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使悲凉也是情:第54章:

纵使悲凉也是情 作者: Save倾煊

“父亲,八皇子倒是没有太急促,但是英亲王府大公子似乎是发现了我们府内的不寻常,态度异常坚决。因自从他们进了府,只见到了我,没有见到您和娘亲以及弟弟。所以,若是再拖延下去,难保不搜查府邸。”崔意芝道。

燕岚的骑术自然是不错的,所以,一行人很快就离开了英亲王府。

“藏锋宗师原来已经等了两日了,这么说,我从京城出来,宗师便知道我必然经过这里了。”谢芳华看着他,似乎也被他周身的气息感染,泛起丝丝冷意,脸有些白。

谢芳华在门内不吭声。

谢芳华摇摇头,“不是怀疑,在天机阁里,我除了信任言宸外,其次就是轻歌了。而言宸除了与我亲近外,也就是轻歌了,而当初天机阁的人员和卷宗底细,除了言宸的和轻歌的我没看,其余人的都看过了。那时候,我觉得言宸的没必要看,我与言宸,是互利合作,他不愿意待在无名山,我助他出无名山,他下山后,助我建立天机阁的势力支撑谢氏,后来多年下来,默契相知,倒不在乎那些情义之外的事情了。而当初,轻歌是要求我不能看他卷宗,说,我若是信任他,他就留在天机阁,说我若是不信任他,他就离开天机阁。”

卢雪莹伸手打他,躲避他的吻,“如今是白天,这些人还等着我安置呢”

卢雪莹和依梦的娇软是不同的,依梦如水做的一般,飘飘渺渺,秦浩在床笫之欢上对依梦是揉虐着她想将她身体的水分蒸干。而卢雪莹因为会些拳脚功夫,骑马射箭,比寻常不练武的闺阁小姐身体柔韧,秦浩对她极其新鲜满意。

他对她的方法和对依梦的方法天壤之别。一个是花样暴虐,一个是极尽温柔。可是结果却是如出一辙。同样让她们死去活来,又活来死去。

左相夫人便拉着卢雪莹去了内室说话。

“你是初为人妇,受不住也是正常,想当年,我也有好些日子不适应你爹。等日子稍微长些,就好了。爷们年轻时,都是血气方刚的。大公子又身强体壮,习文习武。你先忍耐些日子,尽量适应他。若是时间长了,他真如对那个依梦一般对你,娘就告诉你爹。”左相夫人劝道。

谢芳华手一顿,不解地看着皇帝。

忠勇侯看了谢芳华一眼,谢芳华垂着头,看不见神色,他“哎”了一声,缓缓落座,应承道,“今日是年节的日子,若不是皇上您早先下旨,老臣是不会把这个丫头弄进宫来惹皇上烦心的。”

谢墨含点点头。

“就在九年前,我爷爷寿辰的时候,燕小侯爷和人打了一架,被打得见了血,爷爷寿辰见血,实属不吉利,这种事情,自然不能宣扬,我正巧碰到,帮助他包扎了伤口,隐瞒了下来,不想从此以后我就得了怪病,这不是应了血光之灾吗?”谢芳华声音不高不低解释。

真的死了?

谢芳华抿了抿唇,道,“刚刚,他的心头血都通过这玉指环度给了我。紫云道长所说的启动这两枚玉指环,折损心头血,却折损的不是我的,而是他的。我大约是因为本身流有魅族血脉的关心,所以,心头血骤然被玉指环吸走流失后,凝聚了他的心头血,却又折回了我体内,将我所受的魅术创伤竟然养全了,而他却心血濒临枯竭,若不是我发现后,及时强行制止,他就没命了,因为强行终止,才进入了短暂闭息。我们必须半个时辰之内出去,我必须给他立即渡回去。”

言轻面色昏暗,“与虎谋皮吗?”他摇摇头,“与其和四皇子合作,我却宁愿相信谢芳华不会讲咱们如何。”

谢芳华笑了笑,翻身上马。

言轻看了一眼,忽然笑了,“天下相像的人多了去了,四皇子拿着这幅画便能将我当做北齐皇子,也未免太可笑了。我只是个秦楼楚馆的怜人而已。”

