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战神宠蝶妻 > 第32章:路人皆知

裴淼心叫他大叔,这两个字一点没错,他比她远远大了十岁,她是该唤他一声“叔”。

桂姐说话的时候双眼已经腥红,甚至端着汤碗的手都在颤抖。

这会子她想躲也不是,走也不是,只能直愣愣望着郑惠华和她旁边的曲耀阳。

她除了在偶尔的清晨给他做一份早餐,在床上与他腻死腻歪以外,但凡离了床的地方她都刻意与他保持距离,只因为他不过是她一名“玩伴”。

“我们也是刚到,曲总。”

“是我要!”他被她踢得赶忙从床边站起,“可你敢说后来你没要了?又哭又叫的求我,一会让我慢一点,一会又要快一点的,提这么多要求还想不负责任的人,你敢说那个人不是你?”

“没、没什么啊!我、我只是路过而已……”

……

那地方那么隐晦那么不堪,却也该死的,那么刺激。

曲婉婉去牵了她,到曲市长跟前的时候介绍说:“爸,这就是淼心姐跟我哥生的女儿,她叫芽芽。”

小家伙点头,“喜欢。”

“关于这个问题我已经想过了,这样贸贸然接芽芽回来住不是上上之举,这两个孩子待在一起大人之间总会出现矛盾,所以我想效仿您当年对待臣羽的情况,这两个孩子,只能留一个在家里头,另外一个放在外面养。”曲耀阳顺着曲母的话。刚才楼下发生的一切,其实早就已经落入夏芷柔的眼底。

曲母一听就呵呵笑了起来,打开车门进步走到裴淼心的车窗跟前,“每次见你都有新的长进,看来你爸妈确实是教育出了一个好女儿啊!你说当初我怎么就看走了眼,同意让你这个祸害嫁给我儿子,让你这么祸害他?”

裴淼心不想理会,倒了车只想从这里离开,可是曲母一只手伸过来紧紧抓住驾驶座旁的倒后镜,就是一副不达目的誓不摆休的姿态。

低低的啜泣声从电话那头传来,曲耀阳也只是头晕目眩地捏紧方向盘望着“御园”大门的方向。

“那就整个系列每件一样,就当是对这位归国设计师的支持。”夏芷柔弯了唇。

“我知道。”坐在对面的夏芷柔开口说话:“那时候他心里不说,每次我问起的时候他也说不介意,可他到底是个正常的男人,我曾经做过那样的事情,他又怎么可能会不介意?我后来是做过处女膜修补手术,我是骗过他他是我的第一个男人,可是那时候我是真的爱他!我长这么大从没有遇见过一个像他这么优秀的男人,我怎么就不可以爱他?我只是想弥补自己曾经犯过的错误罢了,我要我在他心中永远都白璧无瑕!”

“可你后来还是背叛了他不是吗?”裴淼心说道。

“我才不管你这么多,曲耀阳,一定是你跟臣羽说了些什么,又或者做了些什么,所以他才会不告而别的!”坐在保姆车里的裴淼心,最近真是被这事情困扰得人都要发狂。

“你要来挣的就是这种钱?!裴淼心你怎么这么不学好,什么不好做你偏偏要跑来做这行!”曲耀阳简直气怒到不行。

严雨西犹豫了半晌就是一声轻叫:“是不是那夏芷柔又在作怪?!你从曲家那样的大家庭里出来,他不可能不给你任何赡养费!那唯一的解释,只能是夏芷柔那死家伙给你半路拦截了,而你一毛钱都没有拿到!”

“那刚才你不同他说清楚!”严雨西气得就快要跳起来,“你知道他不是那样的人,可夏芷柔的底细你又知道多少?!当年我们可是跟着同一个妈妈出来的,她那人开始的时候就是表面清纯,抢姐妹客户、偷老板钱她什么事没有干过!这一行里因为家里情况而堕入风尘的又不只她一人!就算她真有多么需要钱,也不能干出这样的破事情!”

“你管的事还挺宽。”他不觉勾唇笑了起来。

“怎么了?怎么了这是?”

冲她摇了摇头,“你妈没有欺负我,只是我也不喜欢你们联合起来算计我。”

“行了!你少说两句行不行?!”跟在曲母身侧进来的,还有一脸严肃和不耐烦的曲市长。

曲市长露出一张阴晴不定的脸,站在原地踟蹰了好一会后才道:“他人到是没事,这混小子,昨天我让他好好地待在家里他非不听话,你看现在……不过已经没事了,淼心你快去吃饭吧!待会没什么事你早点休息,医院你就不用去了,有婉婉在那里陪着已经足够了!”

