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战神宠蝶妻 > 第49章:鬼斧神工

他们对于大明这个邻居,显然所知并不多,不过,他们历来觊觎乌拉尔以东的土地,对于领土,有着巨大的野心,因而,对蒙古诸部的举动,也生出了极大的忌惮。

“讲故事,最大的诀窍就在于,不但我们要让人相信,我们可以西进,可以将无数的土地,收入囊中,而且……我们讲故事的人,也要对这个故事,深信不疑!”

弘治皇帝颔首:“嗯,朕也不知,何故突然有此神力,说来,真是奇怪啊。”

弘治皇帝听到此处,身躯一震。

…………

紧接着,‘皇帝’同情的看了突兀一眼。

他握着匕首的手心,竟是捏出了汗来,突兀狞声道:“你胡言乱语什么。”

‘皇帝’抿嘴一笑,和蔼可亲的道:“盟誓吧,时候不早,朕赶时间。”

这里的至尊,一句还是天的意思,在大漠诸部的信仰里,天即至尊。

萧敬额上全是血,狰狞大笑:“哈哈,你们以为咱会任你们摆布,做你们的替罪羊?你以为,咱是吃什么长大的,吃nai?哼,咱是吃肉长大的!”

看看太子殿下做的事吧,这是人做的事吗?

“这……”这显然有点不符合王守仁的道德标准。

继续苦逼求月票。方继藩豁然而起,对朱厚照道:“将此人,立即带去宫中,太子殿下亲自去,要和陛下讲明缘由。”

朱厚照倒也认真起来,不敢怠慢。

朱厚照一把提起方继藩的衣襟:“你想说什么?”

方继藩:“……”

王守仁被叫到了镇国府的正堂。

方继藩擦擦汗:“我相信伯安,伯安武艺高强,一个可以打二十九个。”

…………

方继藩乖乖道:“陛下将这个差事交给为师,为师就要承担这个干系,这不是闹着玩的,不出事就一切太平,出事,就完蛋了。”

方继藩打起精神:“是吗?可有确切的消息?”

…………

“好,好看。”宦官忙是道。

数十辆马车,到了西山交易中心,齐刷刷的壮汉,一字排开。

在这里,人们眼睛放光,看着王不仕,喉结滚动,身躯似乎都麻痹了。

方继藩笑吟吟的道:“陛下,这不是要倡导新风气嘛,得让商贾们,勇于花银子,这人哪,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自打陛下洪恩,加了商税,鼓励商贾生产以来,无数商贾,甚至是平民,一夜暴富。可是他们历来,却是节衣缩食惯了,乍然暴富,虽是有喜,却也难免不安,他们行事,总是低调,花银子,也是畏手畏脚,便连投资,继续生产,也变得犹豫。他们自觉地自己已挣了足够的财富,现在要做的,是要将银子藏起来,这叫防范于未然,有备无患,怕的,就是被人盯上,惹来麻烦,这个风气不改,儿臣心急如焚,对朝廷,也是大大的不利啊。”

弘治皇帝面上一冷:“继藩,你也当朕是瞎子吗?”

可是……

深吸一口气。

“很便宜,才三十两银子……”

老夫这么像冤大头?

好沉……王不仕脸憋得通红道:“这东西,对老夫……咳咳……”

“老爷是京里首屈一指的富人,不戴着一点东西,说的过去吗?本来小人是打算打制五斤的,就怕老爷吃不消,说实在的,就算是三十斤的金链子,只要老爷脖子撑得住,还不是玩儿一样?老爷,这链子可得带好了,还有……”

为啥自己的所有思想和人生经验,都在这几年,不断的被颠覆。

邓健打了个寒颤,这么有意义的事,自己好像被剁了喂狗的可能性比较高啊。

多少家作坊,年销五万两纹银以上的作坊有多少,每年耗费了多少吨煤炭,多少吨钢铁,又冶炼了多少钢铁,这林林总总的事,到了统计人员们手里,统统化为了最直观的数目。

要知道,所谓的权力,来源于,你是否能够影响到权力中枢,陛下就是权力的中枢,厂卫之所以在大明地位超然,也正因为,他们可以随时影响到陛下的决断。可一旦陛下越来越重视其他消息来源,这还有厂卫的事吗?

弘治皇帝抚案,皱眉。

“这些该死的……”邓健说到此处,又沉默了,接着笑吟吟的道:“少爷怎么看?”

朱厚照:“……”自己掏了银子的,就是不一样。

朱厚照踟蹰道:“当然是儿臣的主意,不过……”

王文玉见过金刚石。

各处作坊,开始轮班开工,无数铁矿石,运输到了钢铁作坊,最后,变成了钢铁,而后,成为了一段段的铁轨。

一个神话,已经诞生。

那念诗的人,不及念完诗,顿时打起精神,众人呼啦啦的朝着那大篷马车蜂拥而去。

看来有银子的人,都难免具有高尚的情操。

所谓穷**计、富长良心,想来,就是如此了吧。

方继藩面带微笑,看着王不仕。

以后……人们只会认为,你看,果然财不可外露啊,果然要小心啊,那些谨慎的人,依旧还是将自己的财富,偷偷的藏匿自己,哪怕是通货膨胀,也不敢显露,或在地窖里,或在自己的床底下。