“我和玉灼在这里等着。”谢芳华沉声说,“总不能不理会孙太医的死就去西山军营,既然被我们碰到,脱不了干系。”

孙卓一噎,“这么大雨的天,只有你在这里,我祖父为何……”

“我如何相信你?毕竟只有你们在这里,四下没有别人。”孙卓又道。

“我已经传信,着人查了。”侍画低声说。

秦铮端着药碗放到口边,然后又嫌恶地扭过头,身子有些僵硬。他似乎想将药碗扔了,但看到谢芳华看他笑话的神色,又憋了一口气,猛地将药碗端起,倒入嘴里。

“你在想什么?”秦铮忽然凑近她,盯着她的眼睛道。

门打开,秦浩进了屋。

刘侧妃从左相府待秦浩的态度来看,让她心里总算安慰些,问道,“那卢雪莹呢?”

“哦?”燕亭来了兴趣,扫见小厨房冒着烟,有隐隐菜香传出,立即转道走去。

林七后退一步,想着只要小王妃高兴,做了就做了吧大不了再出去买。

谢芳华看向英亲王妃。

&nbs

哪怕因此暴露了自己!不过反正秦钰已经知道她的底细了,再多一个秦倾或者再多几个人,也没什么关系。

“嗯,咬到了!”秦倾声音有些低。

秦铮瞅了他一眼,不理会她没好气,慢悠悠地道,“白莲草是不是被你拿回来了?都给我!”

飞雁看了秦倾一眼,一个是八皇子,一个是英亲王府的二公子,据他所知,秦倾虽然和秦铮没有和亲哥哥秦钰亲近,关系倒也不差。今日不太明白,秦铮为何如此冷血地对秦倾。不过他也不需要明白,现在只求赶紧赶回杀手门救那一门的人。

“秦倾,既然是江湖纷争,我看算了。江湖上的纷争,向来是打打杀杀,朝廷概来不管。我们今日玩耍的高兴。理会这些做什么么!”程铭拍拍秦铮的肩膀,“放他们走吧!”

二人刚走出背街一角,便迎面碰到了程铭、宋方、秦倾等五人。

大长公主点头,“是啊,我昨日睡得沉,也没听到什么声音。”

那人上前几步,看清了腰牌,连忙见礼,“原来真的是英亲王府的小王妃,小王妃恕罪,小的有眼不识泰山……”

...谢芳华回到落梅居,秦铮和听言已经出府了。

秦钰恼怒,“朕看你们的脑袋在脖子上面挂着太舒服了是不是?”

“不必找她了。”秦钰挥手,“就找李沐清和郑孝扬,无论他们在做什么,让他们立即进宫来见我。”

“他为

小童将准备好的千金送去给酒肆主人。酒肆主人今日一顿饭便赚了千金,大约高兴,免费送了一坛酒给小童。

谢云澜背着她走到西跨院门口,西跨院门口有两名小厮,他看了二人一眼,淡淡吩咐道,“这是芳华小姐,今日之后,住在这里。她一旦有什么吩咐,你们都要满足她。不准怠慢。”

春花、秋月顿时警惕起来,点点头。

谢芳华感觉床榻被褥十分干松,且味道好闻,像是崭新换的,她闭上了眼睛。

“公子呢?”赵柯问。

秦钰看着他,“你是告诉我,送来后,荥阳郑氏你就不管了”

秦铮也饿了,止住话。

“以前谁理会荥阳郑氏了别说郑孝扬了。”秦铮道。

立即有府中的侍卫从暗处现身。

侍卫们也吓了一跳,齐齐地摇摇头。

英亲王妃知道谢芳华既然将药方给侍墨,她自然是她信任的人,便也就没说什么。

谢芳华了无困意,坐在窗前,想着事情,直到深夜,雨彻底的停了,侍画前来催促她太晚了休息,她才回了床上睡下。

南秦京城三百年来,在不叨扰百姓的情况下,京中第一次大清洗和大整顿。

谢芳华恼怒,“秦钰,你是南秦的皇帝,是千万百姓的九五之尊。你怎么能只盯着我”

一对人马很快就来到了城门。

6。日,京门风月手游开启不删档~秦铮拉着谢芳华出了言宸所在的院落后,嘴角一直高高起翘着。

金燕又看了片刻,忽然眼睛一亮,伸手指着远处的一支朱钗道,“那个我觉得漂亮,芳华妹妹,你看呢?”

