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生死相依
作者: 十九毅章节字数:68760万

“是呀,王爷真是英明呀……”

只因看到上官云端眉羽间的厌恶,他便直接的扼杀了那个女人出场的机会。

“我说过,不准再诬蔑她。”上官傲天的眸子中寒光猛射,直直地射向老夫人,声音中更是带着冷冷的警告。

上官傲天听到上官凌雨的吼声时,有着几分心力交瘁的心疼,原本想让人把她抬下去,找个人为她医治一下,却没有想到,夜无痕已经开了口。

那个侍卫没有再阻拦,而是又带了几个侍卫,跟在上官云端的后面,保护上官云端。

而且,他们刚刚的吵声,王妃肯定是听到了,那个女人刚刚可是一直都在说,她肚里怀了王爷的孩子,怎么王妃竟然一点都不生气呢?

“你。”凤阑绝惊住,一双眸子中,隐过太多的感动,特别是在听到她说到,冒这么大的险,是为了自己时,心中,更是漫过太多复杂的情绪。

这一次,他就是要让蓝岚彻底的,完全的死了心。

蓝岚的脸色微微的阴沉了些许,此刻她脸上的笑,已经不知道在何时慢慢的隐去,她知道,上官云端是故意的,但是,也怪她刚刚一出来时,没有说清楚,而且,她原本出现的目的,也并不是真正的捐款,只是为了。

不计较,那她就成了野花的档次,若是计较,那她刚刚树立起来的形像肯定是完全的毁了,那个小女孩出现的真是恰到好处。

他此刻的声音中,已经没有了刚刚的怒意,似乎微微的多了几分冷意。

“哼,你还没有那个面子,让我阻拦。”只是,那个女子却是微微的冷哼,极为高傲地说道。

若是平时,她或者会让一下,但是这次,她却是绝对不会让的,因为这一次,她必须要赢。

“走,进宫……”上官云端的双眸微眯,沉声说道,既然丞相夫人已经去报了信了,那么相信凤阑锐很快就会进宫了。

“怎么回事?”凤阑锐看到她,双眸微沉,神情间也多了几分担心。

“绝王不会是想让她来证明吧?”皇上的一双眸子微微的圆睁,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这绝王不会是故意耍他们吧?

上官云端起身,慢慢的向着那个位子走去,双眸微垂,只是盯着自己的脚下,一步一步的向前走着。

众人先前只是注意这整体的绚丽,只到她的话后,便都特别的去注意那上面的图案。

这绝对是世上独一无二的人嫁衣,相信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了,而且,那些特别的图案,特别的搭配,让人一眼就可以映入脑中,难以忘记。

本来,两人以为主子只是说给那跟踪的人听的,但是却没有想到,主子竟然真的快速的没有丝毫的迟疑的,准确无误的找到了人家的后门。

“这次王爷不仅请了我们,而且王妃还说要请各位夫人,不是说已经设了宴席吗?怎么不见王妃?而且,也不见各位夫人到来?”另一个大臣,也一脸疑惑的问道。

“绝,原来你在这儿呀。”上官云端知道凤阑绝对这件事的态度是不会改变的,而李大人再三的为丞相求情很显然已经激怒了他了,她不想他因为此事而处置李大人,所以便连连走向前,柔声说道。

为了她,他肯定会背上骂名。

他为了可以明正言顺的娶她,特意的赶回蓝城,用尽所有的办法,好不容易说服了父皇,答应了这门亲事,他才能够正式的来凤月国提亲,但是,没有想到,她一看到他,就要躲开他。

“这,这怎么回事?怎么好好的就突然死了。”苏月情一脸惊愕,略带轻颤的喊道。

“恩,好喝,真的很好喝。”上官云端却仍就笑的一脸的天真,还微微的砸了一下嘴巴,略带享受般的说道。

一双眸子更是微微的的眯起,眉头微蹙,似乎在想着什么?

“先带她下去吧……”皇上望向上官云端时,仍就是一脸的厌恶,极为嫌恶的摆了摆手。

李妈是这将军府中,除了上官傲天与月儿以外,唯一真心对她好的人。

一身大红嫁衣的上官凌雨身子似乎微微的颤了一下,手似乎微微的动了一下,然后才低声的说道,“爹爹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月儿扶着上官凌雨刚要踏过门槛时,李妈气喘嘘嘘的跑了过来,直直地跑到了上官傲天的面前,急急的喊道,“老爷。”

但是,她不是上官云端,若是凤阑绝给她戴这根链子时,戴不上,肯定会怀疑,那时候,事情只怕就暴露了,不行,她不能失败,绝对不允许那样的事情发生。

而相反的,若是他们不把他供出来,他至少能够保住他们的家人。

心中明白,只怕二皇子就是这么做的。只是,他此刻这般说出来,到底想要做什么?

