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使悲凉也是情:第88章:哭天抹泪

纵使悲凉也是情 作者: Save倾煊

二老爷见此觉得大约问什么她也不会说的,便住了口,不再问。

这时,喜顺大管家领着一个人走进落梅居。

谢芳华道,“大姑姑,您的队伍行走的有些慢,我们就先行一步。”

谢芳华出了城,纵马继续向临安城方向而去,走出一百里后,前方来到一处山坳,四周林木浓密,草木郁郁葱葱。中间一处土道,大雨过后,经过几日天气晴好太阳暴晒,土道极干,被车辕人马踩出的泥泞已经干裂。

侍画、侍墨看着她离开,心下发急,但是碍于她的吩咐,又不敢跟去,只能干瞪眼。

不止会震到皇宫里高坐金銮殿一直对谢氏筹谋除去的那个人,也会震惊天下!

玉灼点点头,刚要说话,正屋的房门打开了,秦铮从里面走出来,身子靠在门框上,看着门口说,“去告诉来传话的人,我们吃过早饭后就进宫。”

谢芳华“嗯?”了一声。

听言叹息一声,拿着空碗下去了,以前里屋外屋书房院落洗衣倒茶的活都归他,如今他清闲下来,怎么都感觉不自在。

“那他也是北齐人”侍画面色一变,“既然如此,小姐还让他入南秦的朝中他一直在京中,京中发生这么多事儿,难保不是他暗中联合背后之人”

李猛又派人立即回临汾镇调遣一队人马,同时又派人去医馆请了几名大夫前来。

燕岚皱眉,“和我还不能说?你答应了谁?你若是不说,我以后不当你是姐妹了,你再有什么事情,也别找我,我有什么话,也不和你说了。”

“自杀可不行!您的孙女又没死,虽然病秧子多年,如今不是还活着吗?”秦铮摇摇头,见忠勇侯闻言更是的大怒,要上前来劈他,他立即道,“我娶了她,她嫁给我,慢慢还这笔债,总可以了吧?”

谢芳华挑眉看着他。

玉灼点点头,将车赶到近前。他不下车,对着车夫说,“是孙太医府中的马车吗?”

她注定两世都得不到父母的疼爱。

“给我倒杯水来!”秦铮道。

谢芳华不摇头也不点头,药是他来这里主动要喝的,如何怎么能怪她?

&n

刘侧妃松了一口气,“距离过年还有半个月了,也就是半个月的事儿了。也快了。”

“公子!”一个黑影站在窗外,低低喊了一声。

那三个人等着她回头,等了半响,不见人家转过身,只看到一个背影,只觉得分外窈窕纤细,身穿绫罗绸缎下厨也不觉得沾染油烟气,不由更是好奇。

“不错,我们也帮不上什么忙,进屋吧!”李沐清道。

燕亭吐了一口气,拽拽被烧焦了的一缕头发,站起身,在水缸里照了照,泄气道,“当真如此,果然是不容易啊!”

英亲王妃忍不住怒斥,“孩子是从小被你给养歪了,自己媳妇儿怀孕都不知道,只一味地行畜生之事。如今大人能保住命就不错了,还想保住孩子?你脑子怎么长的?”

秦浩有些讶异,似乎没想到这么快卢雪莹就怀上了,但他转而又想起了什么,嗤笑了一声,不以为许。

“是我!”秦铮点头。

“王倾媚只知道日日和男人享乐,我看她真该滚回去泰安王氏了。”秦铮咬牙道,“来福楼是她的地盘,竟然还有这等下作的东西。实在可气。”

王倾媚皱眉看了飞雁一眼。

“你当还为哪个事儿?”秦铮看着她,凉凉地道,“有人借用杀手门刺杀我,我来了你的地盘,你这个当小姑姑的倒好,却是对我不闻不问不加保护。任由别人杀我。我如今是托了我媳妇儿的福才好模好样地坐在这里来找你要白莲草。若是我出了事儿,你当你和你的丈夫还能继续欢好?”

谢芳华想着这八皇子秦倾毕竟是年少,还不只江湖险恶,每天这样的事情不知道会发生多少,只要是打斗的双方不经官。那么当地的官员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谢芳华点头,“嗯,还在睡着,我没吵醒她们。”

谢芳华放下筷子,对众人道,“这样的事情出了,自然不能不管,但是正如大姑姑所说,你们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顿了顿,她看向谢云澜,“这样吧,云澜哥哥,让大姑姑她们回去,我们再走一趟丽云庵。”

“娘!”金燕眼圈红了,“这件事情因我而起,若不是我要来丽云庵,丽云庵也不见得会遭此大难,这一定是有人背后……”

金燕似乎从来没见大长公主对她如此凌厉,顿时禁了声,

r />

孟棋手里拿了一盒棋子,当看到桌案上摆着的岐山白玉棋眼睛一亮,对她道,“既然你这里拿出了这个罕见的棋子,自然用不到我这个了。”

“青云岚山的画啊,我找了许久,不想收在了铮二公子这里。”楚画看着墙上挂的那幅画,走上前去摸,似乎又怕碰坏了,眼睛舍不得离开。

休息了半个时辰,秦铮便带着听言出府去校场了。

2015来了!最最亲爱的西家美人们!我的祝福是,我们健健康康,每日开心快乐,一起笑逐风月,唱响京门情歌!么么么哒!

