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安娜娱乐电话

卖包子的包子-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15696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9章:天理昭昭

“哈哈哈,你说我想怎么样?”

谢明曦哑然失笑。

从玉扶玉也惊觉有异。

更糟的是,他身体底子极好,养伤大半个月,精神气力都恢复得不错。年仅十四岁的少年身体,又格外冲动,根本禁不起撩拨。

谢明曦瞥了一眼过来,随口笑问:“你们两个挤眉弄眼的做什么?”

“从今日起,你便老老实实地待在碧水阁,不得出碧水阁半步。”

面对这一切,周全一概郑重回应:“你们说的没错。能娶到廉将军,是我三生之幸!廉将军骁勇过人,身手无双,善于领兵练兵。说句惭愧的话,这些我都不及。廉将军肯委身下嫁于我,我不知有多欢喜。”

有如此浓厚圣恩!足以抵消一切了!

灵堂里总有些阴恻恻的。

俞掌院和顾大人黯然对视,心中各自暗叹一声。

江凝雪倒是有几分气魄,用袖子擦了眼泪,抬头说道:“你们这是仗势欺人!”

江凝雪用力咬了咬嘴唇,终于追了上去:“奶奶,等一等我。”

六公主目中闪过赞许和激赏。

顾山长已打定主意终生不嫁,收一个弟子,当做自己的女儿一般教导,倒也合宜。

……

谢明曦语气淡淡,尖锐刻薄却更胜盛锦月一筹:“方姐姐才学出众,好学上进,性情敦厚温柔,便是庶出,也是方家最出众的女儿。所以,李家相中方姐姐,登门提亲。”

淮南王世子一脸怒容咬牙切齿:“父王,谢家实在可气可恼。我特意登门探望,竟敢将我拒之门外。区区一个门房管事,也敢奚落嘲笑我这个世子。我不给他们点颜色看看,如何能咽下心头恶气!”

身为女子,再聪慧再出色,最终的归宿总是嫁人生子。名门闺秀们到了适婚之龄,家中择亲事也都颇为慎重,开明一些的,让女儿借机相看未来夫婿一回再定亲事也是有的。

魏公公。

萧语晗又是感动又是好笑:“你都给了我,你自己一个灯谜都没有怎么办?”

俞皇后的用意已经颇为明显。就是要全方位地压制住三皇子,三皇子必须低头,事事都以俞皇后的意志为先。

进牢房可是会沾晦气的。江老太太心疼儿子,自己去就是了。偏偏要将她们两个也一并拖去……

眼看着蜀王蜀王妃大张旗鼓地准备离京,其余几个藩王的心思也跟着浮动起来。藩王妃们更是焦躁难安。

……

以这等真迹为字帖,实在太奢侈了一点。

盛锦月等人不是第一次听李湘如抚琴,却也不得不惊叹!

“封爵之事,不必再想了。”

夫妻反目动手的事一旦传出去,替考之事想遮也遮不住了!

不说她如今贵为七皇子妃,便是在闺阁之时,她也是矜贵的李家嫡女。不管到何处,都被人高看一眼。待嫁给四皇子后,所到之处,人人敬让三分。和妯娌之间较劲,也多是言辞争锋。

两日前的晚上,陆迟曾来过四皇子府。不过盏茶功夫,陆迟便离去。之后,四皇子未见任何人,独自在书房待了一夜。

四皇子停下脚步,略略仰头,将眼角边的温热液体逼退。然后,深深呼出胸口的浊气。

暂且让陆迟冷静一段时日。待日后,他再退让低头,哄一哄陆迟……若这样不行,便只能以陆迟最恨的权势去压一压了。

只恨他争储失利,近来在朝中颇受排挤,声势远不及往日。否则,便是碍着他的身份,陆迟也不能不下请帖。

李默开门见山,直截了当地问出了口:“今日天佑洗三礼,你邀了所有好友,唯独没请四皇子殿下。亲自登门道贺的四皇子妃,也没能踏进陆家门槛。”

卢公公大病一场,养了几个月才痊愈。之后,便彻底受了冷落。

谢明曦看向徐氏:“此时绝不宜声张,还请祖母管束下人,不得乱嚼舌头。”

晚归的楚四郎,见盛锦月这般模样,颇有些不耐:“你亲爹真是能耐得很。胆敢做出这等大逆不道之事。万幸太子殿下毫发无伤,否则,别说是淮南王府。就是你这个出嫁的女儿也难幸免。我们楚家也要受牵连!”

这一刻,廉姝媛的心里波涛汹涌,根本无法平静。好在她自制力惊人,并未泪洒当场。只神色略略激动双目微微泛红而已。

盛鸿深深看了尹大将军一眼,若有所指地说道:“尹大将军对大齐忠心耿耿,如今因伤在身,不得不暂退养病。朕不会亏待了忠心之臣,尹大将军只管安心养病。”

她可不是怕了谢明曦!