上官云端本就倔强,骄傲,听到老夫人的话,眸子中明显的多了几分冷意,她,上官云端岂能容人这般的羞辱。

“松开。”叶寒的眸子中突然多了几分怒意,连他都不明白为何而来的怒意,按理说,他身为医生,别人问他病人的情况,就算表现过激了点,他也是能够理解的,更何况,刚刚他还走了神,没有回答他们,他们此刻肯定很着急。

只是,凤忆希却还是注意到了他,看到他悄悄的离开,眉头微蹙,双眸微转,望向紧紧的抱着上官云端的皇兄时,突然明白了什么,心中对夜无痕隐隐的多了几分敬佩。

秦思柔望着他离去的背影,脸上更多了几分担心与心痛。

“皇上,现在怎么办?”站在凤阑锐身边的侍卫小心的问道。

难道他费尽心计得来的这一切就这么被凤阑绝夺走了吗?

“传本太皇的命令,拿下他,若是反抗,杀。”太上皇再次冷声下着命令,想到他竟然控制了他,让他下旨传位给他。

“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相遇的情形吗?”上官云端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慢慢的开口,声音中带着几分回忆的恍惚,提出这个问题,其实是想要知道,他与二夫人是在什么时候认识的。

“小晚,其实那天晚上,是我把老夫人的毒换了,他中的并不是那种毒,而只是一种简单的让人发热的毒,所以,后来,他进你的房间后,没过多久,便昏睡过去了。”那个男人再次语不惊人,死不休地说道。

难道到了现在,她还不想跟他离开?

所谓的墙头草两边倒,只怕就是他这个样子的,刚刚还一心向着丞相,如今夜无痕来的,便立刻倒向夜无痕了,毕竟丞相再大也大不过王爷。

皇上再次的气结,一张脸更是瞬间的铁青,这绝王实在是太不给他面子了,这不是当众明显的嘲讽他吗?

竟然直接的剌进了他的舌头上。

她可是有妻室的人,呸,呸,这都什么跟什么样。

到了最后一张画像。

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上官云端想要的就是他的这种答案。

尚书大人那略带疑惑的眸子快速的转向那画像时,惊住,唇张了几张,但是却没有说出一个字。

“哎呀,真的是清儿,清儿可是秦姑娘最贴心的丫头,这,怎么会这样呢?”二夫人与三夫人还没有回来,四夫人微微向前,看了一眼,故意惊呼道,只是,她也没有说明上官云端杀人。

因为秦思柔没有名份,所以府中的人都喊她秦姑娘。

树上的凤阑绝看到两那个丫头进了房间,只是这么片刻便又出来了,而且直接的向府外走去,一双眸子微微的眯起。

他倒要看看那个女人到底有多大本事?

从那些下人的态度看来,她的确是南宫家的大小姐。

他的眸子中闪过一丝略带诡异的轻笑,身影微动,跃了下来。

三夫人那张妩媚的脸上,顿时浮出五根鲜明的手指印,半张脸也快速的红肿起来,可见二夫人用力之大。

只是,这次三夫人已经有所准备,快速的避了过去,但是却也随即狠狠的扑到二夫人,手也快速的扯向二夫人的头发。

有那么一瞬间,似乎都不自觉的想要臣服于她。

一双眸子微微的转向上官云端,看到她仍就是一脸的平淡,却是有着一种让人无法忽略的自信,而刚刚的那种气势也更加的明显。

凭什么被休了,就不能再追求真爱了,她一定要改变这些女人陈旧的思想,若是可以,她真希望把现代的一夫一妻制这个朝代推行,就算不能推行全天下,只是一个片区也是好的。凤阑绝听到她那柔的滴水的声音时,似乎微愣了一下,双眸微转,看到快速走向自己的她时,眉头似乎下意识的微蹙了一下。

“恩,那真是可惜了。”凤阑绝微愣了一下,他一直都知道她的能力,但是却没有想到,她竟然会有这么强的号召力,只是几句话,就让百姓们纷纷自愿的来捐款,她的身上到底还蕴藏了多少的秘密?

“皇兄,现在皇嫂可是比起更受百姓的爱戴呢。”凤忆希望了凤阑绝一眼,半真半假的笑道,说话间,走到了上官云端的面前,亲切的挽住上官云端的手腕,一脸自豪地说道,“皇嫂可是我们所有女人的骄傲。”

只是,上官云端怎么都没有想到,他们来到皇宫大门时,却被侍卫拦了下来。

“没什么,只是感觉到奇怪。”上官云端也只时感觉到奇怪,一时间也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皇嫂,你就让你去吧……”凤忆希再次急声说道。

“回皇上,太上皇只怕撑不了多久了。”刚刚为太上皇检查过的太医走到了皇上的面前,低声说道。

她此刻就算仍就是一脸的雀斑,但是也不至于会把他惊成这样吧?

