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安娜娱乐电话

卖包子的包子-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15696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26章:青州从事

于是,后世的政府驻地中南海被杨兴国选中了,成了新的北方军政府驻地。

一众武将中,原以尹大将军官职最高,是军中第一人。尹大将军的独女嫁给闽王为妃,和闽王天生的亲近几分。也因此,建安帝对尹大将军颇为忌惮。百般提携楚将军,颇有令楚将军和尹将军平分秋色之意。

颜蓁蓁:“……”

谢明曦静静地看着盛鸿,许久,才轻声道:“盛鸿,你真的想清楚了吗?”

李太后豁出老命忏悔大哭了一场,终于换来了儿子的原谅。

最后一句话,简直说进了谢钧的心坎。

谢明曦先是扬起唇角,很快笑出了声。

方家正堂里,设了二十余座。有资格坐在正堂里的,无不是三品以上的官员或大齐勋贵。

“这些势利眼的东西!”淮南王世子咬牙怒道:“往日一请即来,今日推三阻四!分明是见你祖父被皇上训斥,这才生了怠慢之心。”

只要俞皇后肚子一有动静,生下儿子,储君之位便不是他们所能肖想。也因此,前些年,宫中有子的嫔妃俱都提心吊胆。

说到这些,三皇子的优势再次彰显。由母族遗传的血缘关系在,昌平公主对三皇子最是喜爱,处处照拂。

淮南王心里陡然掠过不妙的预感:“这是怎么回事?”

世间珍宝易得,真情却最难得。

亏得陆迟好性子,每次登门被李夫人横眉冷对也不恼。

盛鸿眸光一闪,略略皱眉:“你的意思是,母后有染指朝政之意?”

谢明曦点了点头。

身为藩王妃,能和太后和中宫皇后皆打好关系,左右逢迎,绝不是易事。也因此,做到这一点会令人分外愉悦。

回应闽王的,是鲁王踹过来的一脚。

不管众官员心中如何揣度作想,此时此刻,无人出声质疑四皇子说话是否属实。

谢明曦没有装作听不懂,轻声应道:“宫中情势复杂,他此时需安心静养。不管何事,都等他伤好痊愈了再说不迟。”

轮到尹潇潇时,就见她笑着起身道:“我也学过几日琴音,不过,有李姐姐珠玉在前,我便不献丑了。”

……

盛鸿点头应下,临走前,看了谢明曦一眼。

俞太后眼底闪过一丝水光。

提起好友,俞太后戒心去了几分,正要张口说话,就听谢明曦淡淡道:“我们夫妻回京,是真心相助母后。母后却将至关重要的事隐瞒不提,未免令人寒心。”

楚将军自愿领两千士兵,对阵五千蜀兵。输赢暂且不论,已经失了先手。怪不得廉姝媛一声不吭就应了下来,真是狡猾得很啊!

这个促狭淘气鬼!

廉将军:“……”莲池书院里的生活平和安宁,有条不紊,令人浑然不觉时间飞快流逝。

这两年多年,方若梦大多稳居第三名。颜蓁蓁却起伏不定,好的时候冲至第四五名,有时掉落至倒数。

真不知董翰林哪来的勇气和底气,竟敢私下写了一封信送到了廉夫子的手中……

所以说,董翰林的“坚强坚韧”,也实在值得钦佩!

周全领了十余个亲兵去密室探了一遍,一炷香后,神色复杂地回来了,低声禀报:“殿下,几位藩王殿下形容憔悴,不过,没什么大碍。只是,皇上早已驾崩,尸首被放在冰棺里。”

自己最清楚自己的斤两。谢钧自知才学尚可,做官的能耐本事也过得去,不过,也说不上如何拔尖出挑。他最大的优势,就是皇后亲爹天子岳父这个身份了。

身为天子,连一个藩王都压制不住!

