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战神宠蝶妻 > 第63章:快马加鞭

这家伙仿佛一下子销声匿迹了一般。

原来竟是邓健,邓健涕泪直流,只一味抱着方继藩的大腿,滔滔大哭。

此时,大明朝的皇太子朱厚照正在暖阁的外头探头探脑,贼兮兮的眼睛朝暖阁里瞧了一眼,暖阁里立即传出威严的声音:“进来。”

朱厚照闻言,眉梢微微一挑,却忙正色道:“儿臣惭愧。”

方继藩眼睛一亮,脑子里冒出了一个念头,囤积乌木。

你想啊,少爷竟能想着拿地去卖钱,这北京城里,除了咱们方家的少爷,还有谁能这般潇洒的说出这等话来的?咱们的少爷,真的回来了!

身边一个大老爷们盯着自己,实在不自在啊。

宦官哭笑不得的道:“据说……据说是被他儿子气昏了,南和伯在外征战,其子方继藩,却将方家的田产兜售一空,这还不止呢,连家中的瓶瓶罐罐都卖了个干净,陛下,这是崽卖爷田,按寻常百姓家的说法,是败家子啊。不只如此,他还将得来的银子,俱都去买了乌木,南和伯听了这噩耗,怒极攻心,还听说,不但把祖产卖了,连祖传的………”

王金元眼花缭乱的看着,口里道:“倘若这都是真品……只怕……只怕加上此前的土地、字画、家具,少……少说……”他咽了咽吐沫,才道:“少说能卖出个十一万两银子,这里头,有不少都是奇珍啊,市面上就是想买都买不着的,公子……当真……当真……”

可方继藩接下来的话却打消了他的疑虑:“价钱咱们再商量商量,差不多了,便叫人来搬便是,明儿我叫京兆府的公人来作保,签下契约,银子你预备好,本公子知道,这么一大笔银子,总需时间筹措,没关系,不急。”

“不错。”弘治皇帝笑着颔首:“只是经营!”

却在此时,那周文英已是去而复返。

当然,这些话,是不能对外说的,对外,免不得还要说一些礼义廉耻之类冠冕堂皇的话。

方景隆在家休养了一个多月,精神焕发,于是带着二人游猎,倒也快活的很。

二人到了作坊。

给他们优惠,他们反而不要了?

朱厚照突然觉得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他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消失不见,期期艾艾的道:“看……看过一些。”

“陛下……陛下……”刘健担心的不禁道。

紧接着……他露出了尴尬的样子,到了这个份上,还能咋说呢,真的是吹不下去了啊。

可此时,没人搭理他。

于是,刘健捋须,摇头晃脑:“陛下所言甚是,经营之道,无非是持之以恒,再教之以方。最忌的就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各道的工序,他大抵心里了然。

若不是陈军覆灭,若不是各国得到了准确的消息,怎么可能如此仓促进兵,完全一副争先恐后,生怕落后别人半步的姿态。

这样的结果,固然是值得欣慰,他们本以为,洛阳城固若金汤,只要能够守住,等三国退兵,一切……也就结束了。

陈凯之笑吟吟的道:“只有越人,就更好收拾了,朕拿下了楚国,自襄樊一带顺水而下,再命一支军马,自金陵整装南下,想来,一月之内,就可攻陷越都,朕与越王,倒也有过几面之交,而今,他竟偷袭朕,这笔账,该怎么算,想来他自己心里清楚,席志荣,你也回去吧,朕不想啰嗦什么,让越王自行考虑得失,朕在洛阳,等他来请罪,如若不来,朕就亲自去和他算账。”

数月灭楚,从前看来,是完全不可能的事,可现在,对陈凯之而言,却是易如反掌,甚至他已有了打算,三月之内,若是各国进展顺利,那么大陈将兼并掉西凉、南楚、南越和西蜀四国,现在唯一头痛的,反而是北燕。

显然……陈军可能出事了。

他难道就不担心,梁萧等人带着楚军回了国,重新反叛吗?

