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大浪淘沙
作者: 十九毅章节字数:68760万

唐风也没想到是这样,也是愣了一下,正在他愣住的时候,古尧忽然狠狠一拉,将唐风一起,两人跟断了线的风筝一样朝着身后的大海落了下去。

许炎说完就走了,多一秒都不愿停留。天知道他是多艰难才下的决心,这叫快刀斩乱麻,这无疑是一种心灵上的自虐。为了让自己斩断对尤歌的念想,为了寻回曾经那个潇洒的自己,许炎只有在今天果决一点,才能让心从迷雾中走出来。

原本应该是个浪漫的拥抱,却被一把菜刀坏了气氛,许炎无奈地缩着脖子:“注意,刀是不长眼睛的……你这么凶,真的好么?”

只是,他不在的时候,尤歌会很孤单,只有香香作伴……噢,还多了一个玩具熊机器人,是容析元送给她的生日礼物。

容析元像是能洞悉尤歌的想法,他没说什么,任由她了。

外人走了,这爷孙俩才各自恢复常态,没那么和谐了。

容析元的办公室门开着,他走到门口就听见里边传来女人的温柔软语,竟然是郑皓月?

翎姐穿着宝蓝色裙子站在容析元面前,尊贵的气质宛如童话里的公主,蓝色的瞳眸闪耀着迷人的光彩,似琉璃般夺目。

“……”护士尴尬,赶紧地出去了。

尤歌现在将照顾容析元当成是唯一的工作,每天无微不至地照顾,她没有怨言,反而是比以前更加平静了。

其实许炎这话的含义是“只要你陪着我,吃什么都是美味”。

“……”

难怪容析元自始自终都没紧张没慌乱,原来他知道会有人找麻烦,更知道鉴定结果是什么,他全都牢牢掌握着局面,又怎会担心?

尤歌之所以选在这里见面,是因为这个地方对她来说有特殊的意义。她第一次见到容析元就是在这里,后来她也曾来这儿等着大叔的出现,痴痴的,像个傻子那

样等待……

简单问了一下情况,这女人重复了在电话里说的,尤歌听了也越发脸色凝重,心头隐约有不好的预感。

翎姐穿着薄薄的睡衣,正好贴着肚子,一眼就能看见是隆起的,腰也变粗了,胸部明显也比以前更加丰满……这些迹象表明什么,已经不言而喻了。

那么问题来了……佟槿很不解地问:“嫂子,好奇怪啊,这都是商铺,如果元哥真的跟女人鬼混,怎么会来这种地方?”

容析元觉得应该马上告诉翎姐这个消息,她应该会很开心的吧,这毕竟是她盼望已久的事……一旦赌王点头,翎姐就可以顺利进入何家,与家人团聚了。

愣了愣,尤歌猛然推开了容析元,愤懑的眸子瞪着他:“混蛋你又骗我!你根本就不痛了,如果还痛,怎么它还会搭帐篷!”

可怜人家沈兆带着个女人在房门外敲了几次门都没反应,最后只能给点钱就打发走。沈兆很纳闷,怎么回事呢?他却不知道容析元已经吃饱喝足,更不知道容析元身边睡着的人是尤歌……

“你休想……我不懂取悦。”尤歌忍着没有叫出声,内心在抵抗他的诱惑

“哈哈哈,贤侄快来,给咱说说……”

bsp;这个消息,犹如炸弹爆开,一霎间,全体人都傻眼儿了……

佟槿一点都不觉得有什么问题,他跟馋馋玩得很开心,他的注意力大部分都集中在馋馋身上,至于这周围有多少单身美女,他就没去观察过。

“沈兆,你留下来处理,我送人去医院!”

>

站在隔壁的阳台,看着眼前两个打扮怪异的男人,很面熟啊……

尤歌讪讪地笑了笑:“那个……可是我都已经跟许炎说好了租游艇的事,临时又变卦,不太好吧。”

刚一开门,眼前人影晃动,紧接着就是一声惊叫,来人这手里的东西都吓得掉在了地上。

尤歌才在出神,人已经都走到了厅里,立刻就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呵呵……我的手,除了能拿手术刀,还能拿这玩意儿。”许炎说得漫不经心,但却能让人感觉到冷冷的杀气。

尤歌越发羞赧,这意思是他要骚扰她半小时?

