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安娜娱乐电话

卖包子的包子-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15696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41章:稚齿婑媠

他可没有忘,以封大人为首的文官,是如何支持秦寂言,又如何给他没脸的。

“将军,冷静。”军师大人用未受伤的胳膊,死死拽住凤于谦,心里暗骂:不是说好演戏的吗?这么较真干吗,手都疼了。

“强词夺理。”秦寂言没有回答景炎的话,而是静静地坐在那里,景炎也没有开口,塔顶只有风吹衣袍的声响。

“娘,我这就去。”

他们的命是小唐哥救的,现在小唐哥有危险,他们不能坐视不管。

“上呀!”承欢一声令下,小伙伴们立刻响应号召,一行人完全不要命,发疯似的往前跑,言倾叫苦不迭,可这个时候他除了跟上去什么也不能做。

至于培养忠心蛊的方法?

“我回来的第二天。”也就是流言传出来的前两天。

不管是不是顾千梦,她都要来看一看。

老皇帝下旨训斥了顾老夫人,同时撤消她超品夫人的诰命,以后无诏不得进宫。

父子二人相处温馨,在龙宝面前秦寂言不再是那个高高在上、冷酷无情的帝王,他只是一个普通的父亲,会对孩子笑,会宠着孩子。

“你告诉我这些,我更不可能帮你。”虽然近四年不曾接触外面的世界,可顾千城知道景炎没有骗她,也没有必要骗她。

“这是我和秦寂言的事,与你无关。”顾千城冷着一张脸,看景炎的眼神满是厌恶与排斥。

“行了,行了,姐姐妹妹什么的都可以,你姐姐没事吧?”年长的一个,担心地看着顾承欢。

一次不忠,百次不容,像季家这种唯利试图,利益至上的家族,今天可以为了利益出卖大秦,明天为了求生,又可以向大秦出卖他的盟友。这样的家族,就是给他再多好处,有再多的利用价值,他也不会留。

她和五皇子会摔在一起,要说幕后没有人出手,顾千城是不相信的,不过……

而此时,倪月正在莫老大的府上,等长生门的救援过来,至于逃跑?

秦寂言要死在北齐人手里,大秦皇帝绝不会善罢甘休,到时候无论是谁做的,他这个北齐皇帝都要出来承担后果。

显然,乌于稚在边境的力量很大,甚至可以随意调动边境的士兵。

这年头谁也不是笨蛋,不用查也知道,秦王最频频受到暗杀,必然是与北齐有关。秦王此刻毫无顾忌,当着他们北齐人的面,说出自己的计划,秦王真得会按计划行事吗?

“封首辅,我那侄孙是林家人,虽说平时与我夫人亲近了一些,可我们与他没有往来说呀,他上面说的全是假的……”

顾千城此时已痛得全身痉挛,自我催眠的暗示早就失去了作用,她现在恨不得痛晕过去,可是……

当务之急是救人!

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也想要他的命,这些土匪的胆子还真是肥了,当初平西郡王带兵剿匪还剿的不够狠,居然没有让这些人学乖。

反倒是秦寂言,一点也不在乎入口的茶水有多难喝,慢悠悠的品着,喝完一杯茶才不疾不徐的道:“对我来说不算是大事,皇上的荣宠并不能代表全部。赵王和周王失了帝心,可他们依旧是手握重权的亲王,就连皇上轻易也动不得他们。”

“有你这句话,我便没有后顾之忧。”秦寂言语气轻柔,可目光坚定,“千城,……”正想再说什么,可马车却猛地往前一栽,嘎吱一声了停下来。

六扇门这些人不比户部那几个官员。六扇门的人是他的嫡系,他养出这批人也不容易,他轻易不想牺牲。

顾千城见状,忙道:“太上皇,请允许民女将封老扶起来。”作皇帝做到太上皇这个地步,也确实是蛮悲剧的,秦寂言太狠了。

神女塔下那十几俱女尸还要查,而有顾千城的画像,六扇门的人很快就核对了死者的身份,交将一应证据交给京都府伊,让他尽快审理此案。

秦寂言不由得轻笑一声,“你是在等你的亲弟弟救你?你觉得他会来吗?没有你,他就是荣王叔唯一的儿子,可以顺利接收荣王叔留下来的人脉和势力。有这些人脉和势力,就算不能争一争皇位,占个山头也能称王称霸。”