梁萧沉默了。

他大吼着,令人绝望的却是,竟没有人理会他,恰恰相反,一个个浑身带血的楚军士卒,手提着长矛和刀剑进来。

在这长夜里,这样的歌声,带着几分凄宛。

而要稳住人心,唯一的法子就是封赏。

人群之中,有人厉声道:“不杀项贼,还待何时?他们污我们为乱贼,可真正的大贼,正是项正,此贼勾结胡人,要教我等父母兄弟无立锥之地,胡人杀了我们多少人,胡人与我们的仇恨,难道大家忘了吗?勾结胡人者,即为我等死敌,杀!”

而将军们,似乎也大抵知道一些事,他们选择了沉默。

所谓的都督,便如惶惶之犬一般,倒在地上,他身体蜷缩,再没有人记起他的显赫,也不再有人意识到他曾是多了不起的人物!

而真正可怕的,却是陈凯之的要求,他居然要求自己回去见大楚皇帝,让他自尽,并且让人呈上大楚皇帝的人头,而条件却是,陈凯之并不将所有的楚国宗室斩尽杀绝。

大楚皇帝项正,铁青着脸,他默默的听着,梁萧所带来的消息。

“这不可能!”项正咆哮:“陈军不过区区十万,所谓新军,不过是紧急征召的新兵罢了,绝大多数人,都未经历过战阵,他们怎么可能,击溃六十万胡人,这绝无可能,绝不可能!”

梁萧阴沉着脸:“你的意思是什么?”

眼下唯一的办法,就是迎敌,然后,坚持到中军的援军前来。

吴燕心底,已冒出寒意。

据说被调来的楚军,都是最效忠于楚人皇帝的楚军禁卫,这些人和寻常的楚人不同,寻常楚人往往好说话一些,甚至对陈人会表现出一些同情,而这些人,则显得心狠手辣了许多。

在这里,弥漫着一股死气,每一个人内心深处,都带着惶恐,为了保证这里的工程能够顺利进行,楚军的都督梁萧以及越军都督吴楚亲自坐镇,他们的大营,设在了地势更高的一处山丘上,四周布满了护卫。

“怎么?”项正冷冷的看着吴燕,冷笑道:“似乎,你不太认同?”

好在他虽不同意,可陛下既已经做出了决定,他也无可奈何。

陈凯之没有在三清关逗留太久,随即便挥师出发,一路东进。

他哪里想到,只来了一个汉使,局面顿时失控。

这个时候他不得不郑重的道:“汉!”

国师已是乱臣贼子,是必须要处死的。

钱盛乃是西凉皇子,却被陈凯之封为了凉王,倘若,陈凯之依旧保持西凉的话,就不会只封西凉皇室代表的钱盛为王了。

朱寿所率领的先锋营有七千多人,乃是西凉军的精锐,而朱寿,更是一员经验丰富的骁将,从种种的蛛丝马迹来看,似乎……前方百里之处,肯定发生了什么,可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这无数的疑问,盘桓在他们的脑海。

胡人行军打仗,不但要带上自己的牲口,一般会带上自己的妻儿,正因如此,胡人的皇族,俱都被杀了个干干净净,干脆且利落,便是一些部族的首领,也大多挂在了这木桩子上,从前那些贵不可言的人,现如今却如挂在屠宰场里的死猪,而剩余的胡人,此时却温顺如绵羊一般,他们的手脚,俱都被绳索串起来,垂头丧气,早已没有了野性。

陈凯之却已收剑,笑了:“有没有利,不重要,朕叫你来此,是有一口气,还没有出,你可知道,在这里,有多少英魂在此?”陈无极被人抬着,抵达了一个大帐,随后,便是军医开始施救。

本质上,不过是汉人一次次对胡人战争的胜利,并没有解决根本的问题。

……

胡人的所有精锐,或者说,几乎所有胡人年轻力壮的男人,现如今,几乎已经残存不了多少了。

无数的雪亮刺刀如林一般挺出。

第一大队的后备队,已经开始投入了失守的位置。

要胜了。

他们开始熟练的如平时操练一般,装弹,端枪,随即射击。

身后,瞬间爆发出了冲破云霄的喊杀。

胡人那儿牛角号连连,无数的骑兵交错而动,显然,也在为最后的决战做准备。

赫连大汗亲自带着亲卫,靠近了汉军营,关外虽是白日酷热,可夜里却是寒冷,此时虽是清晨,凉意却还未散去,赫连大汗裹着一件虎皮,显得威严无比,他抬头,便能眺望到,汉军的中军大帐没有在中军,而是在最前沿的位置,那大帐之上,龙旗飘扬,迎着夕阳,傲然矗立。

赫连大汗勒了马,迎着朝霞,露出了狞然之色,他回过头去,看了一眼自己的兄弟赫连大松:“看到了吗,歼灭了这支汉军,汉即无人了。继续征集各个草场的牧人,要凝聚一切的力量,不要让他们一个人活着逃出去。西凉人为何至今还未到?”

