

果然,两种修真界都少有的火焰甫一接触,便爆发出一股股强绝的气势,但却是谁都不能前进一步,而森林之中则是顿时大火弥漫开来。五更,求收藏、推荐……

可此时,易峰与韩烟儿虽然稳定了灵魂之内的翻涌,但还未完全炼化龙魂,根本不能停下来,否则二人势必会同时遭受龙魂反噬,搞不好灵魂就会当即爆开。

在大家目光紧盯之下,斩天酝酿了一会儿,斩天剑才开始有所动作,却是剑柄处的阴阳鱼一阵流转,随即蓦然分出一股子黑白光辉,将整个残破的八卦罗盘笼罩起来。

虽然易峰已经有着上品灵器级别的肉身,但那清酒依然可以很轻松地撕裂他的筋脉与肉身,痛苦的感觉再次袭来,却是显得更加强烈。

可当女魔的灵识进入易峰识海之后,还未寻到易峰的灵魂在何处,便听到一声震吼。

此时三位超级神兽更加后悔与易峰磨蹭了半天,而易峰也暗自后悔,早知道会如此麻烦,就答应了三位超级神兽好了,还能落个人情。

易峰心中更是一突,暗道自己言语过激,可也不愿露出半分示弱之意。

如此这般,在混沌之力的强大攻击下,神君虽然是轻松挡住了,但也去势受阻,无法对易峰造成任何伤害,而易峰的第二道剑芒又随即而至。

以九系神灵之力发动镇天诀,虽然易峰速度不快,但威势却非寻常。当那神君已经缔结数万印诀时,易峰才堪堪将一组镇天诀掐动完成。

九系神灵之力没有让易峰失望,镇天诀也没有让易峰失望,那神君受仙界时空限制下,虽然瞬时结出无数法诀,但遭遇镇天诀这种逆天法诀后,依然不敌,连连被破。

那神君见易可儿杀来,没有时间去窥测一二,想也不想便迎了上去。仙界有易峰这么一位逆天强者就已经让罕见了,那神君万万不会想到易可儿也是仙界的逆天存在。

斩天剑与戮天枪竟是将破天刀给抢了回来,可惜也付出了相当沉重的代价。

啪!!

于是,易峰向那里飞了过去。那古堡的主人,似乎是感受到了四颗魂珠的存在,直接飞了古堡,向易峰这边靠近。

就在季常平疑惑间,他的动作也迟缓了些,竟是被稍稍提了些速度的易峰给推出了场外。他愕然地发现,在之前,自己居然距离场外只有一步之遥。

众人均是沉默不语,却是将目光再次看向易峰。他们很想大肆发表言语,可惜他们也知道易峰与梦嫣仙子的关系,如今易峰在魔道地位非凡,他们要说话自然有顾忌。

易峰在想,若是这血焰魔帝要杀自己,只怕也是秒杀。

而在另外一边的两位中期仙帝,自然是能够发现这边的变化,二人相视一眼,莫名惊颤,想也不想便是奋力震开对手,继而飞速逃窜。

易峰嘿嘿一笑,尴尬地挠了挠头,躬身行礼道:“说起来,易峰还要感谢仙子的救命之恩呢,请仙子受在下一拜!”说完,身子又沉下去几分。

“要算账,很好!”任谷爽快地回了一句,接着就祭出一柄上品灵剑攻击易峰,而后又是几张高级灵符纷纷而出。

而在这玉简之中也说明了,只有将时空法则修炼到一定程度,才有可能破开这里而去,在这个山洞的山壁上,被强大的时空法则加持过,以单纯的能量攻击,根本不可能破开。

时空法则,便是时间法术与空间法术的结合神通,威力远在时间法术与空间法术之上,堪称是寰宇之中最为强大的神通之一。

别人或许不认识来人,远处的易峰却是嘴角流出玩味的笑容来。

——————————————————————————

不过,易峰也是光明磊落之人,很自然地将镇魂神符又收了起来。

易峰的噬魂魔杖被收起后,魔道修士自然压力增大不少,而妖族大军则是趁势反扑。

“雷母是好宝贝吗?”易峰略带期待地问道。

“先别忙!”

