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安娜娱乐电话

卖包子的包子-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15696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38章:白色骏马

那些身影,庞大无匹,每一尊都散着半步脱的气息,那是盘古与时间魔神足足九世的魔躯,此刻被引动归来。

茫茫的时间场合内,两尊庞大人影快的破开时间洪流,一路逆流而上,追溯那神秘莫测的时间源头。

无力感,前所未有的无力传来,林逸不敢相信,望着那位可怕的掌控者,竟然有三千个脑袋。

此刻的人族新生,秉承盘古血脉诞生,自然高贵而强大,这是天地中第一种族,没办法,谁让人族是林逸的族人?

“母后,希儿也可以帮你。”凤忆希失怕把自己给漏了,连连的说道。

“本王不喜欢yan舞。”只是似乎事不关已般的绝王却在此时突然开口了,他的眸子其实始终都没有瞧那女子一眼。

上官凌雨,倒是占了便宜了,因为,她的刺绣是不可能一下子绣完的,所以拿的是以前的完品。

“悔改,哼,我没错,我为什么要改,我就是要杀了她,杀了她。”上官凌雨的眸子转向夜无痕时,也是满满的仇恨,她的这一切可都是拜夜无痕所赐。

只是,这连上官傲天与上官云端求情都没用,又岂能是她说不要就不要的……

“好,好。”

一时间大家都忙不过来了。

“恩,不过,那也要谢谢蓝城的公主呀。”上官云端自然看到了她的神情间的变化,心中更多了几分好笑,然后一双眸子故意转向她,一语双关地说道。

只是,上官云端在接过那个宫女手中的茶时,双眸微微的扫过那个宫女的脸上时,眉头,突然微微的轻蹙了一下,眸子深处似乎快速的隐过了一丝冷意。

但是,现在,她偏偏已经爱上了这个男人。

众人听到上官云端的这番话,不但没有丝毫对上官云端的轻视,反而都对她多了几分敬佩。

“对,对,诗词方面的不能选。”其它的大臣也都纷纷的附和,他们都以为,以前的上官云端是痴傻的,都以为她没有看过什么书。

只是,他们都很怀疑王妃翻动的那么快,真的能够记住吗?

“皇上,绝王不是正在筹集银子吗?不知道进展的如何了?”丞相的眉头微微一蹙,略略思索了一下,再次沉声说道,说话间,一双眸子,转向了凤阑绝。

“还是本王去吧。”凤阑绝微微的呼了一口气,突然开口说道,他的心中担心着桐城的百姓,而上次的钦差到现在还没有一点的消息,他也的确不放心让其它的人去,若是再耽搁下去,桐城只怕就真的完了。

难道?她真的是南宫雪?真的是吗?

上官云端暗笑,便一直跟着那个叫大牛的年轻男子回了家,好在,大牛的家离南宫府并不远……

虽然此刻她的声音中仍就带着她那独有的轻柔,但是却已经完全没有了刚刚对凤忆希的那种亲热,声音中,似乎隐着几分冷意。

来到这儿后才现在,这个朝代虽然是历史上没有的,但是字方面倒是没有太多的不同,只不过,跟历史上的一些史书一样,都是繁体。

众人听了他的解释,总算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再想想,前面的几个数字,的确都是那么一种规律。

正望向凤阑绝那边的皇后听到那声惊呼,微愣了一下,下意识的转身望向夜如梦,一脸的担心,“梦儿,你怎么了?”

但是怎么可能呢,就算她不傻,就算她再聪明,那也是不可能的,更何况,她刚刚只有那么短的时间。上官傲天惊愕中,似乎带着几分迷离的伤悲,一双眸子也慢慢的变的恍惚,似乎在透过上官云端看着另一个人。

“你?这是哪儿来的丫头,竟然在这儿撒。”老夫的脸一阵红,一阵白,气的身子都微微的发着抖,刚想要发威。

而她的心中也暗暗有的些奇怪,按理说,她们并没有见过面,她为何一眼就认出,她是她的皇嫂呢?