尤歌被他这灼热的眼神给煞到,不由得一阵心跳加速,差点陷进他深邃的双眸中,还好她如今对这样级别的美男有点免疫能力了,否则真会痴迷。

尤歌这一天的工作都是出于混沌中,整个人都迷迷茫茫的,还好今天一整天都是呆在公司,没有太多繁重的事务处理,她到五点半就下班了。

“这种小事就不用来烦我了,我很忙。”他挂断前的一秒,她听到电话里传来女人异样的声音……

===========

霍骏琰这阴霾的心情瞬间就得到了治愈,将孩子抱起来,爽朗的笑声在客厅里回荡。

毫无预警的,尤歌感到胸口一紧,心底某个角落莫名地疼了疼,像是被什么东西蛰了一口。

尤歌在许炎的保护下,并没有被灌醉,但还是有些微醺,中场去洗手间的时候没让许炎陪同,独自一人。

见过耍横的,可没见过这么侵犯人还理直气壮的!

许炎满以为就今天一次,可没想到,接连下来的第二天第三天……每天只要他上班,她就会送便当盒来。

相比起那些在怀孕期间出现各种问题的孕妇,尤歌就算是很顺利的人,每天照常上下班,在老公的呵护和朋友的关爱中,她成了个快乐的孕妇。

她眷恋的温暖,就那样消失无踪了吗?那将会是她无法接受的结局,对于一个刚刚找到心灵依托的人来说,未免太过残忍了。

何碧翎站在何宏森身边,正低头凑在老人耳边说着什么,可以看到她脸上的娇羞。

尤歌去了宝瑞,和佟槿一块儿。佟槿去升级公司的网络系统,尤歌则是主要去视察一下,身为董事长,她没有每天来上班,更多的时候是在家带孩子,可她这心里是时刻惦记着,同时也在逐渐学习如何打理好这么大一间公司。

容析元只觉得心头一暖,微微摇头:“还没吃。”

尤歌的眼睛在打量着翎姐,翎姐也在看她。两个女人目光交汇着许多复杂难明的讯息,只有女人才会懂。

但霍骏琰肯定是不会承认的。

唐虞梅到是很大方,为容析元专门配制了一份营养食谱,还有一些昂贵的补品,全都用上,她也希望儿子能早点恢复活力。

尤歌抱着香香,很不给面子地哼哼,喃喃地说:“我只喜欢闻大叔身上的味道。你干嘛突然进来,我以为大叔来了,谁知道不是。”

容析元忽然感慨地说:“香香很幸运,也很幸福,它的狗崽们都长大了,瞧它多快乐……”

“哎哟妹子,你胆子够大啊?不如,就陪咱哥俩儿玩玩儿?”这人眼里放着邪光,脑子里也充满了龌龊的画面。

“哈哈,你不放过我?真以为我怕你啊?”

确实太震惊了,这意外的惊喜简直能让人疯狂!

“你看看我现在的状况,都快要爆炸了,如果不解决,很可能又要发烧。知道这叫什么吗?退火。”他略显粗重的呼吸都充满了索求的气息。

这才是重点!容老爷子无法接受尤歌的存在,主要原因就是两家的恩怨。

他责备的语气里更多的是疼惜纵容,而尤歌也知道他不是真的生气,他是在心疼她呢。

“大叔……说嘛,我听着。”尤歌其实没有很醉,还是有几分清醒的。

“你……你别说得那么难听,什么谈情说爱!”尤歌愤懑地反驳,真相掐他脖子!

尤歌在锦程公司算是新人一枚,更不可能有失恋假期,老公带着别的女人去了国外,这种痛苦,尤歌也只能自己咽下去,每天发起精神照常上班。

那晚在他家,她做了爆炒大虾,很好吃,厨艺没得挑,可他没有赞扬一句,只是埋头吃,但心里是有数的,再后来,她经常为他送饭无医院,让他每天中午都能吃到可口的饭菜,他也都不曾说过感谢的话,只默默记在心里。

“你……”

两人有说有笑地去取行李了,比起先前苏慕冉一个人的孤零零伤感,现在可说是剧情急剧扭转,阴转晴了。

“嘻嘻……老公最棒了……”

“怎么会丑,你就算是现在躺在病房,也一点都不丑,素颜都这么干净耐看,如果稍微画个妆打扮一下,可比那些靠着p图出名的网红强了不知多少倍,最重要的是,你纯天然无添加无污染,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地方是整过的,全都是原装,但是你的五官清秀身材也很有料,至于人嘛,那绝对是贤妻良母型的,哪个男人能发掘你的好,那是他的福气。”

大家都没有再提关于婚礼的事了,因为许炎早就说了到时候不会去,礼到人不到,而尤歌也理解他,不会强求,只是有点心疼这个男人,不知何时才能出现一个好女人走进他心里?