谢芳华已经注意到那支朱钗了,玉质剔透,水汪汪的,如清澈的碧湖,透得能一眼看见底。样式到不是多新颖,就是当下寻常簪钗的式样,但是钗头镶嵌了两朵玉兰,玉兰栩栩如生,甚是致鲜活。整个簪子放在一众金闪闪明晃晃繁琐多样的簪环中不是太出彩,但是散发着清丽无华的熏光。

谢芳华没有看中的,便作罢。

“你对铮表哥也好得可以。”金燕悄声对谢芳华耳语,想起她对秦钰多好,可是秦钰却是不冷不热地对她,一时有些郁郁,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真是应了这句话。

    谢芳华已经来到了那处暗门的门口,似乎鼓起勇气一般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猛地打开了暗室的门。走了进去。

    “公子!这可不是小事儿啊!要知道,您若是废了一身功力,丢失了谢氏米粮继承人的身份是小,可是您的性命怕是也会失去啊!”赵柯见他一口拒绝,顿时急起来。

    谢芳华还没再反驳,此时风梨已经二人拿了一只空碗来到。春花顿时上前一步,夺过空碗,用手指甲划破了手臂,鲜血滴在了碗里。

    她正探究间,赵柯已经来到谢云澜面前,捏着他的下巴给他往嘴里灌血。

    “公子,属下迫于无奈,您不能出事儿啊!”赵柯端着碗的手颤抖。

秦铮忽然甩了手,踱步进了屋。

“听音!”外面传来翠荷的声音。

“侍画查了。”谢芳华将明夫人传来的消息与英亲王妃说了一遍。

谢芳华点了点头。

心爱的女儿被人打成了这个样子,要知道女子容貌最是可贵,被打成了这个样子,任哪个做母亲的也不能无动于衷。

“就是不能了”李如碧追着问。

英亲王妃点了点头。

有人应声,飞奔而去了。

英亲王妃沉默了一下,便简略地将事情经过说了。

秦钰又怒道,“若是如此,我坐这个皇帝何其窝囊!”

先给忠勇侯府许以门楣高位荣耀,然后让她根本就不能拒绝进宫待嫁。

“也对”言宸忽然笑了,“进宫就进宫吧没有万全之策下,只能进宫,以不变应万变。我也随你进宫。”

李沐清、谢墨含进来,齐齐对英亲王妃等人见礼。

可见,皇上对吕奕和崔意芝身上是下了一记重注。

林七点点头,瞧了谢芳华一眼,见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他继续道,“谢氏族长早朝后递了宫牌,求面见皇上。”

如今置身其外,冷眼旁观地看着南秦京城这一团热闹,热闹下的错综关系竟然如细密的天罗地网。网住了整个谢氏。使得谢氏除了同族便再无可依傍的了。可这同族却不是一根拧死的绳子,反而是分成了多股。且有的绳子已经从根部腐烂,吃里扒外。那么,内外夹攻。谢氏消亡成了必然。

秦铮眸光跳跃了两下,忽然伸手盖住她的脸,遮住了她的眼眸,嗓音低哑问,“还难受吗?”

秦铮有些郁郁,“好,那就睡吧。”

“你刚刚……”秦铮担忧地看着她,试探地问,“疼?”

帷幔落下,帐内只剩下她一人,谢芳华松了一口气,又忽然觉得有些怅然若失,拥着被子看他简单披上衣服,走到门口,对外面喊了一声,“来人。”

将木桶放下后,几个粗使婆子利落地出去了,春兰却没立即离开,而是来到床前,站在帷幔前,对立面的谢芳华轻声道,“小王妃可是醒了?”

“不必了,兰姨你出去吧”秦铮转回身道。

秦铮走出了屏风后。

二人被他视线一看,顿时恍然,连忙改口,“是小王妃的衣服……”

秦铮脚步顿住,看着她明媚的脸,似乎早先他所见的模糊和素淡都是一场幻觉,他抿了抿唇,看着她问,“怎么跑来了这里坐着?”

谢芳华笑了笑,“应该是为了忠勇侯府之事。”

谢芳华无语地看着他,“几乎没有。”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