杨夫子眼眶通红,眼角边隐有泪痕,心绪更是翻腾不休。此时此刻的她,确实不宜出现在学生们面前。

赵长卿肚子最争气,已生有一子一女。萧语晗已生下一女,尹潇潇还有几个月便要临盆。最迟进门的谢明曦,三个月便有了喜讯……

永宁郡主府的马车却一直等在原地。

谢云曦紧接着下了马车,得到了父亲和兄长的亲切关怀。

“如果松竹书院拿下前三,而莲池书院的三人全部倒数,便没问题了。万一莲池书院名次不错……”

谢钧看着谢明曦,目光灼热炽烈,仿佛在看稀世珍宝。

原本还有些摇摆不定的心,彻彻底底地偏向了谢明曦!

顾山长很快释然,慢悠悠地踱步。

陆迟略略皱眉,俊秀的脸孔上浮着些许无奈,努力打圆场:“我们已经去过淮南王府。盛渲被杖毙之事,委实出乎我们意料……”

四皇子胸中怒火高涨,嘴角扯出一抹冷笑:“你既知错,还不速速退下。”

说着,谢明曦扯起嘴角,扯出一抹讥讽的弧度:“在皇后娘娘看来,储君之位不仅是三皇子的,也是她的。这份皇权,也应该在她的掌控之下。”

相反,谢明曦却面色红润容光焕发,气色好得令人艳羡嫉恨。

萧语晗心性温柔,不喜和人生口角,淡淡应道:“多谢四弟妹关心。”

众人皆知谢钧和永宁郡主和离又和淮南王府反目之事,如今穆家和淮南王府结了亲,谢钧这一登门,不免有些尴尬。

淮南王思忖片刻,一时没想出什么纰漏之处。

一张口,便是“小女愚钝有此成绩全仰仗夫子精心教导”,抑或是“小女天资平平能考中前三皆因勤奋”。

众人再夸赞李湘如的时候,少不得要再提一提谢明曦。这种时时处处被压一头的感觉,实在糟心!

方家内宅那点事,早已被众人口耳相传。

五皇子照例笑着打圆场:“我们一起进椒房殿,给父皇母后请安吧!我们要参加早朝,七皇弟要去书院读书,都耽搁不得。”

俞皇后神色淡淡,不辨喜怒:“你关心你父皇的龙体,何错之有。想来,定是本宫的错,没照料好皇上龙体,才引得你这般情急。”

俞皇后舒展眉头,笑了起来:“你有这份孝心就好,本宫心领便是。”

顾清顿时笑不出来了,急急问道:“你没答应吧!”

谢明曦目中闪过一丝哂然:“母后死心不息,想以瑾儿和楚家结亲。好在皇姐还不算糊涂,知道此事不可为。”

“云娘是嫣然所生。”谢钧沉声道:“论出身,不及明娘。她若是不愿回谢家,跟着永宁郡主,我便只当没这个女儿。若她回来,我定要好生管束。”

淮南王世子颇有自知之明。淮南王府全仗着淮南王撑着,一旦淮南王倒下,便彻底失了势。所以,他是宁愿挨打挨骂啊!

“不去谢家,此事定然难了!”淮南王收敛了所有的愤怒失望,面无表情地说道:“要平息流言,最快的办法莫过于干净利落地和离。”

谢明曦目光微冷,扫了从玉扶玉一眼。

只可惜,谢明曦丝毫不为所动,也未回视。仿佛根本没看见他的挑衅一般。

这一回进攻的时候挑在了黎明前人最困乏无力之时,令人始料不及。不过,自己这方早商量好对策。设在皇陵最醒目处的瞭望高楼里,早已安置着几个朝廷官员。杀一个扔出去,足以震慑住对方。根本不用动手,就能将朝廷的军队逼退。

没人敢明着取笑储君,私底下却少不得要闲话几句。

六公主平日总是这副阴郁沉默的样子,尹潇潇早已看惯了,压根没放在心上。

穿着黑色武服的谢明曦,多了平日少见的飒爽英气,双眸如星般璀璨。微微翘起的唇角,噙着清浅的笑意。

谢明曦眸光一闪,淡淡道:“在你迎回建安帝的尸首后,我便已暗中布局。”

