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安娜娱乐电话

卖包子的包子-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15696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63章:车殆马烦

崔二老爷点点头,“是两位老者。一个老丈,一个老婆婆。像是一对老夫妻。老丈进了暗室,救我儿子,老婆婆在外面守着不让任何人进入书房,也不准我出书房一步。在他们救治我儿子期间,任何人都不见。否则就不救了。”

“虽然雨下得大,但是也不耽误心情。”谢芳华忽然撤回袖剑,“不过谈事情的确是要讲究心情,崔二公子既然没有心情,就算了。”话落,她挑开帘幕,就要跳下车厢。

“没有也不准再哭了。”秦铮伸手给她试眼泪,“你再哭下去,该把院墙哭塌了。”

几人听罢,无奈地叹息,武功剑术一道,贵在悟性,她们没有那个天赋。不过今天看二人过招,真是觉得酣畅淋漓,受益匪浅。

燕亭扭过头,继续看着站在窗前给仙客来浇水的谢芳华唏嘘一声,“果然是人靠衣装,佛靠金装,啧啧,变了一个人一般。”

几人惊醒,几乎同一时间收回视线,互相尴尬地看了一眼,对秦铮露出歉意的笑。

秦铮冷哼一声,面色是自己所有物被侵犯了的那种不快表情。

听言躲在门口看着他家公子的表情,想着若今日来的人不是与公子交好的几位同窗,他的剑怕是早就挥过去了。听音在公子心中的地位他这些日子早看清了,接受了,更习惯了。

“我们想着数日没出城游玩了,今日休息一日,难得天气晴好,才过来邀你一起。”李清沐坐下身,对秦铮和气地笑道。

“对,对,我们是来邀你一起出去玩。”程铭、宋方连连点头。

秦铮看了三人一眼,点点头,算是领了情,对依然看着谢芳华的谢墨含道,“往日出去游玩,子归兄都是不参与的,今日难道有兴致了?”

“可惜了这座桥到底是哪个贼人,竟然敢如此胡作非为要知道这古桥一毁,等于堤坝都毁了,如今已经到了春日,不准。毕竟是有杀手门的前车之鉴。”

谢芳华沉下脸,“他是冲着我来的,知道我想哥哥了,偏偏不让他回来。可恶”

谢墨含心里紧了紧,看向声音来源的方向。

“本来皇上要派老奴去谢氏米粮瞧瞧,既然如今芳华小姐进宫了,老奴就先带芳华小姐去见皇上,稍后再出宫去谢氏米粮。”吴权道。

“能reads;。”秦铮点头。

“你对她哪里来的相信?”云水气恼质疑,“你忘了我们死的那些人了?”

谢云澜住了口,不再继续说了。

谢芳华不说话,低头沉思。

孙太医是我祖父,你闪开。”孙卓挥手打开玉灼。

谢芳华眯了眯眼睛,“查了那名女子是何人了吗?”

“祖父除了给宫里看诊,寻常贵裔府邸谁家有事儿,只要求到祖父,他都会去。没得罪什么人。”赵卓愤恨地道,“不知为何今日竟然出了这样的事儿。”

小厨房静了下来,再无人说话,外面的风吹得更烈了。

秦铮这个人,他不但毛病多!还偶尔抽疯,依她看,他才是失心疯偶尔发作!

刘侧妃本来无心睡眠,侍候她的婢女陪着她说话,如今听闻秦浩回来了,而且来了她这里,立即吩咐,“快请大公子进来!”

“当然会记住!我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数过?”燕亭扬了扬眉,走近秦铮,跃跃欲试地道,“来,让我烧两把!我也学学!将来娶了媳妇儿,我也要她下厨,我给她烧火。”

“不用你送就疾步路,娘又没老。”英亲王妃笑着道,“没想到她过门这么快就怀上了,你好好调理身子,我也想抱孙子。”

谢芳华来到床前,看了一眼秦倾,从怀中拿出一颗药丸,放到他嘴边,“吃下。”

灯火明亮下,那两只大毒蝎子有巴掌大小,头部紫红,显然身有剧毒。且,这样的毒蝎子,是被人养着的无疑。

秦铮此时也早就惊醒,皱眉睁开眼睛,也看到了两只大毒蝎子,他脸一沉,“这可真是连一块清静的地方都没有

谢芳华摇摇头,对他摆摆手,“不用!”

谢芳华自然明白秦铮是故意这般对待秦倾,也好解除程铭对他身份猜疑的疑惑。如今这样一来,将自己归结为江湖人,程铭自然也就打消疑虑了。

谢芳华点头。

“据说,在一个时辰前,丽云庵发生了山体滑坡,因为丽云庵坐落半山腰,整个丽云庵都被埋在了泥土下。”侍画道。

大长公主想了想,后怕地说,“我们幸好早一步下了山,这若是我们也在山顶上?会有什么后果你们两个可想过?都先坐下。”

“应是懂琴律的人才会喜欢清平调。”李琴笑道,“我幼年学琴,起初也不喜欢清平调,但随着年岁增长,琴艺到了一定程度,再不提高的时候,看透了世间很多东西,便喜欢这平平无意的清平调了。”

半个时辰后,楚画恋恋不舍地离开了落梅居。

小泉子额头冒汗,这两位大人,当真知道小王妃怀孕的事儿,连皇上也敢瞒,好自为之吧!

郑孝扬无奈,“一起去就一起去,反正我有未来的岳母和未婚妻罩着,大不了,搬救兵。”

她的身体那么差,怎么能受得住有孕?想必十分的辛苦,这漫漫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她能挺得过来吗?