不过,那些小怪物并未让易峰久等,它们似乎对雷母之中的雷霆之力的吸收很快,易峰来到洞穴后不到两天时间,它们就纷纷离开了雷母。

“我知道,因为你们要谈的事情很重要。可是……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呢?”易峰接话过来后,有点不耐烦地反问道。

此时,易峰却是一边仓惶逃窜,一边纳闷,就算是自己现在速度很快,但以革坦的速度而言,应该也能追上来,可身后却根本没有革坦的影子。

易峰就那么安静地躺着,感觉有点惨戚戚的,自己貌似已经有过一次躺着等死的经历,上次等来一位女神,这次不知道会等来什么。

修真界的仙甲比简直比五爪金龙的还稀少,而那所谓的强大而又特殊的功法,恐怕就是指如九灵玄天神章那般的功法,也不是谁都能够有而且还能修炼的。

而在斩天的提醒下,易峰也知道,这修士居然已经领悟了剑之领域。在其领域之中的修士,都会受到限制,只有实力超出他很多才有获胜的希望。

而在剑域被领悟之后,又是十多年时间过去,易峰又跟着领悟了星辰领域。之所以用了这么久,有两点重要原因:其一,星辰领域本来就很晦涩难懂;其二,易峰购买到的关于星辰领域的玉简太少,而且多数都只是提到了只言片语而已。

三女之中,易可儿几乎可以无视任何幻想对心境的考验,因为她现在还很单纯,脑子里根本没有多少邪恶的思想;而梦嫣仙子一直都是纯良之人,性情婉约,温柔如水,自然也不怕那些个对正邪的考验;可冷依依就不一样了,她心中有着很明显的执念,那就是对于她那惨死的师傅的情谊,而且她还做了多年的强盗,灵魂修为虽然不低,但面对神园中的心境考验,她只怕是会遇到难以预测的危险。

山腰之处,果然有个幽深的山洞,自洞口向里面望去,竟是黑漆漆的一片。

丹田中凝结金丹,动静十分剧烈,易峰对金属性金丹与千年庚金竹的控制越来越显得吃力,可唯今之计除了咬紧牙关死死扛住意以外,再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也不用太担心,我猜他肯定不敢贸然对你动手,而且他不可能有实力看透你丹田内的情况。就算是他看得透,但你在之前已经将身怀混沌之力的事情表露出去,他只会认为你丹田之中的混沌之力是疗伤的,而不是用来禁锢你功力的。一会儿你只需要从容一点,我再帮你不时鼓动下混沌之力,他必然会被震慑。”斩天分析了一句。

可那些都是易峰装出来的,而言语也多不真实,沙鼠妖却是大大地误会了易峰。

但是,斩天剑的星空剑诀已经发动,而且斩天剑也不见了踪迹,他不甘如此退走。

这根五千年期的雷参,对易峰而言,品质略显高,而且其中蕴含的雷霆之力也太过霸道,搞不好就会在易峰丹田之中轰然爆炸,其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然而,这股魂力将易峰的灵魂境界直接跃升到大乘期水平,可见其灵魂之力之厚重。

易峰也曾想到那颗仙丹,可那仙丹明显是提升功力治疗伤势用的,其中蕴含着十分恐怖的能量,易峰此时本来就能量暴乱,再加入这么一股子仙灵之力,不如直接自杀来得干脆。

想当初在与天机老头单对单时,易峰的时间静止法术可是发挥过强大的威势,以天机老头之祖神级修为,也难以摆脱时间法术的作用。

飘荡在密室中的黑色毒雾如同长了眼睛一般,全部向易峰的四颗魂珠围拢而来,疯狂地冲击着四个魂珠表面的防御。

说着,易峰就飞速带着气息越来越微弱的散魔进入城中,动作之快,让所有一般魔修都认为这是老友相见,人家急着去喝酒叙旧了。

所谓的战斗,也不是什么大规模的兵力入侵,也就是易峰带着六位仙君与那身怀迷神香的六位仙人兄弟而已,加上易峰也就十三人而已。

那些棺材对于易峰而言,目前不算重点,也不是该他考虑的,将这巫妖引入狭小的空间战而胜之,才是当务之急。

当易峰站立起来后,愕然发现,三女此时居然不在自己身边。易峰被吓了一跳,当即四下里寻找起来,可斩天的神识虽能够覆盖千米之远,却不能寻到一位修士。

易峰看着眼前的情形,心中一阵惊讶。地上并未有别人的尸体,证明对手是以绝对优势将一万实力强劲的魔修杀掉,甚至于连一个损失都没有。

“哈哈……老夫找不到,不过,老夫万万没有想到,人人尊崇的魔尊,居然也会出此下作的手段。也罢,老夫避他多年,也是该有个了解的时候了。放了我南宫家的人,老夫随你们去见魔尊便是。”来人大笑一声后,慷慨激昂地说道。