曲母僵硬着唇角冲上前来,赶忙将曲耀阳的手臂一抓,扬声道:“耀阳,妈妈知道你有多在乎臣羽这个弟弟,也知道你一定是答应了弟弟要帮忙照顾他的妻女。可是,这事儿上开不得玩笑,就算你再在乎这个弟弟,淼心也是你的妹妹啊!你不能不为你妹妹和她的两个孩子考虑,臣羽既然已经过世了,她就有再嫁人的权利!”

“给你时间?”他自嘲般地笑了起来,“再给你一次机会,说也不说一声,就这样走掉?”

这一下曲耀阳似乎没有拒绝,只是抬了抬有些沉重的眼皮后才道:“也好,反正我今天不想回家,就去你那吧!”

裴淼心刚要急得跳脚,却又突然想起现在还睡在医院里的爷爷,想想他可能不打算把这样的时间留给工作或是外人,他明天还要去医院看爷爷。

他倒完酒,将酒瓶往她身前的茶几上一放,这才学着她的模样盘腿坐在地毯上面。

她依样学着他先侧着杯沿,从灯光下看了看酒的成色,又将鼻端凑到酒杯前面轻轻晃动着去闻它的香味,等到轻抿了一口在唇里漱了漱后一口吞下,这才有些颇为沉重地点头道:“曲坚强出品,必属佳品。”

两个人就餐的餐桌正好就在这间餐厅的角落,且这里的灯光足够昏暗,环境还算隐蔽,即便是在公众场合下亲密接触,也不会有多少人注意。

……

他双手捧住她的小脸道:“这是怎么了,让我看看,你吃醋了?”

她穿好鞋起身,抬头冲站在客厅里的男人笑笑,“不用了,没关系,我喜欢做东西给奶奶吃。而且不过是碗白粥,谁熬的粥味道都是一样,我知道,她不过是想跟我说说话罢了。”“不行。”曲耀阳言简意赅。

她略带些歉意地去望裴淼心,说:“二嫂,真是对不住,他这人脾气就是这样,他说话没恶意的,你别往心里去。”

桂姐蒸了各种味道的粽子出来,非让回家过节的少爷小姐一人吃掉一个才准离开。

曲婉婉努了嘴,继续低头吃自己面前的东西。眼角余光里,正好看到裴淼心坐在餐桌前剥粽子的时候,小手被刚刚蒸腾的热气烫得不轻,纠缠了几下也没有将粽叶剥开。

餐桌上的人带了笑望向他们这边,每个人眼里的期许,或多或少都烫得她的眼角有些生疼。

“后天上午的,最近的航班只有那一个。”

打包收拾好最后一包东西,裴淼心在电话里说:“没有,阿jim挺好的,真的,要不是他把真相告诉我,说不定我就要成为传说中的坏女人。”

这趟回去探望臣羽的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更像是做一个决定。

紧闭的窗玻璃外似乎正下着小雨,淅淅沥沥地敲打着她的窗棱,映得满屋子都是雨影。

“我现在不在公司……”

她深吸了一口气道:“有什么就在电话里说……”

曲母用力将曲婉婉推进了最角落的那间房间,等到后者好不容易站定身子扑上来的时候,曲母已经“砰”一声将房门关上。

只是后来的事……他们到底错过了彼此。

“行了啊!洛佳,有些话点到为止就行了,别哪壶不开提哪壶,你……”

“这不是喝不喝得起的问题,而是做人应该适可而止,吃东西也是,吃多了就会吃坏肚子,你说,麻麻已经告诉过你几回了,嗯?”

裴淼心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曲耀阳便直觉再劝无用。

今天,他头太晕了,心痛如绞,只觉得心底一直想要忘记却怎么也挥之不去的东西沉沉地压着他,压得他喘不过气。

他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儿,顺势摸出自己的手机,拨了上面的电话。

在客厅的酒柜里找到瓶之前没有喝完的伏特加,自顾自从冰箱里取了冰块过来,斟了一杯,正喝着酒时,半夜里,电话响了起来。

归国之后夜店里的一次偶遇,当他再遇见她时她已不是曾经模样。

裴淼心泱泱靠在床头,一边是夜色里已经熟睡的丈夫,一边是床头柜上不断亮起屏幕的手机。

心底的疼与恐惧彻底漫开以前,手机屏幕又亮了起来,这次,却是他的电话进来。

“你别不识好歹了,曲婉婉,我说那些话都是为着你好,你也不看看现在像你这样的傻瓜到底还有多少,说被穷屌丝骗了就被穷屌丝骗了!现在外面的屌丝哪个不知道你爸爸是本市的市长,你哥哥是‘宏科’的总裁?你以为那些屌丝是真喜欢你吗?他们不过是想骗你们家的钱和地位,就你这傻瓜还巴巴地把脸往别人的屁股上贴!”