这是他毕生的谋划,一旦在此决战,他固然再相信胡人能胜,却也知道,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道理,更知道一旦胡人在这里遭受了损失,势必就没有力量入关,没有足够的力量将关内的汉军一扫而空。

可此时,他依旧开始权衡起来。

兴奋的胡人首领们个个嗷嗷叫起来,一个个激动的满脸通红,有人也跟着拔出了刀,将刀在空中挥舞。

他们是何其的激动,这些日子,早已憋坏了,现在一下子发泄出来,只恨不得汉军现在就在他们面前。

“大汗威武!”

苏叶叹了口气:“老臣在西凉,也算是侍奉了几代西凉皇帝了,国师弄权的时候,老夫已经入了内阁,可是却不敢有什么作为,满心想着要明哲保身,说来既惭愧,又是感慨,这些年来,老臣这内阁学士,形同于傀儡,原本以为,只要耐心等待,国师迟早会自受其害,可谁知道,这国师竟是擅自做了主张,勾结了胡人,竟还命西凉天子拜了胡人为父,自称儿臣。”

明哲保身,这是人性,趋利避害也是本能,所以西凉的国师乱政,他不敢做出头鸟,在装孙子,指望着慢慢耗过去;可现在不一样,现在是大是大非的问题,这西凉竟要和胡虏同流合污,他这个内阁大学士,若还留在西凉,就真正的成了千古罪人了。

陈凯之骤然恍然大悟,这才是毒计啊。

显然,胡人压根就不打算寻求正面的决战,而是妄图想要一直对新军进行颤抖。

过不多时,外头有人呼喊道:“陛下驾到。”

陈凯之摆摆手,道:“少给朕来这一套,现在是在军中,哪里还顾得了这些规矩,朕听说,新五营与胡人开战了?”

不错,历来胡人与汉人作战,往往是胡人进攻为主,可这一次呢,却是新军想要求战,胡人却选择了游走,这些胡人,竟也忍耐的住,若是以往,只怕早就蜂拥而上了。

王翔眼前一亮,看着陈凯之:“卑下明白了,挑衅胡人?”

他挠了挠头,颇为为难的样子:“陛下,臣自进了参谋部以来,已比从前斯文了许多,这等骂niang的事,卑下……卑下只怕有些生疏了。”

这几日,倒还相安无事。

狼兵便取了书信,交在赫连大汗手里,赫连大汗取了,原以为这定是汉人文字,谁晓得对方竟还贴心的做了翻译。

哒哒哒……

远处的湖泊,已经依稀可见,不过……胡人和陈军不同,胡人骑马,速度飞快,因而陈军难以追击,只能与胡人对峙。

今日……这宿命又落在了陈凯之的身上。而这一次,他与先辈们却全然不同,他自信自己所带的新式军队,比之当年的先辈们更加强大。

陈凯之取下自己头上沉重的铁面罩和金灿灿的龙纹盔,露出俊秀又难掩风尘的脸,他凝视着千户。

他们要的……不过是征服感罢了。

他忍着剧痛,忙是笑起来,一下子匍匐拜倒在地,连声道:“勇士说的不错,我便是又臭又软的汉gou,我就是,还请几位勇士,万勿伤我性命……”

他忙是拜倒,眼眶竟忍不住的微红,感动的道:“大汗能信任贱奴,贱奴实是感激万分,大汗雄才伟略,贱奴也定当为大汗效犬马之劳。”

何秀再三磕头,方才恭恭敬敬的告退而去。

陈无极在勇士营中待过一年多的时间,随后调入了新军,很快因为他在陈凯之洛阳平杨正之乱时立下功劳,成为了勇士营的小队官,此后招募新军,几乎所有调入新军的勇士营教官们都直接升以及官职,因而,现在的他,已是中队官了。

于是乎,大家安下了心来。

他凝视着何秀,淡淡开口说道:“你叫何秀?你既为汉人,为何要为虎作伥?”