紧跟着,漩涡之下的风柱就将易峰等笼罩起来,饶是易峰等人竭力抵挡,但还是不能控制住自己的身形,缓缓地被吸上当空。

之后,黑云又开始移动了,速度极快,转眼便在这片骨怪海洋中消失不见。

毕竟,修炼星辰之力的修士在仙界也不算多么稀奇,以星辰之力来发出剑诀招式虽然很强大也很让人意外,但此时看来也不算是太过逆天。

还好的是,冷依依也被带在了身边,她可是一位实力不错的中期仙帝,当确定已经脱离危险后,心绪稍定的她,则是带着几人一起瞬移起来。

随后,九系神灵之力则是径自进化,根本不理睬星辰之力。而斩天剑也不可能一下子就引来足够对抗九系神灵之力的星辰之力来,而丹田之中原本的星辰之力与斩天剑引来的,虽然不断攻击九系神灵之力,却是根本不得寸进。

“就是这种气息,其中装着的必定是寰宇天晶!”

斩天剑寒光闪闪,剑芒无法透溢出来,但其无坚不摧的品质却很明显,转眼间便已经腰斩几位天界强者,更是将十几件神兵法宝崩裂。

不多时后,天空忽然红光一闪,一位飞禽族的王者凤凰祖神的化身落入战场之中,随后一位有着三只眼睛的雄狮祖神的化身也到来……

先是一位手持木杖的老者下来,云空天尊惊呼了一声……天机老头!

说完,应成子又环视一周,对左右的师兄弟问道:“你们说是不是?”

掌门的老脸上又流露出淡淡的笑意,自己孙女的厉害他可是最清楚的。

当芸霜将目光看向一众应字辈高手时,大家稍稍一怔之后,尽皆附和道:

那闪着耀眼光芒的雷刺,缓缓地向着易峰的大腿移了过去,当易可儿就要猛刺易峰一下,以惩罚他冷落自己时,易峰忽然伸出手来,正好握住易可儿的手腕。

易峰接到提醒,顿时心中一惊,想也不想便是将鬼头大军全部收拢起来,同时也将噬魂魔杖召唤回来。没有工夫去细细感受一番,易峰当即通知易可儿与辰震仙帝动手,绝对不能放走一人。

不过,修真界修士都知道,实力不到分神期纵身星空之中,绝对不能长久。故而,有本事跨越星河的修真高手至少都有着分神期的修为。不过,易峰是个特例,他的四系真元力的强度远超分神期高手的真元力。

再想起雪人族在冰天雪地中有着比较强大的隐匿本事,易峰也就稍稍宽心。

接着,易峰便是以奇快无比的速度,消失在天际。场中只怕是只有连破穹与连坤有实力去追易峰,但他们不敢也不想,困兽犹斗,若是把易峰逼急了,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情。从方才那一道逼人的剑芒也可以看出,易峰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血焰魔帝见此,没有任何给自己反应的时间,也不顾身上的伤势,对身后的几人招呼一声后,就也杀了过去,手中的神器短刀更是已经寒光闪亮。

血焰魔帝等人的攻击再次被光圈弹开,而那光圈再次却是没有当即溃散,在击退血焰魔帝等人的攻击后,忽而猛然扩展,速度十分快,血焰魔帝等人根本不及躲闪,就被光圈击中,而后被退开了老远。

易峰见此,也没有太多犹豫,当即冲了上去,虽然没有出手,却是外放九系神灵之力将血焰魔帝护持住。

大婚如期举行,却不是很热闹,毕竟正常情况下,大婚的新郎官要不了多久就会死掉,大家投向新郎官的没有贺喜之意,只有同情和佩服。

“成功一百万次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哪怕是失败一次,就足够我们几个万劫不复。希望这次能够有个好收成,我们也好洗手不干行了。”二哥脸上表情不变地应道。

而当二哥看到易峰的脸面时,搞怪的易峰陡然睁开眼眸,与那二哥对视之下,那二哥当即惊呼一声,身子也不由自主地爆退几步。望着纷纷而来的几十位魔道高手,易峰只能在心中暗骂正道修士无耻,居然在此时对自己使绊子。

吉雄被小莲的话给噎住了,脸色越发显得难看,心中却是一直在思量对方二人到底是什么来头。有如此强横的实力,估计也是在神界修炼不少岁月了,肯定知道武门的强大,既然如此还敢对武门下手,死到临头还嘴硬,倒底有什么依仗呢?