“嘭,嘭……”一下又一下,很快鲜血就从跛脚男人头上流出,“啊……放,放开。杀,杀了你,杀你……”

“怎么了?”老管家看到子车的身影,脸色大变,快步走到子车面前。

可是……

顾千城虚挥了一下手中的刀,后退一步,在对方反应过来前,一脸欢喜的大喊:“祖父,你终于来了!”

千万,千万不要有事,不然她不会原谅自己。

“啊……”顾千城悲痛得大叫一句,心里又恨又悔。

“这是驯马?秦王殿下,这姑娘到底是谁,这么神的人你在哪认识的?”焦向笛双眼放光,恨不得现在扑上前,问一问顾千城,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不过二两银子,没有必要骗你,把马身上的绳子解开就行了。”顾千城说得财大气粗,可天知道,这二两银子是她全部家当,至于木盒里的金叶子?

估计是这两年,北齐全权掌控在手中,使得这个女人自信心膨胀,以至于忘了自己有几斤几两重了。

他真得没有想到,顾千城居然遇到这么多危险……

“殿下,不是我不给你消息好不好?我根本就没有办法传消息出去。”顾千城默默地挣开,后退两步,与秦寂言保持安全的距离。

“理解你什么处境?”秦寂言脸上带着坏笑,上前一步,逼近顾千城。

“我……也想你。”顾千城鼻子一酸,抬手挤开秦寂言的脑袋,双手挂在他脖子上,然后凑上去……

“朕……很欣赏你!”秦寂言没有正面加复她,但这句话就已表明他此时的心情。

在锦衣卫的帮助下,没有人知道顾千城的嫁妆在秦寂言手里,锦衣卫首领此时说这话,并没有什么奇怪的。

“为了那个不把你当女儿的父亲,你不声不响的丢下我,你还说你没错吗?”秦寂言越想越生气,而最生气的还不是这个,而是,“发生这么大的事,你第一时间不是派人进宫告诉我,而是去找六扇门,你说你到底是怎么想的?”顾千城有没有把他,当成她的男人,她的依靠?

“好嘛,好嘛,我知道错了。下次不管遇到什么事,我一定第一时间找你。”前一秒还信誓旦旦的说要秦寂言好看的顾千城,见秦寂言真的生气,立刻服软了。

圣后不知秦寂言还有什么底牌,也不知秦寂言还有什么后手。圣后早就过了初生牛犊不畏虎的年纪,对秦寂言一无所知,心底难免会担忧,而一担忧就不免束手束脚。

秦寂言没有亲自接,他身后的侍卫上前接过,打开查看,“圣上,是活火山的地图。”

底牌?

顾夫人截了顾千城的信,自作主张想要给顾千城难堪,不仅没有派人去接顾千城,还把门房的人调走了,不给顾千城开门。

暗卫满意的点头,发了一个信号,便带人上山。而在山上守着的暗卫,立刻出手将沿途放哨的人解决了。

“老大说得对,孩子们要紧,老三、老四赶紧的……”

算了,左右只是一个小玩具,又不是好吃的。

顾千城前脚出来,向导后脚就悄悄地走进大殿,顾千城在寺庙外绕了一圈,再次折回寺庙。

秦殿下,真有能把死人气活!

