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使悲凉也是情:第72章:别鹤孤鸾

纵使悲凉也是情 作者: Save倾煊

点完单以后,很快的就回到了张兰兰的身边。坐在她的对面,我也十分的紧张:“怎么样,是不是有什么进展?”

由于怕惊扰到他,我跟张兰兰都是悄悄的跟在他的身后,他现在忽然冷不丁地转过身来,以我们对视,倒把我吓了一大跳。

也不知道这个人是想帮我还是想害我?不是他想帮我,可是他的眼神却是那么的充满了恶意,以及无比狰狞。

我深呼吸了一下,尽可能的让自己稳下来。好在这时,当我再看向那个人的眼睛时。他已经恢复了正常。

看来他们还是打算采取了要帮到取过来把这条蛇给斩杀的主意,想到此,我心中黯然。连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个时候却如此的感性。

我从一种深度的放松中突然被拉回了现实,脑仁感觉到一阵巨疼。我睡意朦胧的赤脚走下了床,冰冷的地板让我一瞬间瞪大眼睛,清醒过来。

“你以后最后离宫一谦远点,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陆雅气哼哼的差点就要过来推我了。

突然间,老板坐到了我的旁边,对张兰兰说:“这位小姐,我们的骨头汤绝对不是像你说的那样子,用那种人骨头来做的。”

张兰兰轻咳一声:“你们二位考虑的怎么样了?汪女士?还有您的丈夫?”

我拼命的挤着眼睛,又伸出舌头,手也动是脚也动。凡我我能够想到的可以动的动作我都做了一遍。

起初丹凤并没有在意,只是觉得我的嘴一动一动的挺好玩的。于是她就一直看着我的嘴。

后面醒过来以后,我又赶紧的回到了工作的岗位上。日子就这样波澜不惊的过着。

我也学着她的样子。走到了她的身边,左右看了看。

我看到张兰兰一脸的无奈。从她的背包里拿出了一把桃木剑递给了我。

张兰兰的眼睛已经闭上了,刚刚长出来的深黑色的指甲也变白了,特别是她那个青紫色的嘴唇,颜色已经褪掉了不少,我松了一口气,这样就好。

“喀嚓”钥匙拧开的那一秒。我的心也跟着咯噔一声。

“真的吗,那可真是太好了,刚才我还直担心你能不能撑到宫弦出手相救呢。”听了张兰兰的话,我心里这才彻底的放下心来。总算是谢天谢地没有让张兰兰受到太多的折磨。

宫一谦软磨硬泡,最终我还是没有选择留下来。因为一方面是不想再给家里找什么麻烦了,另一方面则是也怕半夜碰到宫弦。

一大早,屋子的四周就挂满了灯笼。阳光的照耀下灯笼却还是显得十分诡异。鲜红如血的纸做成的灯笼面,让人感觉摸上一把就会沾满一手的血红。

我不甘的脱下这套美丽的长裙,无力的去衣柜里翻出了一件能够遮掩住我的脖子及锁骨的长袖长裙。

困住我们的迷阵消失以后,我才发现我们现在所处的地方,真的是荒山野岭。

这里依然安静如故,并没有任何变化。我特意看向那第一栋的房屋,那里关着叶拓跋的灵魂,他还能救吗,现在的他是人是鬼,我很想把此事跟宫弦说一说,告诉他我来此的目的,可是当我看向宫弦时,首先就看到了张兰兰那灰色的脸,我又立即打住,算了算时间我还有二天的时间。此时还是先把张兰兰救活才上正事。

“我们在这时对张兰兰施救吗?”我看着宫弦,心里纳闷着他会以何种方式来搭救张兰兰。可是事已至此,我也没有什么法子,只能握住了张兰兰的手,看着沈小姐对她说:“您放心,这既是从我的店铺里面卖出去的东西,我就一定会负责到底。就是有一件事我希望您能知道,就是发生这样的情况是谁也不希望的,如果要是能将问题给解决了,能不能帮忙将差评给消除了?”

刚刚沈琳走出去的时候,我还记得最后一个画面是沈琳拿起手机拨了电话出去。外面还在电闪雷鸣,这种时候打电话别提有多危险了。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是怎么了,就想要让他们忘记即将要发生的事情,毕竟这样的事情真的记住也不是什么好事!

离开了王鑫的别墅之后我就给张兰兰打了个电话,虽然说现在已经午夜了,但是我相信张兰兰一定还没有休息。

也不知道为何此时我的视力那么好,隔着那么远的距离都能清楚的看到宫弦的脸上已是密密麻麻的汁=汗珠。

“咯咯咯。”好好玩哦,就是黄莺的叫声太小了,听不过瘾呢。

心里专心致志的就只剩下了一个念头,你他妈该死的宫弦!老娘就知道是你在设计我!

我愣住了,原来鬼也是会流血的吗?