秦思柔直直地望着她,片刻后才慢慢的开口道,“你还爱着他吗?我说的是四王爷。”

“有些事情,往往并非表面上看到的那样,我相信你,也不想看着你与四王爷就这么错过了,所以才会跟你说这些,我希望你能够明白。”秦思柔微微轻叹,“我要说的,已经说完了,剩下,就要你自己决定了。有些事,错过了,只怕会后悔一辈子。”

“要娶,你自己娶。”夜无痕这才慢慢的抬起眸子,扫过一脸浓妆的上官云端,然后转向皇上,一脸的嘲讽。

“那你可以让她留下了呀。”上官云端微微的白了他一眼,她早就看到叶寒喜欢秦思柔,既然喜欢,那就留下她,这么简单的问题,又必须这般的纠结吗?

这一点,这个男人不懂,或者,他永远都不会懂,这一刻,她突然不想再跟他解释了,只怕她越是解释,他越是以为她在故意的耍手段呢,遂冷声道,“对不起,我还有事,让王爷让开。”

夜无痕微微转眸,似笑非笑的望着她,看的上官云端心底有些发毛时,才缓声道,“本王看的到。”

“皇上,刚刚李贵妃不是说,先前她就曾留上官云端喝茶,按理说,当时上官云端就喝了那茶的,为何上官云端却没有中毒?”皇后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双眸微转,故意略带疑惑的望向皇上。

他们都已经安排人进了宫,暗中保护着上官云端,不过,也都只是吩咐上官云端有危险的时候才出现。

“皇上的事,本王没心思管,本王在意的,只有本王的女人的安危。本王说过,若是她伤到丝毫,本王。”凤阑绝此刻亦是一脸的冰冷,狠声威胁道,只是,话语却仍就带着几分担心,毕竟进宫没有看到她,心中仍就有些不放心。

“恩?”凤阑绝眉角微蹙,有着几分不解,按理说,她的娘亲留给她的东西不是应该直接的给她吗?怎么会?

“恩,本王也相信她。”夜无痕的唇角却是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低声说道。

秦思柔微惊,突然想起,在外人的眼中,她可是夜无痕的女人,必须要用这个身份来掩饰自己的真正的身份,遂沉声道,“不管你的事,你不是来看病的吗?干嘛那么多的费话。”

有些呆愣的望着她。

而与此同时,迎亲的队伍已经出了城。

“父皇,这事还是由你来审吧。”皇上微微的愣了一下,便将问题推回给了太上皇,他若来审,这其中只怕会露出破绽。

上官云端眉角微挑,果真如她所料,这二皇子果真够狡猾。

“吵。”上官云端被她拦住了去路,脸色微沉,眼帘微抬,冷冷的眸望向,“让开。”

“哼,上官云端你白日做梦呢,你就那丑样子,绝王看你一眼都会吐,怎么可能会选你,你还是不要出去丢人了。何况绝王早就表明,喜欢的人是我跟二姐。”上官凌霜却是一脸嘲讽的取笑着上官云端。

“什么呀,我一直都是那么喊的,怎么就成了她的专用了,那我以后怎么喊。”叶寒急急的抗议,他可是一直都是喊绝的,听凤阑绝那意思,他以后岂不是喊不成了。

所有的人都已经离开,房间里便只剩下凤阑绝与上官云端。

她现在应该庆幸的。

不等她开口,凤阑绝再次一脸霸道的说道,揽着她的手也微微的收紧了些许,似乎生怕,她会真的离开了。

而恰恰在此时,那些去搜查的侍卫都纷纷的转了回来,一一的禀报道,“皇上,没有发现任何人。”

特别是提起当年的事情时,更是恨的咬牙切齿。

而且,他有一点仍就不太明白,凤阑绝明明一直都十分的相信他,而且因为当年的事情,一直觉的愧疚他,凤阑绝怎么会突然的怀疑到他的身上。甚至突然来查他?