“小人确实是善意,小人奉我家公子之命保护殿下,只是殿下武功高强,小人无用武之力。”来人说这话时,声音隐隐有几分无力。

和顾千城说承欢的事,想必她不会觉得为难。

明日攻城,今晚必要做部署,秦王与众副将对兵力安排做了一些调整,直至半夜才结束。

“他们这个年纪的孩子,已经很不错了。”至少她十五六岁时,没有这样的心机,也没有这样的本事。

老太爷说得没有错,言家确实是一个不错的选择。错过言家了,她恐怕遇不到更好的人家,可是……

顾承意的动作虽然快,可千城要躲还是能躲开,不过千城并没有躲,而是张开双臂准备接住顾承意。

顾千城之前下落不明,顾承意担心的不行,恨不得自己能出去寻顾千城。后来收到顾千城安好的消息,可没有亲眼看到,就无法放下心来。

大秦朝廷有近百万大军,他还没有天真到,认为靠这十五万驻军,就能占据江南这块富饶之地为王。

“北齐人勇猛擅战,名不虚传。”秦王殿下看罢,真心赞道。

要不是凤于谦机灵,直入腹地拿下乌于稚,战场上的情况还真不好说,毕竟单增也不是什么孬种。

顾千城点头吩咐:“幸得北齐人少。”要是北齐人和大秦兵马一样多,那绝对是个威胁。

“呵……”凤于谦好笑的看单增,就好像在看傻子一样,懒得搭理单增,凤于谦对呼延千霆道:“呼延将军,单将军估计累狠了,劳驾呼延将军给我们家王爷清条路出来。”

“殿下,是武毅带人跪在前方。”侍卫站在马车外说道。

这次被弹劾的官员中,只有一个户部官员是因为自己与地方官员同流合污,贪污了河道银子,被御史弹劾了。

大家在京城为官,彼此抬头不见低头见,有些事不说可并不表示旁人半点不知。皇上要对付他们,他们就不客气的把皇上的人拉下水。

有这些把柄在手,秦寂言不认为他的大臣们,还敢跟他对着干!

顾千城走到顾夫人身边,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前,上前在她耳边压低声音道:“母亲,不管官司打下来会如何,你的名声、顾家的名声肯定是臭了,到时候千雪妹妹在赵王府,还有好日子过吗?到时候还会有好先生,收承志弟弟吗?”

孙妈妈还没听完,就哭得一脸是泪,比顾千城还要伤心:“小姐,你受委屈了,老爷和夫人简直就不是人,他们怎么能,怎么能这样对你,你可是老爷的亲生女儿呀,是顾国公府名正言顺的嫡长女呀。”

在场的人除了程将军,都是知情知趣的人,见秦寂言不想多说,他们自然也不会再问,至于程将军,他倒是想问,可他不知要问什么呀。

“你这孩子,真是倔强,老头子拿你没有办法。”这样都说服不了,封老爷子表很挫败,可同时亦欣赏顾千城的坚定。

京城的百姓平日见多了,看到朝中大臣出现在城门口,第一反应就是有大人物要来。

“她们是很惨,她们的处境也值得同情。但曾经有人告诉过我,处境凄惨的人并不表示他心地善良。像她们这种长期处在痛苦折磨中,失去活下来希望的人,内心早已扭曲,比起获救,她们……也许更乐意牺牲我,以换取她们短暂的解脱。或者看到像我这样的傻瓜,为救她们落得和她们一样凄惨的处境,甚至比她们更惨。”长期受压迫、受虐待的人,心里或多或少会产生反社会,反人类的心情,这些女人……在顾千城看来就是如此,因为她们早已失去对生命的渴望,对美好人生的向往。

坛子里的人拼命的挣扎,身上的树叶和花朵不断的颤抖,看向顾千城的眼神全是恨意……“我不是真得要谢你!”君亦安就没有见过这么厚脸皮的人。

君亦安可以肯定,只要银子送到老皇帝手里,她再求一求唐万斤就会没事了。

赵王现在正忙着,从庶子中挑一个合适人选做继承人培养,实在不行他还能学老皇帝,从孙子里挑。左右他们老秦家的男人命都长,只要不死于意外,活到六十七也不是难事。

在不知情的人眼中,秦寂言这个时候回京,十有八九就是为了继位,连赵王这个乱臣贼子,都不希望秦寂言顺利回京登基,在京中的周王就更不乐意了。

因赵王残暴,有不少读书人大骂赵王,惹得赵王杀了不少人,而富商中给银子稍慢的,或者不肯助纣为虐的,都被赵王宰了。

短短半个月,整座城都被赵王弄得乌烟瘴气,秦殿下要恢复这座城的元气,没有个三五天肯定不行。

秦殿下自认不是小气的人,所以……

虽说秦寂言可怜了一点,可却因此收获了老皇帝的愧疚,要不然凭他一个小屁孩,就是本事再大,也不可能活下来。

“简直是玩笑。”

顾千城起身欲走,顾承欢飞快地攥住她的衣摆,“姐姐,不要去查。我说,我全说……”

顾承欢说得又快又急,好像在怕什么一样。

“说。”虽然听承欢说了,可顾千城知道承欢肯定隐瞒了一些。

承欢的仇,她会报!