大家都认不出斩天剑,可这几人都认识那血莲花,甚至越贤还知道看捆神链。这两件根本不应该再次出现在神界的法宝,引起了越贤、吉雄等人的遐思,许多年前的神界**,血莲花的强大依稀还在眼前,而捆神链则是在大乱之前就已经消失。

这次提升过后,那金色精神力会不会直接就到主宰级呢?易峰暗自揣摩着。

于是,易峰又将仅剩的一颗黑色果子吞了下去,受到这颗果子的强大作用,精神力似乎被狠狠地刺激了一下,致使易峰灵魂化虚的速度再次加快。

易峰这次又帮了两只出窍期妖兽一把,使得两妖再不警惕易峰,更是将之视为战友,它们心中思量:若是易峰要害自己,完全可以不必理会自己,再有几道雷霆落下,自己就要死翘翘了。

云空天尊并没有说明,但易峰也能猜到,当初以武门为首的大势力天尊们,肯定是想用这块镇魂神符来封印云空天尊的魂魄,可惜的是,云空天尊的天尊魂珠可能是逃遁了,他们便用这块镇魂神符封印了那九爪神龙的魂魄。

“易峰,不得不羡慕,你的运气实在太好,在仙界那种情况下,你都没有死掉,现在又成为了神界大陆的超级高手。可惜,你不该得罪我,我的运气虽然不如你,还落得个被夺舍的下场,但老天似乎也没有把我彻底逼到绝路,他依然给了我向你复仇的机会。哈哈……”

“师傅,易峰曾经在徒儿渡天尊劫时救过徒儿一命,请师傅能网开一面。”云邪犹豫片刻后,不禁接话道。大丈夫自然要有恩报恩,此时若自己不出声,自己估计会愧疚终生。

故而魔道这二百多人几乎没有一人敢于后退半步,那位二劫散魔也不再去管蓝冰火灵,径自对上了正道二劫散仙,而其他高手则是一边躲闪鬼头的扑咬,一边抵挡正道高手的进攻。

直到这边那位一劫散魔冲出鬼头的包围圈,而与他同来的渡劫期魔修全部战死时,天火玉净瓶中终于不再有天火喷出,而那蓝冰火灵也是嘴里冒着火光,浑身一会闪着蓝光一会儿闪着红光。

再则,南宫老怪对魔尊手下弟子可没有什么好感,出手抢夺神牌也是理所应当。

易峰可不管龙皇如何去想,稍稍活动下筋骨,便随龙皇去救治龙皇妃了。

虽然说是会不死,但在治疗结束后,袁清的状况也不怎么好,上位神兽的本命精魂几乎失去了三分之二,一身生命精元也是一样,直接就让他的修为又跌落到帝级初期。

在仙界的传送阵周围,那可是无比危险的存在,即便是三眼碧水猿自己都不敢靠近半分,以易峰之实力,去了还不是找死吗?

虽然是通往下界的唯一正常的渠道,不过,煞罡星上却是没有什么强大的修士在此守护,也没有谁有那么强悍实力在此久守。

当脚下的六角星芒阵彻底停止流转时,外面的空间裂缝便是瞬即扑了过来,不过在一开始似乎速度没有太快,易峰则是以斩天剑去抵挡。

在原地左右打转,头上甚至都急出汗水来,易峰也是毫无办法,身子都在不断发抖。

“这家伙不是见认主无法解除,想要把我抽干,让我挂掉吧?”易峰心中思量着。

京华嘴角微动,传音回道:“这小子可没有那么简单,一旦动手,势必会惊扰了那两只妖兽。我们且等两只妖兽战罢,而后将妖兽与易峰一起灭了,岂不美哉!”坚持在满是尖棱的石子路上爬行,易峰来到修真界第一这么窝囊,但也他也知道这不是对自己的侮辱,而是一种肉身与意志力的锻炼。

还好的是易峰坚持住了,当他爬到了石门口,方才看到那瓶药水,就咕咚咚灌了下去。而后却是发现,瓶子下面压着的木牌上写着——

先修养百日,待全身筋脉恢复后饮用此药,肉身品质可达上品灵器级别。

易峰不禁大骂如此设置的修士。估计任谁遇到这种情况,都会看都不看就喝下药水,人家偏偏却是要求先修养百日,让筋脉恢复后再喝,这不是戏耍人的吗!