自己,就好似被遗忘了一般。

王文玉跪下,恨不得要亲吻脚下的土地。

前几年,内帑是赚了不少银子。

…………

弘治皇帝笑吟吟的道:“你们两个家伙,到底玩什么鬼名堂……咳咳……继藩啊,你可知,朕昨日……”

随着工程的进展,这些股票,还是会持续增长的,除非出现巨大的利空。

朱厚照的脸色才缓和了一些,背着手:“哼,走,跟本宫去做一个实验。”

方继藩汗颜道:“殿下,肥胖的人,都是天庭饱满,油光满面。”

方继藩道:“自是陛下圣裁。”

方继藩能明白弘治皇帝的心情。

贵人一头波浪似的金发,他听到了理发师的建言之后,颔首点头,碧蓝的眼睛朝理发师看了一眼。

那种微熏的感觉,眼前开始出现些许的幻觉,他似乎看到,天上似有圣光,许多天使在唱着赞美诗。

“是的。”王细作信心满满的道:“他们的京城,距离港口,不过百里,只要能消灭他们的水师,占领他们的港口,这个港口,叫天津,接着,便可向他们的京师进军,擒拿他们的皇帝,那么,整个明帝国,就会束手就擒,他们……那里有数不尽的财富,他们的皇帝在宫城里,更是藏着数不尽的宝藏……”

理发师继续开始给他放血。

这管事,以为梁储会勃然大怒。

又能说什么呢?

方继藩有时,看着那空空如也的女医学堂,竟有几分失落感。

此时,女医无过错,刘家人居然只以子虚乌有的不守妇道,直接退婚,退婚是很严重的行为,因为这会使女方蒙羞,成为奇耻大辱,坏的,乃是女方的名节,甚至会使其一辈子抬不起头来,陛下为此震怒,那么……就情有可原了。

弘治皇帝狠狠甩了甩袖口,冷笑道:“这真是满门败类,蝇营鼠窥之家,查一查,其三代血亲,可还有为官的吗,朕怕只怕,这些人为官,蝇营狗苟,莫要害了百姓,若还有,连同着这刘焱,一并罢黜,尔等口口声声,圣人之道,自居清流,自居读书人,却哪有半分读书人和大臣之风,滚出去!”

弘治皇帝心情格外的好,陪了皇祖母半宿,这皇祖母一再说着要知恩图报的话。

“制曰:兹有女医梁如莹者,性资敏慧,今太皇太后病重,幸得其救,方可使凤体无恙。国朝以孝治天下,祖母视朕,如骨肉也,朕侍太皇太后,战战兢兢,唯恐有所疏失,今太皇太后年事已高,正需良医,随侍左右,方使朕安。今下中旨,特敕女医梁如莹,为女医院医正,其夫刘文华,赐金三十万,钦命地方官吏,至刘府,立石坊,以此旌,钦哉!”

前头没有奉天承运皇帝……

这是一封中旨。

这人的际遇啊。

弘治皇帝脸上凝重起来,不禁皱眉问道:“何故?”

....

朱厚照撇了撇嘴:“至于如此吗?虚伪透顶的家伙。本宫又非是秀荣妹子。”

病人多,大夫少,递给你一把刀,他就敢把人切了,反正也不担心有人敢登门闹事,治好了,是医术高明,治不好,依着这个时代的病亡率,其实……还是挺靠谱的。

任何学术,都是慢慢的成长,拔苗助长,是要不得的。

“公子,您的意思是……细虫,其实也有好坏之分吗?”

“……”

死而复生的事,没办法解释。

便连方继藩,都忍不住捂着自己的脸,觉得丢人现眼。

“噢。”朱厚照一下子恍然大悟,他仿佛发现了新的大陆:“这样说来,这钦天监从前说的鬼话,其实……都是骗人的,捡着好听的,给父皇说的?”

其实这段日子以来她们内心一直都在质疑自己的所学。

他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倒吸了一口凉气,听了太皇太后的话,骤然,眼泪扑簌而出,上前:“女神医……”

“家父讳储。”

倒不说其他的,而是……似乎是因为弘治皇帝那一句没用,刺激到了张皇后。

此人叫刘文华。

他捋须,一脸安慰的样子,朝刘文华颔首:“待会儿,谨记着,不要紧张,要行礼如仪。”

想到自己的皇祖母,死而复生,那种情感,实是别人无法体会的。

许多人面面相觑。

宫中特别请自己来,就为了奖励自己。

可是,到了他们这地步的人,涵养还是有的,于是默默起身,侧让。

天皇太后她……崩了!

弘治皇帝几乎已是心疼得要昏死过去,此时整个人失魂落魄的,看着梁如莹,似是一时反应不过来。

萧敬还是很有羞耻心的,虽然是太监,那也还算是正直的太监,他浑身打了个哆嗦,看到这一幕场景,居然下意识的伸出手掌,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这些人,只一看眼神,立即明白了什么,纷纷告退。

方继藩乐呵呵道:“不必,不必,能为陛下效劳,是儿臣三生有幸,几世修来的福气啊。”

外头,早有车驾准备好了,数十辆马车,稳稳的停在医学院门口。

女子们统统上了车。

方继藩则翻身上马。

她泪眼已是模糊了。

接着,竟是朝方继藩叩首:“犬女,就托付齐国公了,还望齐国公,看在老夫薄面……”他匍匐在地,已是哽咽不能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