而他不知怎么被呛道了,突然的咳了起来,上官云端本能的便伸出手去为他顺气,只是他毕竟年纪大了,因为那控制不住的咳,脸微微的涨红,咳的更加的厉害。

虽然她只见过丞相大人几次,但是却可以肯定,丞相大人绝对是一个十分精明的人,为何会在这个时候,来请凤阑绝呢?

“是,属下明白了,属下这就去安排。”隐顿时明白了凤阑绝的意思,沉声应着,然后才慢慢的退了下去。

而且,这略显平凡的脸丝毫都不影响他那神彩风扬的气质与气势逼人的魄力。

看到公堂上的情况,微滞,一双眸子望向上官云端时,漫过嗜血的狠绝,只是在看到凤阑绝时,似乎有着些许的诧异。

“是这位公子状告李公子,下官是例行公事,不过,丞相大人放心,只要李公子是清白的,下官自然会不他一个公道。”尚书大人略略陪笑地说道,丞相大人来了后,似乎也多了几分底气。

“老臣参见王爷。”

“李玉参见王爷。”李玉也极为狗腿的跑了过来。

夜无痕的眸子冷冷的扫过李玉,冰冷中似乎快速的隐过一丝狠绝,但是却又快速的隐了下去,然后沉声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丞相暗暗冷哼,脸上也隐过几分嘲讽,这个年轻人这哪儿像是审案,只怕是想用这种方式来认识,巴结他。

夜无痕的眸子一直都在注意着上官云端,只是听到她那差不多算是重复的话,以及她那略略带笑的神情时,眸子中似乎多了一丝疑惑。

“是,是,奴婢说,说:”那丫头的身子不断的抖着,脸色已经有些发青,那嘴唇也忍不住的轻颤,连说话都变的有些结巴,显然是真的怕了。

只是,她们两人再望向那丫头时,却是纷纷的惊住,只见那丫头此刻正躺在地上,脸色发黑,连那唇角都成了黑的,唇角还渗出些许的黑血,已经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了。

那丫头先前,还一直维护着她的主子,只是,却没有想到,她的主子早就安排好了一切,来杀她了,这丫头只怕怎么都想不到,自己就这么死在了自己的主子的手中,而且还是这种凄惨的下场。

一时间就是想换,也找不到这么合适的衣服呀。

“不用。”上官云端回神。果断的拒绝。

他慢慢的踏步走来,那淡淡的阳光映在他的背上,神彩风扬中更多了几分飘逸,那绝世的容貌,配着那淡淡的轻笑,瞬间便让世间万物黯然失色,偏偏那如仙的飘逸却丝毫都不影响他那天生的霸气。

凤阑绝已经走进了大殿,众女子这般近距离的望着他,更是一脸的痴迷,一个个心跳加速,都期待着绝王能够注意到自己。

“雨儿,娘亲是为了你好,娘亲不能让你去受那种苦,若真是那样,你会生不如死的。”二夫人握着匕首的手不断的颤着,但是,却仍就没有丝毫的后悔的意思,而且似乎仍就坚信自己做的很对。“可,可是,可是雨儿不想死。”上官凌雨再次艰难地说道,她不想死,真的不想死呀,她还年轻,她想活着,爹爹刚刚还说过,会亲自照顾她,其它她的心中是渴望的,而且事情还没有到最后的一步,未必就没有挽回的余地,娘亲为何要这么狠?

上官凌雨唇角的笑慢慢的散开,只是她的眸子似乎再也睁不开了,慢慢的闭起,闭起,而她那原本微微起伏的胸脯也终于平静了下来。

“哼,你害死雨儿的这笔帐还没完呢。”二夫人对上她的眸子时,也是不由的惊颤,只是却仍就硬着头皮说道,同样的把上官凌雨的帐都算在了她的头上。

二夫人的身子也是完全的惊住,脸上,也是不由的漫过几分恐惧,唇微动了一下,却硬是没有挤出一个字来。

“怎么,不走?”上官云端眉角微挑,再次望向二夫人时,眸子中隐隐的多了几分冷笑,“是要等我送客吗?”