午休时,谢明曦照例褪去外裳,只着中衣,躺在床榻上。

蜀王殿下领着数百亲兵,四处搜寻建安帝和诸藩王的身影。

皇陵占地极大,要仔细地搜上一遍,自要耗费不少时间。好在此时战局已定,士兵极多,不到半个时辰,就将皇陵搜了一遍。

于他而言,这无疑是个好消息。也省去了许多后续的麻烦。

俞太后撑着病躯亲来灵堂,全了孝心,也杜绝了口舌是非。

大失颜面的建安帝,今日也是一肚子恼火闷气,安抚了挨揍的佟尚书一番,再勉强装着若无其事地继续听政理事,直至朝会结束。

萧语晗展开信,迅速看了一遍。

“出了这等事,她以后在书院还怎么抬得起头来做人。那个谢明曦,狡诈阴险,锦月哪里是她对手。”

……

六公主乖乖点头:“说的是。以后我定会吸取教训,绝不做这等无用之事。”

莲池书院和松竹书院的总分相差十五分,比昨日还多了一分。

话音未落,一个宫女便行色匆匆地进来禀报:“启禀丽妃娘娘,射箭比试结果已经传至宫中。拿了第一的……是六公主殿下!”

建文帝目光一扫,匆匆看了一遍,面色也有几分不喜:“书院乃是静心学习之地。这个盛锦月,学业不如人,倒用这等不入流的手段。”

也因此,俞皇后和淮南王一直面和心不和。此次难得有机会踩一踩淮南王的颜面,俞皇后自不会放过。

算一算时日,顾山长“失踪”已有月余。这一个多月里,朝堂后宫风波不断。帝后和太后之间的争日趋激烈,令人心惊。

谢云曦还想狡辩,谢钧又沉了脸:“万幸明娘伶俐机敏,在车厢倒地之前闪了出来。不然,此时定会受伤,影响后日的算学比试。”

三个好友,沉默相对。

谢明曦心中暗暗道好,看林微微更顺眼几分。

方若梦语焉不详,众少女又岂能猜不出来?

谢明曦瞄了沉默不语的盛鸿一眼,似笑非笑地问道:“怎么?在我面前,是不是有些自卑了?”

呵呵!

七皇子一本正经地拱手请罪:“父皇说的是,是儿臣太过心急,半年也不愿多等。请父皇责罚!”

一想到要给女儿写这等家书,谢钧就有些头痛。可是,上司直接发话了,不写也不行啊!

顾山长沉默片刻,才道:“淮南王不是易于之辈,你小心为上!别为了逞一时之快,就结下生死仇敌!”

四皇子轻哼一声。

这十几年间,谢家从略显偏僻的敦化坊搬到了靠近永宁郡主府的修业坊。

“姨娘,我可以自己考上莲池书院,为何要代谢云曦去考试,将属于我的才名光华双手奉送他人?”

自己没能耐没运道,只会眼热嫉恨。连隐忍做戏都不会。简直蠢到了家!这份愚蠢,一定是承袭了亲娘……

三年多前,谢明曦只有十岁,心机手腕便已远胜同龄少女。和她对峙,亦毫不落下风。

“你若识趣乖觉,明日就去淮南王府,给我父亲和兄长请安。以后,淮南王府便是你的外家,会给你撑腰。以后你出嫁为皇子妃,在宗室中也有了助力……”

永宁郡主冷笑一声,不发一言,拂袖离去。

徐氏在一旁煽风点火:“可不是么?不敬我无妨,我不过是个续弦填房。怎么能这般不敬老爷?”

十五岁的盛鸿,有着少年特有的英气蓬勃。长相其实没什么改变,气度却已不同。便是穿着女装,也和昔日那个阴郁少言的“六公主”截然不同了。

哟!这是打算轮番上阵,将他灌醉啊!

一个时辰后。

董翰林酩酊大醉,根本无力下楼。

盛鸿心知肚明是怎么回事,却只做不知,笑着停步,殷勤问道:“三皇兄有何吩咐?”

三皇子立刻道:“劳七弟妹多费心,将此事处置妥当。若需要金银,都算在我头上。”

人活着,总有许多的身不由己。昔日同窗好友,做了妯娌之后,反而不及往日亲密。便如她和尹潇潇,碍着彼此夫婿,见了面说话总有些微别扭。

唯有六公主略略皱眉,似想出言反对,很快又默默咽了回去。

盛鸿不动声色地扫了一圈,将众臣或慷慨激昂或义愤填膺或满面赤胆忠心的模样看在眼底。

想让一座城墙损坏,最快的办法,莫过于从内部着手,挖墙脚什么的,委实可恨可恼啊!

当年最得宠之际,建文帝待她也是极好的。她心中也曾悄悄生出奢望,希冀着自己能取代俞皇后,成为建文帝心中最重要的那个人。

建文帝目中露出满意之色,又问道:“在书院里,可曾结识同窗?”

略显肃穆的椒房殿,今晚连宫灯也比平日柔和得多。

以一个年过四旬的男子而言,建文帝保养极好。身姿依旧挺拔,英俊的脸孔不怒自威。额上眼角当然有了皱纹,只是,匆匆一瞥之下,看得不甚分明。

“从明日起,阿萝就要正式读书了。”顾山长含笑问道:“你们现在都住在宫中,可愿随阿萝一起读书?”

众人见面,自有一番热闹寒暄。

难得看到盛鸿吃瘪的样子,谢明曦被噎得哑口无言的情景更是难得一见。众人笑得颇为开怀。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