这份手腕,盛鸿自叹弗如。

梅妃高高提起的一颗心,悄然落回原位。

昌平公主和顾清自小便相识,青梅竹马,结为夫妻,也是水到渠成之事。

顾家是书香名门,家风清正,以科举进身的子孙众多。虽未出过阁臣六部堂官这等显赫官员,如翰林言官之类的清流官员却不少。还有不少外任为官。在朝野间颇有清誉。

谢明曦迅速抬眼一瞥。

李太后越想越恼,如果不是碍于建文帝在场,只怕当场就要撂脸色。

“可不是么?你安心躺在床榻上便是。”尹潇潇笑嘻嘻地接了话茬,顺手抱起床榻上的小小女婴。

尹潇潇颇有几分尴尬地抬头:“三皇嫂,我真不是有意要弄哭她。”

盛渲在穆家碰了一鼻子灰。

宫中嫔妃,人人戴着面具,真心被藏得严严实实。一个个面上对共同的丈夫一片深情至死不渝,实则虚情假意逢迎作戏。

尹潇潇俏脸瞬间发烫,红如猴臀。

尹潇潇本已略逊五皇子一筹,此时一怒之下,不愿再保留什么体力,用力一踢马腹,胯下骏马立刻快了三分。短短片刻间,便已越过五皇子。

李湘如也稍稍冷静下来,顿时后悔懊恼不已。刚才自己丢人出丑,被众人看了笑话。以宁王的脾气,回府之后,少不得又要大发雷霆,迁怒于她了。

就差没直接说是噪音了。

陆迟低声笑问:“你今日心情如何?”

谢明曦笑着道谢:“多谢祖母关心。”

两个家丁对视一眼,终于点头应下。

蜀王每个月都会写信来。每次梅太妃看信,都是这等模样。琴瑟早已习惯了,先屏退所有宫女,然后安静地陪伴在一旁。

待玉乔退下后,俞太后又吩咐芷兰:“替哀家去一趟寒香宫,赏梅太妃二十盒燕窝,让她安心补身子。”

俞太后掌控后宫,恩威并施。梅太妃最是安分守己,倒是静太妃,在病中还上蹿下跳……今日过后,定是要老实一阵子了。

鲁王定定地看着闽王,低声道:“平、平王哑了。”

赵太医恭敬应道:“回娘娘的话,药方已经开了。太后娘娘现下情形危急,得以猛药医之。如果药方见效的话,不出十日,太后娘娘便能神智清明,张口说话。”

李太后年迈体弱,用了猛药,焉能不伤身体不伤寿元?

她竭力抬举三皇子,建文帝心中清楚。只是,建文帝一直更喜欢四皇子。

“只是,李太后折了颜面,必会记恨于心。日后不知要寻我多少麻烦。”

看着俞皇后眼中露出的落寞,顾山长心中微微一痛。

俞太后面色倏忽一沉。

父母和祖父祖母俱叮嘱过她,绝不可违逆俞太后的心意。

“不过,听不听是一回事,照不照做就是另一回事了。”

“我什么都不用做,也不必多说什么。只要我表露出善意,只要我待她亲近,她便会动摇。”

六公主倒是主动张口为兄长们说情:“父皇息怒。我是天赋奇才,兄长们败在我手下,也怪不得他们。”

语气冷冽,毫不客气。

“是或不是,你心里最清楚。”既已将话说穿,湘蕙也沉了脸:“你若还想留在福临宫,就立刻收了这份不该有的念头。也免得自寻难堪。”

偏偏俞太后安然住在椒房殿里,丝毫没有搬出椒房殿之意。那方凤印,也被俞太后牢牢把持在手中。宫中各处的女官掌事,皆对俞太后俯首听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