子车的水性不差,可也仅仅是不差,并没有到非常好的地步。

要是顾千城和她肚子里的孩子有个三长两短,就是十个他也赔不起。

有秦寂言的命令,暗卫立刻拿出鱼网,将子车和老管家打捞起来。

“把你们老大叫出来。”秦寂言没有再出手,而是举剑往前走,而他往前一步,船上的打手就往后一步。

可是,秦寂言今天实在太反常了,反常到让顾千城想要不过问都不行。

“是,是,是,皇上最仁慈了。”顾千城笑着哄道,那语气和哄小孩差不多,秦寂言不高兴了,“你这女人,哄人也不认真一点,你把朕当傻子了吗?”

顾千城歪着头,一副懵懂的样子,那样子要说多可爱就有多爱。

老太爷年纪大了,没有想到这一层顾千城不怪,可是顾二爷和二夫人呢?

顾千城默默抱着龙宝坐在一旁,默默望天……

唐万斤气得不行,虎着一张脸坐在顾千城身边,拿起桌上的茶壶就往嘴里倒,顾千城看了一眼,抱着龙宝默默地起身、离开。

六扇门的人立刻着手来办,不过在处理这些琐事之前,他们要先把闲杂人等清走,为秦寂言开路,不准闲杂人等靠近……

密室里的干尸不能移动,秦寂言只能继续留人看守,并让人把仵作要用的工具准备好,方便顾千城两日后来检查这些干尸。

“发什么呆,走。”秦寂言一脸严肃,在封首辅跪下来前,一把拎起他的领子,不顾封首辅的意愿,直把把人带出鼠群,丢到鼠群外。

当然,前提是身为皇上的你,把控了朝政,掌握兵马大权。不会在你休息两三个月后回来,指不定就发现皇帝换人了。

顾贵妃又骂又砸,新仇旧恨加在一起,气得顾贵妃恨不得撕了顾千城,可偏偏她人在后宫,想要出手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我,我好像……流血了。”顾千城拽住老管家的衣摆,痛苦低喊。

“什么?流血了?”老管家一怔,忙回头,蹲在顾千城身边,“姑娘,我替你把把脉。”老管家略懂医术,不会医治,但最基本的切脉还是会。

“呼……成了!”成功打晕老管家的顾千城,狠狠地吐了口气,靠在扶手上,狂喘气。

攒了好几个月,才攒到一小包袱,顾千城预计少点吃,可以吃七八天。至于七八天后,顾千城就不管了,她也管不了。

顾千城在林子里走了三天,不见有人追上来,高悬的心终于落下了。

同一时刻,日夜兼行的景炎,终于抵达了火活山。

小雪貂这一次似乎明白了秦寂言和顾千城的意思,噗通一声从顾千城怀里跳出来,迈着小爪子走到门前,像只小狗似的在门下面嗅了嗅,然后在正中央噗通、噗通的跳了起来。

“公子,危险。”暗部的人迟疑了一下,换来封似锦的呵斥,“你们只需要听令就好。”

“封大人,你去吧。我们相信你。”封似锦与封家,在普通百姓眼中那就是圣人、君子,是高不可攀的存在,封似锦说的话,他们半句也不会怀疑。

现在,封似锦出面,三两下就把场面控制下来,这对他们的计划十分不利。几个人相视一眼,便决定给混在百姓中的同伴发信号,让他们再几个炸药包。

顾千城也没不扭捏,大大方方的窝进秦寂言的怀里,头倚在秦寂言的胸膛,听到这话,抬头问道:“什么都可以吗?”