他没跟我说一句话,就直接化作一缕黑烟钻进了戒指里。

突然间,我感觉自己的身体正躺着的床轻轻的往下压了一下,然后就是一双略带粗糙的手搭上了我的脸颊。我紧张的不行,但是同时又是困得不得了。我就在保持着警惕和跟睡魔作抗争这两件事情中间不停地来回跑动。

我一边无聊的叹着气,一边将桌子上的圆珠笔放在手中不停的玩。一边锲而不舍的播打了一遍又一遍。当我播出第六次电话以后,就在我的耐心即将消耗殆尽时,对方总算是接了我的电话。

宫一谦似乎想要跟我解释,却又在开口时欲言又止。什么也没有回答我。

我不忍心拒绝宫一谦,也没法正视自己的内心。于是跟宫一谦说自己是一定会跟他当一辈子的朋友的。

张兰兰没好气地瞥了我一眼说,“你这个人就不能想好一点的事情,我本身已经很紧张了,你还不给我打打气,毕竟啊,今天做流产手术的人是你!在旁边当保镖的人可是我。你被推进去,指不定什么意识都没有了,就留下我在旁边给你善后!真是希望你那个男鬼老公今天不会过来捣乱。”

这也是我好奇的,不过太多因爱生恨的例子了。所以到也就不太奇怪了。“我打算今晚去探查探查,看一下是不是真的在玩笔仙。如果是真的,这种情况是不是只要把笔仙里面的鬼给送走了,就不会有什么事情了?”

就像此时我是那么的无助,如果张兰兰在,我又何须站在这手足无措。

这一看,才终于让我大大的舒了一口气。然后再也没有精神去伪装了,轻松的感觉让我已经顾不上那么多。

听完宫一谦跟张兰兰的解说,我拍了拍我胸口,真是命大啊,张兰兰他们这样都能将我给从死神手中给救了出来。要知道当时我也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如果张兰兰没有出现,我觉得我再撑个半个小时一个小时的,也就撑不下去了。那还不是被那厉鬼吃下去啊。

我笑着对宫一谦说:“哟。这个时候跟我开起玩笑来了,你的陆雅小未婚妻呢。”

丹凤又伸了手过去,正好戳到了那个男人张来的嘴巴里。男人毫不犹豫的就是一口咬下去,受痛的丹凤直直的将手指头反射性的伸了回来。

我一边看着张兰兰制药,一边在心里头纳闷着,如果说刚才那双眼睛是那个怪物的眼睛,那是不是说明那个怪物已经可以行动了。如果不是那个怪物的眼睛,那么难道此地还有别的妖怪吗。

吴先生指了指我们身后的货品:“喏,就是后面那些,全都是我抓来准备杀掉的鸟儿。它们都被我关在这里面。之前我夫人第一次被我发现夜里头颅不见的时候,我是很恐惧的。第二天我马上就请来了道士,他们告诉我,这是因为犯了禽劫。我需要活捉九十九只鸟类,然后一起炖汤给我夫人喝,才能就她。”

我仍然有很多的不解,于是接着问道:“你刚才在门口跟我们说的,你杀了的鸟儿又起死回生……这件事情是什么个情况?”

拿着书,我指了指外面。示意张兰兰跟我出去。

我与张兰兰对视了一下,我们知道,这个小女孩有问题,可是她似乎不是一般的鬼魂,因为她有实体,所以张兰兰跟大明也能够看得到她的存在。

刚才我们看着是一模一样的情景,在小女孩的带路之下,场景就发生了变化。已经出现了我们走进来时所经过的那条山路。

没错,这回我听得很真切,我已经确定不是我的臆想了,这种阴冷的声音就是刚才我听到的那个小孩子的声音。

我接了过来连忙喝了一大口,温热的水很快的缓解了我那呯呯呯直跳的心。

见到事情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我松了一口气。我要先回房间好好的休息休息,睡上一觉,有些什么事等我睡醒了再说。这一阵子我可别提有多累了,在别人家里根本就睡不好,特别还是知道了那两个房间原先就是两个鬼魂的房间。

想到宫弦,也是一阵子没有见到他了。自从上次他闷闷不乐的让我走以后,我就突然间从张兰兰那边知道了他利用我的事情。所以我也没有动用过戒指,更没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召唤他。宫弦更是没来找过我了。

看来她还没有发现刚刚是因为我手上的戒指起的作用,不过也还好,不知道有不知道的好处。未免打草惊蛇,非要逼得我动用戒指,那就是两败俱伤。

这时我的心是那么的绝望,已不是刚才的那种针扎的刺痛,而是整颗心都痛到无法呼吸。

说着我看见她明显的体力不支的模样,只好让她快去休息吧,有事明天再说。张兰兰点了点头,告诉我刚才为了留下影像让我看到陆雅的狼狈,她损耗了许多法力,确实是很累了。

“唉,钟名,你住在这里,该是最知道我的脾性,根本就是懒得管你们,任由你们胡作非为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你自问很了解我吗,我不怕你们为非作歹,却最是讨厌被人欺骗以及受人要挟。这一点你不会不知道。”

只听到小功续说道:“可是大明他又太热爱警察的失业了,不愿意放弃。为了帮助他克服这晕血症,又恰好大陈的家住在这么偏僻的地方。我们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来,也不会惊扰到邻居,于是我们就来了。”

大陈的话真是让我欲哭无泪,哭笑不得。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