秦钰恼怒,“朕看你们的脑袋在脖子上面挂着太舒服了是不是?”

郑孝扬也点了点头。

不知如今状况如何?

秦钰闻言立即道,“小泉子,去把秦怜给朕喊来。”

侍画侍墨想起今天天还没亮时轻歌传来的那张纸条,往车里看了看,没再言声。

谢芳华吐吐舌头,“我也帮你剥鱼刺吧?”

谢云澜叹了口气,隐晦地道,“是啊,天下都很穷。”

“云澜哥哥,你背我进去吧!好不好?”谢芳华没骨头一般地倚在车壁上,软软地道。

“那边是东跨院吗?”谢芳华伸手指向一处大一些的院落。

“我又不住你房间!”谢芳华嘟起嘴。

“另外,没有

谢芳华感觉床榻被褥十分干松,且味道好闻,像是崭新换的,她闭上了眼睛。

飞雁自从得了秦铮的吩咐,便跟在暗中,关注谢芳华的行止动向。然后待她进了谢云澜的府邸,在西跨院安然地睡下后,他才回平阳县守府的听雨阁对秦铮禀报。

谢芳华见秦钰回宫后,竟然还没换下在英亲王府穿戴的衣服,无语地扶额。

秦钰叹了口气,“其实,当初谢氏长房敏夫人给女儿选亲事儿,遍京城不找,却选了荥阳郑氏的郑孝纯,我们就该察觉这中间有问题,只是谢氏长房处处踩着忠勇侯府,视线都被移到了谢氏长房夺权和忠勇侯府与皇室的纠葛上,便忽略了这里面趁势而起的荥阳郑氏。”

“看看那辆车。”秦铮道。

郑轶还被刚刚秦铮那句话噎得喘不上气来,没说话。

她惊得一句话也说不完整了。

春兰低头,仔细地想,“昨日……刘侧妃,府中的丫鬟婆子小厮,除了落梅居的人外,都调动了。”话落,她道,“难道是刘侧妃下毒”

春兰说不出话来。

谢芳华从内室里走出来,见英亲王妃气得脸色铁青,她道,“娘,我来看看。”

大约两炷香后,刘侧妃、卢雪莹、府中一众侍妾、丫鬟婆子小厮都聚到了正院。

秦钰又与她闲话几句,回了寝宫休息。

秦钰反对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堵住,恼怒道,“你总要让我知道什么事情吧你知道不知道你的身体,禁不起折腾。”

谢芳华瞪着秦钰,秦钰也瞪着她,片刻后,她泄气,软了口气,温声说,“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我自己会加倍小心,这次出京,不会有危险,我向你保证。我就是为了确定一件事情,我先去平阳城和李沐清汇合,有他在,你总放心吧,京城到平阳城这短短的路程,早已经被肃清,没什么危险了。”

他们已经骨血相连,性命相连,以后能不能平平安安好好地过一辈子还说不准,做什么要长久地这样分开过着忙着太亏待自己了。

“是,小王妃,奴才一定乖乖的听您和小王爷的话。”小橙子立即激灵地表态。

谢芳华笑了笑,对左相道,“相爷,我离京之事,还烦请代为对王妃隐瞒,免得她又担心得寝食难安。多谢了。”话落,也随秦钰之后,冲出了城门。

秦铮跟没看到似的,没理会,继续往前走。

“掌柜的,听说玉宝楼来了一批新的首饰和脂粉,你拿出来给我和芳华妹妹看看呗。”金燕笑着道。

谢芳华已经注意到那支朱钗了,玉质剔透,水汪汪的,如清澈的碧湖,透得能一眼看见底。样式到不是多新颖,就是当下寻常簪钗的式样,但是钗头镶嵌了两朵玉兰,玉兰栩栩如生,甚是致鲜活。整个簪子放在一众金闪闪明晃晃繁琐多样的簪环中不是太出彩,但是散发着清丽无华的熏光。

    谢芳华已经来到了那处暗门的门口,似乎鼓起勇气一般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猛地打开了暗室的门。走了进去。

    谢芳华闻言像是放心了,点点头,低低道,“那我出去等你。”话落,她向外走去。

谢芳华垂下头,不看他。

今日上墙者:qquser7806241,lv2,童生[2014—12—29]“阿情,觉得咱们女主滴名字好有爱滴说!如”春甸摇芳华,长林縈幽壑。“还有”人情自厌芳华歇,一叶随风落御沟。“又或”歌颂东风遍海涯。春永在,亿载鬭芳华。“还有倾尽芳华,梦落芳华,芳华旧梦。谢芳华,芳华未谢。好有爱~”