“朕知道。放心,朕不会怪你的。”秦寂言朝顾千城招了招手,一脸温柔的道:“过来,朕不会对你怎么样。”

不过,这事秦寂言没有告诉顾千城,不是隐瞒,而是不想顾千城担心。

和秦寂言、顾千城这样的人打交道,他能迂回吗?

“没有找到人,你们回来做什么?”没找到人还敢来打扰他的好事,简直是活腻了。

封大人一听,立刻说道:“圣上错过殿下了,不是殿下让老臣跪下的,是老臣自知有错,甘愿受罚。”

户部尚书真要尿在御书房,恐怕整个御书房的东西,皇上都不会再用了。

这一次是他有准备,提前派人盯紧了那几家粮商,知晓季诺的计划,才挽回了损失,可下次呢?

“罢了,此事你虽然做的不对,可能认清自己的错也是好的,朕就罚你禁闭半年,为荣王抄写经书,以慰他在天之灵。”

他们不闹,他们不吵,可他们受了委屈,却也要让人知道。他们用一种消极却又不会给自己带来的麻烦的方法,将自己的委屈说出来。

连他都说服不了,如何说服那些,听赵王等人命令,不断找秦寂言茬的官员?

顾千城一脸无奈,忍不住叮嘱了一句:“在人前,千万别乱来。”

秦寂言坐在她对面,轻轻点头:“我们的运气很好。”有时候秦寂言也想不明白,他皇爷爷到底在做什么,居然会同时压下封似锦与焦向笛两人,皇爷爷莫不是以为,这些臣子都没有私心吧?

事情不是这么办的。赵王和周王也不是一口气就吃成胖子,他们也是慢慢来的。科考一二甲加起来,也不过百余人,你一次安插五十人,你真当自己是皇帝吗?

顾二爷说着说着,便匍匐在顾老夫人脚下,苦苦哀求道:“母亲,儿子对您一向至孝,求求您救救儿子吧,儿子是被人骗了,儿子再也不敢了。”

顾二爷蔫蔫的坐在上,暗恨顾千城来得不是时候,可转念一想,顾二爷眼前一亮,像是看到新的希望一样,忙道:“母亲,千城回来了,就表示她知道自己错了。都是一家人,母亲你就别再和千城计较,大人大量原谅千城,让她回来吧。”

“唔……”剧烈的疼痛,令得顾千城脸色煞白,蜷缩了起来。

“娘娘醒来后告诉她,好好养着,三个月后连疤也看不到。”顾千城缝合好,特意和宫女说了一句。

可别吓到了皇上!

“你确定?”不仅仅是皇上,就是皇后几人也是一脸怀疑。

他离开的这段时间,应该是奸细最活跃的时候,平西郡王总能看出一二。

殿下都这么使唤他们了,还不满足吗?

噗……

不对,应该说他们要是在支灵川的事件上,表现得极好,殿下应该会轻罚,或者不罚吧?

顾千城知道言倾是不可多得的好男儿,可是……晚了。

承欢要去西北并不是什么难事,言倾是三品武将,他可以带一支人马过去,承欢可以作为言倾的嫡系去西北。

收到老太爷的警告,顾贵妃彻底歇菜了,再不敢使坏了,只催着五皇子好好表现,快点把户部钱庄建起来,到时候得了皇帝的欢心,他们母子二人才能不受掣肘。

知晓承欢要跟着言倾去西北,他们不是关心承欢此去有没有危险,而是关心承欢什么时候巴结上了言倾?怎么没有让言倾提携一下二老爷?他们能不能把千梦送给言倾城做妾,好巩固两家的关系,顺便给二老爷谋个差事。

顾千城听到二夫人的话,连理都不想理她,只问千梦:“你的意见呢?”

二夫人听到后,气得大骂千梦没用,“嫁入殷实人家有什么用,你看看千雪现在多好,赵王世子侧妃,又在正妃之前有了身孕,以后荣耀华富贵享用不尽,再看看你,什么出息。三姐妹当中,就属你最没有出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