她这话,就跟刚刚凤阑锐所说的一样。

“哈哈哈。”玲妃却突然的大笑出声,那笑声中,有着几分疯狂,有着太多的恨意,却独独没有丝毫的悔意,片刻之后,笑声猛然的停住,再次狠声道,“本宫不需要你们动手。”

“我明白,我没有怪你的意思。”上官云端再次轻声说道,问出了当年娘亲的事情,但是还有一件事,要从这个男人的口中确认,那就是上官凌雨到底是不是他的女儿。

而此刻的她似乎忘记了自己身上的伤,似乎感觉不到痛了。

“你放心吧,她没事。”上官云端轻声说道,这么好的一个男人呀,为何偏偏爱上二夫人那样无情的女人呢。

二夫人彻底的惊滞,知道那个男人是真的出卖了她了,遂再次急急的说道,“不,不是的,老夫人,我不认识那个男人,一定是她们找了那个男人来诬陷我的,老夫人,你要相信我,你要为我做主。”

他万万没有想到,竟然中了那年轻人的计,原来,他先前是故意让他和玉儿掉以轻心,连他都失了防备,从而……

“呵。”凤阑绝再次轻笑,只是这次的笑意中明显的更多了几分冷意,“本王可是清楚的听到丞相让本王证明,好,本王就证明给丞相看,只是,这后果,希望丞相能够承受的了。”

凤阑绝带着上官云端回到了王府,王府内,仍就一片喜庆,客人已经全部离去,只有几人丫头,在等候着服侍主子。

“这是那天爹爹送给我的,我一直想着在这洞房之夜给你戴上,当时爹爹曾经说过,只有真心爱着你的人,才能够为你戴上这根链子,我想,这根链子应该能够足以表明我的真心。”他的眸子仍就直直的望着她,脸上的轻笑也慢慢的绽开,声音中,更多了几分幸福。

到了最后一张画像。

只是,现在想要暗示叶寒,也怕被人发现,所以,上官云端不敢轻举妄动。

当然,上官云端希望他是说给别人听的,要是连叶寒都检查不出来,这件事,就真的严重了。

叶寒平时虽然说话大大咧咧的,但是也不是那种不分场合的人,毕竟如今皇后还在场呢,他这话,似乎也太过了点,毕竟,他跟上官云端可没有任何的关系。

若是再这样下去,云儿身体怎么承受的了呀。

走在前面的夜无痕看到面前的情形,脸色也瞬间的阴沉,一双眸子,亦是微微的眯起,冷声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在现代时,父母很早就去世了,只有一个哥哥与她相依为命,所以对于这份感情,上官云端愈加的珍惜。

只不过,上官云端也是故意的想要吓吓南宫雪。

南宫雪的母亲与上官云端的母亲是堂姐妹,只不过因为关系不怎么好,嫁了人后就没有再走动了,后来上官云端的母亲死后,这事,就更没有人提起过了。

月儿毕竟不放心自家小姐,所以很快便将茶端了进来。

月儿便再次移动脚步,走到三夫人的身边,继续奉茶。

二夫人愤恨的目光落在了上官云端的身上。

刚刚的抗议声,也都消隐了下去。

凤阑绝的眸子微微的眯起,脸上隐隐的多了几分冷意,没有想到,他带她进个城,竟然会有这么多的拦着,好,很好,若是让他知道是谁在捣乱,他绝对不会放过他。

刚刚那话,只不过是蓝岚好不容易找出来的一个借口,只是,却没有想到凤阑绝竟然这般毫不留情的拆穿了她。

“恩,那真是可惜了。”凤阑绝微愣了一下,他一直都知道她的能力,但是却没有想到,她竟然会有这么强的号召力,只是几句话,就让百姓们纷纷自愿的来捐款,她的身上到底还蕴藏了多少的秘密?

平时,太上皇的这儿,可是没几个侍卫的。

“母后,母后,你没事吧?”凤忆希一走进皇后的寝宫,便急急的喊道。

传言中,太上皇在位时,一直都没有皇后,而且后宫中也没有几个女人。

凤阑绝离开大殿后,便直接的带着上官云端离开了皇宫,而且真的如同刚刚在大殿上所说的那样,出了城外,去郊游。

一走进房间,便听到几只小白鼠吱吱的叫声,上官云端不由的抬眸望去,便看到有几只小白鼠正被关在笼子里。

这人还真是行动派的,说风就是雨的。

然后望向上官云端时,更多了几分复杂的情绪。

“怎么回事?”上官云端看到他的脸色微愣了一下,忍不住问道,能够让凤阑绝吃惊的事情可不多呀。

凤阑绝对着她微微一笑,随即一双眸子慢慢的扫过在场的所有的人,唇微动,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任何人不准泄露出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