晏先生吁了口气:“而今与胡人胜负未分,却引发了各国的疑虑,并不是好事。”

陈凯之的目光闪烁,英俊的面容掠过丝丝冷意,旋即他便笑了:“你说的对,这个猜测,即便只是杞人忧天,却也不得不有所防备。那么,朕若是顺着你的猜测继续推测下去,倘若真是如此,那么这一次,出访之人,定是赫连大汗身边最值得信重的人,这个人在胡人之中,定有极高的声望,因为唯有如此,各国才会相信胡人的诚意,是不是?”

也正因为如此,在济北,杨彪却无奈的看着一份旨意,不禁苦笑。

而杨彪却无法分享这份喜悦,他得去筹钱。

济北钱庄这些年来,积攒了足够的信誉,几乎所有人都在使用济北的钱票,现在早已推广了开来,许多商贾,甚至开始不认银子,因为银子毕竟有真假之分,携带也不方便,交易起来更是繁琐,至于成色,也有区别。

何况,即便是开战,那也是几个月之后的事,新军上下,俱都信心十足,此时陈义兴是决不能在这个时候给新军泼冷水的,否则……非要被许杰等人暗中扎小人扎死不可。

不少的商贾,凭着每年天量的军费,挣来了不少银子,从上游到下游,包括了船舶的制造,获利的大商行,近有百家之多。

陈凯之看了兵部尚书和陈义兴一眼:“你们,上一道章程来吧。朕要亲自过目!”

某种意义而言,许多人对陈凯之是当真佩服起来。

反正对于国师而言,这爹,也是西凉皇帝这个傀儡去认,而得到了胡人的支持,则足以可以借现在如日中天的西胡人,保住自己的权势,一方面,能打压在西凉国内的不服者,另一方面,却可使大陈不敢西顾,这是一本万利的好买卖。

陈凯之皱着眉。

这样泼脏水,陈凯之很生气,他显然是没想到这钱穆竟是如此大胆,还直接反咬钱盛,他突然睁大眼眸,瞪着钱穆,怒道:“钱盛乃朕的朋友!”

钱穆居然气定神闲,他抬眸,凝视着陈凯之。

陈凯之的目光与他的目光碰撞一起,他非但不惧,反而眼里,带着似笑非笑的意味:“那么,我奉劝陛下,还是收了这个心思。”

在这宫中,除了皇后,便是贵妃了,这贵妃在皇帝的众多嫔妃之中,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所以几乎在以往的情况之下,任何一个贵妃,出身都是极显赫的。

陈凯之瞪他一眼。

一个管着赏罚人事和军需的供应。另一个,则专心负责作战和操练,可谓曲径分明。

这样残酷的事情,他真的觉得没必要做,他就一个人分身乏术,再说他也不是那种爱美色的人,与其选那么多良家女子进宫虚度年华,不如让她们有自己的人生。

刘傲天等人面面相觑,许多东西,他们确实不太懂,可话句话来说,刘傲天等人倒是相信陈凯之,倒不是他们对陈凯之的为人有什么了解,而是因为他们清楚,他们是平叛的功臣,功臣在得了大功之后,第一时间被收了兵权和藩地,若是朝廷没有特殊的赏赐,难免会被人所诟病。

刘傲天担忧的道:“可是陛下,若是大量的武官裁撤掉,只恐……将士们不服啊。”

陈凯之眼睛里,掠过了一丝冷色:“若是内部有矛盾,有人不服,有人不高兴,那么不妨……朕可以借用外部来进行解决,这样既可压制朝中的不臣之心,同时,也震一震天下军民的士气,西凉国不服朕已是许久了,这些年来,他们勾结杨氏,朕对他们也已失去了耐心,现在,朕与已燕、越、楚暂时缔结了盟约,那么……是该对西凉有所动作,以震天下人。”

陈凯之道:“事到如今,难道你们还认为,自己可以活吗?”