想要冲过去,不仅需要意识反应快,还需要有着极高的身体速度才行。

当易峰在后面能够完全无碍时,空间裂缝对他无法构成威胁时,他才前进。

易峰心惊不已,可小黑却是提醒自己不要动,说是这银甲地龙王不会继续攻击了。

这也足以证明,魔道也是一种天道的体现,魔修并不是传言中的那般邪恶。

一直飞到剑宗分坛,易峰也没有再次遭遇敌人。进入分坛后,易峰就默默修养起来,在大量灵力与丹药的支持下,只用了一个多月易峰就完全恢复。

不过,城中的修士见到有强盗团杀气腾腾而来,用脚丫子也能想到是怎么回事,于是便纷纷腾身而起,逃向天空,因为传送阵已经被控制。

传送很快就开始,也很快就结束,整个过程用时不到两秒,而密室中的那个传送门也被越来越多的流光击中,最终轰然散开,成为漫天荧光。

本来易峰没有什么正道魔道之分,现在又是情况危急,他就再无什么好犹豫的了。

做完这些后,那大个子怪物依然不动,仍旧死死地盯着易峰,时不时脑袋还歪一歪,似乎在思量着什么,让易峰也是摸不透虚实。

整个酒楼建筑在十字街最为醒目的地方,又兼此处乃是进出邀霞城的关键位置,故而几乎所有来到邀霞城的仙人,不说都会进去,但至少都能看到。

如此作为,顿时引起了众怒,但大家见易可儿那可爱俏皮的模样,又生生地将怒火熄灭,反倒是很期待易可儿上去喝上一杯。

“玄仙中期。”易峰随意应付了下,他上来只是抹不开面子,可没有真想尝尝酒水。

无数年来,剑宗高手曾一次次击杀魔道中的顶尖高手,仙界剑宗与魔道已经呈水火不容之势。至于剑宗与魔道的仇怨因何而开始,已经没有人能够说得清楚了,但二者经常为敌,双方都死伤了不少,这份仇怨已经不需要任何缘由了,只要是二者一见面,几乎都是直接开打。当然,二者真正的顶尖高手级别的修士碰面,还会客套几句的,无非就是互相讥讽和挖苦对方几句。

“妖女,你不是已经……”吉雄伸出手指着小莲,颤抖地问道,竟是连攻击也停了下来。

在大殿后墙上,显露出一条笔直的石道,众人就在雪人族皇者的带领下进入其中。

与霍鸣仙帝同来的中期仙帝,名唤恒铎,此番其实只是撇不开面子,才来看看的,可不是来找人拼命的。只不过,他见现在自己与霍鸣仙帝联手,应该能轻松拿下对方,便也没有多想,就随霍鸣仙帝杀了出去。若是顺利的话,霍鸣仙帝不仅要欠自己一个人情,还得重重酬谢自己。

如此男儿,如此豪情,不正是所有女子都梦寐以求的如意郎君吗?易峰不是只说,他的实际行动已经和正在证明着他的胆气、勇气和实力,更多的是那种凛然不惧的精神!

在他动手之际,易峰也发现,其丹田之中的那个阴阳鱼陡然迸发毫光,同时也涌出大量的黑白能量进入到筋脉之中,供刘一川使用,整个过程十分快捷,比起元婴的作用来要强大了百倍不止。

“你去把它引出来,我在这里准备时间法术与空间法术,我们配合好点,莫说是快要成为主宰,就算是主宰亲自前来,也得饮恨当场!”易峰对裂天交待道。

——————————————————————————————

而依然在阵法独立空间中的易峰,则是不断以斩天剑本体轰击着虚空,而之所以轰击哪里,其实也是斩天给的意见,斩天感觉哪里就是一处空间节点。

见过面后,易峰就回到了康庄星,将辰震仙帝唤到屋子里商谈了半天。

末原仙帝来找易峰,自然还是为了合作打劫之事。两次与易峰配合,都是十分默契,也取得了不错的收益,末原仙帝似乎是上瘾了,而易峰则感觉自己有点与虎谋皮的感觉。屡次与强盗团合作,易峰还真担心自己什么时候就被末原仙帝给卖了。

不过,康庄仙门目前确实需要仙石来支撑弟子们的修炼,而末原仙帝这次也只需要易峰几人去暗中帮忙,虽然依旧是控制城主府那种极其危险的事情,但却可以分走一半打劫所得,易峰最终还是同意了。易峰之所以在华庭宗外等候,就是为了擒下一位华庭宗弟子逼问情报的,此时任谷已经逃不掉,他便将噬魂魔杖收起握在手中,而后淡淡地道:“说吧!”

整个大典的开篇与以往并没有什么不同,都是皇帝陛下向民众致新年贺词,而后才是真正精彩的节目出场。

如此美人儿,又做如此之态,真是令人心中发软。易峰虽然不是什么怜香惜玉之辈,但竟然有种不想继续动手的冲动,当然,这不是易峰已经中了九魅狐妖的媚功,而是一位有血有肉的修士都会有的反应。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68760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