苏慕冉有个不好的预感,今天恐怕没有好果子吃了。

喜欢就是喜欢,一见钟情的喜欢,苏慕冉自从第一此见到许炎开始,就跟着魔似的,这种情况以前没有过,她都不知道自己这是在干什么,为什么这么大胆。在此之前,她还不知道原来可以这样……奔放。

“……”

这个男人,他的深情很重,只是却没有寄托之处,长期堆积在心里,成了蚀骨的思念……

霍骏琰见尤歌这副被震撼的表情,不由得心里也是微微一抽:“没错,就是他。你们之间应该很熟悉了,我听我父亲说,你和他曾经很亲密,难道他没跟你提过关于他父亲的事?”

可怜人家堂堂一大总裁,一大超级帅哥,难得一见的极品男人,却被尤歌拿去跟猪和狗狗比较,他不气得内伤才怪。

“你是谁啊?”龙晓晓刚一出声,却见许炎神色怪异地一回头……

“不可以。”许炎毫不含糊地回答,一点都不顾及那个女孩儿的面子。

“怎么是乱七八糟?夫妻生活就该尽量和谐,和谐……”

容析元还不至于像郑皓月那么紧张,但身为主心骨,他总需要对目前的状况做出有效的改善,否则就显得很菜了。

“对于太清闲的人,我一向认为,没必要赶在下午四点钟才来公司,干脆就明天再来,或者等展销会结束了之后再来也行的。”容析元嘲弄的口吻能将人气得跳脚。

容炳雄的假笑凝固在脸上,伸手摸着自己的秃顶……这是他的习惯动作,每当愤怒而又在压抑的时候,他就会下意识地摸头,就是他在思索对策了。

某男黑着脸梗着脖子,死不承认:“吃醋?开什么玩笑,我会吃醋?呵呵……”

龙晓晓欣喜不已,转阴为晴,急忙把手机掏出来记下了霍骏琰的号码,感激地说:“谢谢你,太感谢了!”

容析元嗤笑着,略微泛红的眸子里噙着一股凛冽的风暴:“你是没听清楚我说的话?没错,我现在是没有对她死心,但我也说了,只要能证实她确实跟霍骏琰在一起了,我不但会死心,我还会用我的方式去报复他们,怎么你难道以为我是圣人吗?她变心了我还会死心塌地?唐虞梅,你脑子没病吧……”

“累吗?叫声老公,我马上抱你进去。”容析元戏谑的语气里含着挑逗,两只手臂撑在墙上,将她圈在中间。

尤歌瞬间僵直了身子,连挣扎都忘记了,好像被他说的话震撼到。他这是在认错吗?是吗?

么才不到三个月就不做了?”

“嗯,托你们的福,我大难不死,并且痊愈了。”

容析元不跟人吵架,但只要触到他的底线,他随便几句话就能气得你半死不活!

冯奎没说实话,他说的,跟真实的计划不相符。

郑皓月惊悚了,一时间忘记手上的痛,心蹦到嗓子眼,面色惨白,复杂的目光盯着容析元。

唐虞梅,怎么会是唐虞梅?

尤歌不知道这些,但她知道自己的老公正在全力支持她,这就够了。

可是,尤歌和两个孩子又该怎么办?

尤歌在尽力抵抗这种诱惑,她可不想偷看他的手机。

这小妮子身上有着一种奇妙的能力,可以让接近她的人也跟着变得简单起来,看到这个浑浊的世界原来也有如此善良纯净的一面。

无论如何,尤歌和容析元之间正在悄然发生着变化,在她的抗拒中,两人不可避免地越来越亲密了。

虽然这跟生理期有关系,但更多的是因为她心里不平静。

“……”

好像有什么东西凝结了,结成冰?尤歌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为什么在听他否认时,她却感到有些言不由衷?

怎么能淡定得了,现在容析元心里堵得慌,谁都不想见,只想一个人静静。

容析元抱着璇宝贝,这小不点儿竟然没有反抗没有闹,安静地回到chuang上,然后指着卫生间的方向……

尤歌听他这么说,立刻不依了,大眼一瞪小嘴一撅:“你耍赖,这为什么不算?这个杯子难道不属于宝瑞

“算,怎么不算了?就算!反正我赢了,你要答应我一件事!”尤歌想想都觉得自己脑瓜子够用,先前说要喝白开水不喝茶,就是为了带走这个杯子。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68760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