她刚走不远,小泉子迎面跑来,气喘吁吁,见到谢芳华,也顾不得见礼了,连忙说,“小王妃,皇上请您立即随同前往右相府一趟,右相府的李小姐破了相,据说十分严重,太医们怕是救治不了,只能请您前去相救了。”

秦钰乘坐玉辇打头,众人上马的上马,上车的上车,前往右相府。

“多谢皇上,多谢小王妃。”右相府连忙颔首,对秦钰和谢芳华拱手。

“就是不能了”李如碧追着问。

李如碧看着她,“到底是能还是不能,你给我一句痛快话。”

李如碧闻言立即说,“既然不能恢复原貌,不恢复也罢。”

右相见此,点了点头,示意右相夫人跟她出去。

李沐清接过药方,看着她低声问,“这样深的伤口,是不是真没办法治好”

这样算来,的确是两不相负。

金燕拉着谢芳华坐下,看着她,压低声音询问,“芳华妹妹,你想必已经猜到我叫你来这里的目的了”

金燕抿着嘴角,摇摇头,“你不懂。”

金燕盯着她,“所以,求你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谢芳华一惊,断然地摇头,“不行。”

谢芳华抿唇,她早先在被秦钰问起时,也想到了这个办法,只是想到这样一来,就牺牲了金燕的一辈子姻缘,于是断然地放弃了,她想着秦钰同样聪颖,定然也想到了,他虽然不喜金燕,但不会冷血绝情到拿她终身作伐,没想到金燕却是自己提出来了。

谢芳华颔首。秦钰不是无情无义之人,金燕问了他如此,他若是同意,心又何安

秦钰转过身,看着她,“你知道她的决定”

金燕平静地道,“你不喜欢我,我早就知道,不是一朝一夕了,你若是喜欢我,早就喜欢了。也不必等到现在。我也没有想用这个方法让你愧疚,更不会让你念我的情,我只是在做一桩我自己决定的事情而已。与你有关,但又无关。”

谢芳华心中升起一丝苍凉叹惋,秦钰的心里怕是现在真的极其不好受吧!可是喜欢一个人不喜欢一个人,真的是由不得自己,全凭心。

“收回圣旨那就是让皇宫乱,不能住人,芳华自然就没法进宫待嫁了。”谢云澜话落,反问,“可是,皇宫能轻易乱吗如何让皇宫乱皇上和太子既然早有筹谋,那么,皇宫现在就如牢笼,轻易动不得,乱不了。”

谢芳华一怔。

“妹妹”谢墨含追上谢芳华,对她喊了一声。

“好,只要是你觉得对的,觉得值得的,觉得想要的,我就答应你。”谢云澜收了笑,伸手拿过了袋子,在打开之前说,“哪怕死,我也陪你。”

李沐清、谢墨含进来,齐齐对英亲王妃等人见礼。

谢芳华打量英亲王妃神色,想着她娘死去多年了,还能得英亲王妃惦念,当初关系必然是极其要好,否则也不叫手帕交了。谢氏旁支各房虽然一直想夺忠勇侯府的爵位置谢墨含这个唯一嫡子于死地,但因忠勇侯护得严实,她也偶尔关照几分,他们也顾忌不敢明着动手。

------题外话------

秦铮松开谢芳华的手,过去打开箱子,箱子分了三个格挡,分别装着秦铮、英亲王妃、谢芳华的衣服。林七做事儿算是极为稳妥的,打点得甚是全面。

他到屏风后的时候,谢芳华刚褪了外衣还没来得及换,见他竟然堂而皇之地进来,脸色一僵,刚要开口,便见他摆摆手,“还害羞什么?你我到现在这地步,哪里用得着避讳得这么多?”

“走了这么远的路赶回来,你难道不累?反正鱼刚下锅炖上,你与我休息片刻。”秦铮说话间,拉着她强拖硬拽地躺在了坑上。

作者有话:秦铮是我写至今,五年多时光打磨想驾驭的贴近背景和现实最真实的男主,复杂而灼华。越到后面还有更让大家喜欢的,等着吧……谢谢亲爱的们送的月票,辛苦攒得的最珍贵的月票。么么……

经过昨夜,已经是真真正正的夫妻了

“你若是不想睡,也是没办法早起的。”秦铮声音又暗哑几分,搂着她的手寸寸收紧,传递着一种不消言说的意味。

秦铮有些郁郁,“好,那就睡吧。”

“你刚刚……”秦铮担忧地看着她,试探地问,“疼?”

不多时,春兰带着几个力气极大的粗使婆子抬着两桶水进来,直接抬进了屏风后。

秦铮关上窗子,帘幕落下,挡住了外面的阳光,他来到床前,挑开帷幔,伸手将谢芳华从被子里捞出来,抱在怀里,走近屏风后。

从内室到屏风后,短短一段路,谢芳华身上已经染了一层粉红色。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