甚至……陈凯之没有谈到他们的家人和族人,堂堂天子,当然不会将如此重要的事遗忘了,唯一的可能就是……陈凯之竟选择了不予株连。

似杨正这般见识过大风大浪之人,什么样的场面不曾见过,可此时,却是身子一颤,他竟感受到了一丝恐惧。

海外杨家,乃是杨正的一切,那里的财富,还有他的近亲,才是他的根本。

有一些相信,迟早有一天,陈凯之兵锋所指,而自己的家族,将面临今日自己这般,不测的命运。

杨正看着那数十人抬着的铜鼎,陈凯之已转过了身去,再不看杨正一眼,却听陈凯之吩咐道:“请杨贼入鼎!”

哒哒哒……哒哒哒……

正因如此,百姓们不是士人,士人们从前就有特权,加税减税,摊派的多少,都和他们没有多少的关系,毕竟……他们压根就没交税的习惯,可对于小民而言,生活却是实实在在的改善。刘傲天怒了,厉声道:“陛下要削藩,这是陛下的事,陛下要削藩,自有他的考量,咱们不满,咱们闹事,咱们请陛下开恩,咱们到御前可以去争论,这都没什么问题,可咱们能忘了君臣之义吗?现在逃出京师,和叛党,又有什么分别?我刘傲天不逃,我刘傲天的家庙里头,还供奉着历代先帝赐予的旌表呢,跑了,对不起祖宗,要逃的,赶紧走,其余人,带着自己的家人,厉兵秣马,咱们入宫救驾,叛军算什么,呸,这些没luan子的东西,待在京里,阴谋算计,能有多少战力,咱们都是镇守边镇之人,这辈子,都是骑在马上,怕个什么,带着家人们冲了去,死了,就当是对历代先帝和祖宗们有了一个交代,也称得上是忠烈了,若是侥幸还活着,大家伙儿,也不至良心不安。”

张昌聚集了军马,勉强稳住了阵脚,可远处那勇士营的阵地,依旧还让人头皮发麻。

他打算暂时这样耗下去。

打!

一炷香,只一炷香啊,数万兵马,就这么兵败如山倒。

老兵们就不一样,他们往往会争抢好的岗位,比如负责投弹,负责意大利炮之类,用他们的话来说,那玩意痛快,端着火铳,像女人一样。

突的,便有箭矢飞射而来。

叛军已经越来越近了。

只是在这时,一声火铳声响起。

手弹的威力,作为指挥使,张昌曾亲自观摩过,对这手弹的威力有极直观的印象,而应付的唯一办法,就是命前队用大盾,而后队的刀牌手,一手持小盾护头,一手持刀而行。

即便是寻常的小卒,此刻竟有了悲壮感。

许杰显得极为激动,这家伙似乎觉得这一趟从济北没有白来,竟遇到了这么一场及时雨一般的叛乱,因而激动的面上赤红,手舞足蹈的指挥着将士们布防。

陈凯之,竟将这宫门,拱手让给了叛军。

“勇士营全力备战,要检查火药和弹药,前几日,朕命人囤积了一批火药在内库,火速开仓,命人去取。”

似乎每一个举措,都要小心翼翼,都得防范着,那些士绅和勋贵们的怨气。

而后,他才发现,这剑,竟不是朝自己来的。

一股无以伦比的痛楚,瞬间弥漫他的全身,可很快,他张大的眼睛,虽未瞑目,可整个人,却已成了一滩烂泥,如这烂泥一般,倒在了血泊……气绝!

陈一寿苦笑一声,也徐步而出:“老臣以为,刘璜所言,实是无奈;可事到如今,陛下当以安天下为第一要务,其他的事,都可暂时搁至一边,所以,老臣以为,陛下当从善如流。”

虽然事情败露,而且现在的杨正,已经到了极危险的地步,可此刻,他却毫无畏惧之心,在他看来,陈凯之固然可以在这殿中除掉自己,可他也深信,当叛军杀入宫中时,陈凯之的大祸,也就临头了。

“够了!”张昌突然厉声大喝,阴冷的看着这副将:“这封懿旨,本将已验明,确为太后懿旨,怎么,你们信不过本将?而今,各营都已接到了懿旨,现在是非常之时,大军必须立即入宫,哪里有时间,等你在此验明诏书,这里……”张昌举起手,竟是取出了一份公文:“乃是一份兵部尚书签发的手令,也是命我等立即入宫,现在各营群起,应立即点齐人马入宫,谁有异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