这京城中,夜针痕的势力最为强大,而且也只有夜无痕的人是不受任何的限制的,这件事,只有夜无痕能够帮她。

“王爷突然来访,不知有何要事?”南宫逸相对的却是十分的冷静,与凤阑绝相对而坐,不卑不亢的态度,不急不缓的语气,不亲不疏的把握,恰到好处。

第一次见她,她身着男装,脸上也易了容,而第二次见面是昨天晚上,她还蒙了面纱,所以唯一能够辨别的就是她的眼睛。

虽然她一直喜欢着夜无痕,但是这绝王可是全天下所有女子做梦都想嫁的人,更重要的是,这绝王还没娶王妃,甚至听说身边一个女人都没有。若她真的能够嫁给绝王,那么……

上官傲天的身子更加的僵滞,甚至似乎带着微微的轻颤,腿似乎一下子没有了力气,更加的迈不动了,只有一只手,微微的向前伸着,似乎本能的想要阻止什么,但是,唇动了几下,却是什么都没有说什么,他此刻的求情,是可以保住雨儿,但是对云儿太不公平了。

只是,她双眸微转时,却恰恰看到了站在不远处,一身僵滞的上官傲天,微愣,不由的惊呼道,“爹爹。”

“你,你到底做了什么?”上官傲天微微的回神,虽然双腿仍就没有力气,但是却仍就艰难的向前迈去,望向上官凌雨,一脸愤恨,却也一脸沉痛地说道。

“云儿,这次是雨儿的错,雨儿不应该伤害你,不过,好在,你现在没什么事了,奶奶也就放心了。”老夫人的眸子转向上官云端,轻声说道。

雨儿是彻底的被她毁了。

凤阑绝又岂能不明白他的心思,他是不想让他树下这个敌人,也不想让他以后面对上官傲天的时候尴尬,所以才将所有的一切都揽在了自己的身上。

她此刻不想为上官凌雨求情,因为她知道,若是不废去上官凌雨的武功,那将永远是一个隐患,她就算嫁给了凤阑绝,去了凤月国,这儿总还是她的家,她总还要回来的。

这话,也真亏她说的出,上官凌雨差点害的她没命,她还要为上官凌雨求情?

出了将军府,上官云端看到准时出现的花轿时,微愣了一下,只是,认出迎亲队伍中几个俨然是皇宫中的人,便不难猜出是谁的安排了。

绝,真绝,不过,正合她意。

这个房间可是刚刚死了人的,小姐难道一点都不害怕吗?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玩玩也好,而且,她也可以借此机会多观察一下,看看到底是谁想要她的命。

但是轮到上官云端时,皇上可能认定上官云端不可能赢,或者以为,她不会背出太多,所以根本就没有再看了。

她不能输,绝对不能输,若是在这凤月国的大殿上当众输了,那她以后还有什么脸见人,而且,凤阑绝还在场。

对,她是不能捂住上官云端的嘴,不过,她可以……

竟然是连皇上的面子都不顾及了,可见,她对上官云端的维护已经到了不顾自己的地步。

这个女人有一个最大的优点,就是不会故做矜持,心中想的什么,她就说什么。

仅仅这一次不能完全的为她们的洗脑,以后她也会让这些女人慢慢的认识到自我。

“是,是,你厉害,行了吧,看来,我以后脸皮也要厚点。”上官云端微微的白了他一眼,故意装做无奈地说道,他这是什么歪理呀,不过,若是当初不是他的坚持,她的确不可能答应他。

好不容易带她回来了,他已经等不下去了,他可不想再有什么意外发生。

那般的开心,那般的幸福,真是羡煞旁人呀。

月儿进了房间,便微微的放慢了脚步,走到了上官云端的面前,将一个苹果放在了上官云端的手中,轻声道,“这是这个了,李妈吩咐让小姐上轿的时候一定要拿着这个,说是会保佑小姐一生平安,一生幸福。”

上官云端轻笑,这个说法,就是在现代还是有的,所以,并没有说什么,顺从的接了过来,握在手里。

若是平时,母后知道他回来,只怕早就迎出来等了半天了?

似乎无意识般的迈开脚步,一步一步的向着房间的方向走去。

他此刻的声音极为的轻柔,而且还带着几分明显的轻笑。

“若是被人发现了,那不是雪凝,你现在还有命吗?”此刻,他的声音中仍就是那无法控制的怒火,但是却更带着几分后怕,一想到那种可能,他就忍不住的轻颤。

“你看我这个样子,他怎么可能会对我怎么样呀?”上官云端抬眸,直直地望向他,这般近距离的与他对视,他总应该可以看清她的样子了吗?心中似乎突然的多了几分紧张,望向他的眸子眨都不眨一下,仔细的看着他的表情。

上官云端微愣,没有想到,他竟然以为她说了那么多是这个意思呀,遂眉角微挑,再次半真半假的说道,“那么王爷是想被气死呢,还是想被吓死呢?”

这个男人是不同的,他不仅不在意她的外表的丑陋,一直这般的维护她,而且不管她说什么,他都一直坚持着,没有丝毫的退缩,或者,她应该相信他一次。

而且皇后不是说已经通知了凤月国,迎亲的队伍,应该很快就会来了。所以嫁就嫁吧。

再怎么着,她们也不会输给一个傻子呀。

但是人家根本就不是来提亲的,而只不过是来找个地方坐的。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68760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