玉灼对李沐清车前赶车的随从招了招手,当先赶着车出了城,李沐清的马车随后跟上。

秦铮点点头,往里面走。

李沐清笑着还礼。

秦钰抿唇,“夜里,我并没有听到任何动静。”

永康侯脸色也不好看,可以说是青白,“我因为担心府中的夫人,

众人听罢欷歔。

“这些案子,你确定都交给我破?”秦铮又挑眉。

“我的人送他回去。”秦铮看着秦钰,“敢不敢?”

二人上了马车,谢芳华照样挽着谢云澜的胳膊,这回她好像是累了,困倦泱泱地不说话。

谢云澜伸手拿了车上一床薄被盖在她身上,对她道,“你若是累了,就小睡片刻吧!到了地方我喊你。”

马车上静静,不多时,谢芳华便传出均匀的呼吸声。

明夫人一怔,骇然道,“芳华,这可是我们谢氏暗探所有的暗综,承上启下,几百年呢,你如今都烧毁,那以后再想查,可怎么办”

两个时辰后,谢芳华看完了最后一卷暗宗,对谢伊道,“你记下了几分”

秦钰放下笔,顿时笑了,“你的女人给我牵红线,谢氏六房的二小姐说喜欢我,闹得天下皆知。难道不允许我要点儿赔偿”

右相来到近前,纳闷地看着秦铮和谢芳华,“小王爷、小王妃,这么晚了,有何贵干”

“您将兰姨叫进来。”谢芳华道,“再吩咐个您信得过的人,守着门。”

英亲王妃没说话。

英亲王妃看向门口,只见翠荷七孔流血,已经死在了门外,她面色一沉,“什么人干的。”

英亲王妃将人扫了一圈,怒道,“刚刚都谁在外面,可看到翠荷是怎么死的”

英亲王府高门大院,仆从众多,足足点了一炷香的时间,喜顺从将名册点完,交还给英亲王妃,“回王妃,人都在,除了已经死了的翠荷,以及跟随王爷和大公子的随从外,都到齐了。”

谢芳华转回头,看着秦钰道,“我要出京一趟。”

“王妃知道了会很担心,还是不必了。”谢芳华想了想道。

二人一起向忠勇侯府走去。

金燕也察觉了秦铮竟然对她笑了,态度转变得如此明显,让她暗暗心惊了一下。

掌柜的笑呵呵地将东西包好,将账单子递给秦铮。

    谢芳华手猛地一僵,立即瑟缩地后退了一步,眼眶更是红了地慌乱无措地看着他。

    “我不会有事儿!你出去等着我,我一会儿就好。”谢云澜哑着嗓子道。

    她正探究间,赵柯已经来到谢云澜面前,捏着他的下巴给他往嘴里灌血。

    

听言脸顿时一苦,“这一坛千金呢,您一直留着的,我还是放回酒窖去吧!”

秦钰乘坐玉辇打头,众人上马的上马,上车的上车,前往右相府。

金燕看了她娘一眼,小声说,“娘,您不会不知道吧当初给我选亲时,没有调查荥阳郑氏都有什么人”

李如碧道,“爹,我不诊治了,就这样吧。反而对于我来说,容貌好坏,也没什么用处。”

“动手吧。”李沐清对谢芳华说,“需要什么,我给你打下手。”

小泉子立即上前,扶起右相夫人,“夫人快起来吧,您别着急,别说皇上不会眼看着不管,荥阳郑氏是礼教严苛的世家大族,族法都能大于礼法,自然会给右相府一个交代的。”

英亲王妃摇头。

小泉子点点头,“半个时辰前,金燕郡主便去了。”

“进来!”秦钰低沉的声音从里面传出。

金燕看着他,坚决地道,“我心意已决,你知道的,只要我愿意,我娘一定会玉成此事。哪怕你反对,你若是不拿出真凭实据和确凿的理由,若是不将真相告诉我娘,我娘也不会凭信,而是会随我心愿。而荥阳郑氏的阴暗之事,决计不能泄露出去。权衡利弊,你没得选择。”话落,她挺直脊背,转身走了出去。

玉案瞬间被砸碎了一角。

没过多久,谢墨含和秦钰一起进了忠勇侯府,来了荣福堂。

“别到时候还要劳烦太医!”右相夫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不便过于训斥儿子,嗔了一句便放过了他。

林七点点头,瞧了谢芳华一眼,见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他继续道,“谢氏族长早朝后递了宫牌,求面见皇上。”

“然后他回府了?”秦铮问。

李沐清微笑,“秦铮兄,又见面了。”

“这死孩子!”英亲王妃笑骂了一句。

刚出了屏风,便被秦铮一把拽住,拉着她往炕上走去。

“可是要吃饭了呢!”英亲王妃向里屋看了一眼,见林七、听言、侍画、侍墨齐齐端了晚膳走了进来,一阵香味,她对身后的翠荷吩咐,“你进去喊他们,再累也要用过晚膳再睡。就算那臭小子不吃,也要华丫头出来吃,她身子骨弱,可不能饿着,务必喊起来。”

他选完后,看到一摞衣服地下的肚兜亵衣,眸光暗了暗,选了一套,然后一起拿着谢芳华的衣服进了屏风后,将之搭在了她木桶旁的衣架上,“你穿这件。”

“你会吗?”谢芳华看着他。

秦铮低头亲她,“你说你前世血尽而亡,可见没我,若是我在,怎么能让你那般境地?”

谢芳华揉揉眉心,“从京城到临安八百里也不是太远,给言宸传的信应该今日夜间就能到吧?言宸回信的话,要明日夜间或者后日早上差不多能到。那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