曲臣羽倾身将小家伙抱进怀里,等到外头天色昏暗,桂姐提着鱼从外面回来的时候,才重新上楼去看裴淼心。

她在车后座上抱着女儿,默然盯着车窗外的风景时,小手突然一紧,知道是被他握住,暖暖的,却没有回头。

他抽了两口手中的香烟,仰头的时候说:“臣羽刚才胃不舒服,怕你担心,自己上楼找药吃去了,你去看看吧!”

起身的时候没有再去碰它,就让那漂亮得像朵花似的戒指一直躺在那里。

脑袋实在疼得厉害,也不管她是不是真的安排他睡客厅也不睡房间,看到铺得柔软的被子和枕头,还是让他忍不住过去鞋也不脱,掀开被子便躺了进去。

“干嘛要这样啊?万一我要是不结婚,你是不是就会一直照顾我到老死?”

夏芷柔不解,“你们说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淼心……我知道现在或许说什么都已经晚了。总之你记着,我对你的承诺永远有效,你想好了要多少钱就给我打电话,毕竟你们裴家这种状况,就算不是为你爸妈,为你自己,要一点钱傍身总是好的……”

而另外一边的曲耀阳,此刻的心情竟是无比的阴霾。

……

曲耀阳气不打一处来,曲母则委屈了半天,索性直接哭了起来。

几个民警快速冲上前,费了好半天劲才将曲子恒抓住,被人抓住了也不见消停,后者一边骂骂咧咧的,一边继续拳打脚踢向着夏之韵的方向。

裴淼心听到这里,已是震惊不已,“你是说……你是说子恒还参与了贩毒!”

也是因为过年的关系,早在年前裴淼心就放了死机小张回家过年,现下就连帮他们开车的人都没有一个。

阿成熟门熟路地将曲耀阳一直从停车场搀扶进了房间。

夏芷柔从医院做完产检出来,已经模糊看得清楚一些东西的曲耀阳就站在医院外的草坪上抽烟。

相识十年,却是到今天才有缘牵手相恋,她忍不住又喝了一口杯中的酒,感觉那酒的温热一点一点酝酿着她的灵魂。

裴淼心这时候想起曲耀阳才觉得有些火大,先前在医院走廊里被他吃掉的那些肉串说不定才是好味,丫肯定是喝多了酒嘴里没味,所以才会嫌她放少了盐。

裴淼心一怔,这几年没人在乎没人心疼,她几乎就快要忘记自己每年的生辰。但也似乎总有他这一个人,每年不论风吹雨打都会当面或是邮寄一份礼物给她,再再提醒着她又长了一岁。

裴淼心几不可闻地皱了下眉,刚向后缩躲了一下身子便被曲臣羽给察觉。

床边的位置一阵下陷,很快有一双大手紧紧搂在她腰间,鼻尖嗅着她脖颈浅淡的薄荷香气,才道:“睡了么?”

“淼淼,我爱你,我……我想吻你,可以么?”

到是曲臣羽快速,几步迈到门边去将芽芽抱起,放在他们的大床上时,裴淼心正好坐起伸手去接。

他眸色沉痛,“对不起,是我害你……”

她挣脱不开他的大手,“大叔,我不骗你,我那辆车的发动机有点问题,到现在还在4s店里修,要不咱们打车走吧!”

“曲耀阳!”背手站在床前的曲市长突然一喝,已是一副大雨欲来风满楼的模样,“你看看这都叫什么事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总之话给我你摆在这儿了,最迟下个月月底,不,就这一两天,你赶紧先跟皖瑜去把婚给注册了,总之这事儿不能就这么完了,咱们家必须负责!必须得负责!”

聂母说到这里,更是泣不成声,弄得站在阳台前的聂父愤怒回头,“总之这事儿今天必须有个说法!”

裴淼心勾唇轻笑起来,“怎么了,曦媛你在看什么东西?”

“婉婉,我同你说过了,你当时还小,再说我跟你哥之间的事情也不是你所能决定。有些过去了的事情咱们只要不要再去提再去想,那就可以都当它过去了。”

从新区开车回曲家大宅的高速公路上,曲耀阳抓着方向盘的手都在颤抖,眼神却随着后视镜窥望着后座里紧紧缩躲在曲婉婉怀里的小东西,似乎她先前对于他的害怕和惶恐到现在还没有散去。

“什么烂一凯啊!郭一凯就郭一凯,你这么叫我听着恶心!裴淼心麻烦你适可而止一点好么!”

他并非诚心想要同她过不去,只是太过鲜明的对比,她把以前只会对着他的笑颜扯得分崩离析。她不再缠他不再耍无赖,也不再对着他没心没肺地笑了。

她都有些弄不清楚自己到底是该气该笑,胸口微微起伏着,去看面前这男人的态度,也觉得他是哪根弦搭错了,所以故意在这无理取闹。

(全剧终!!!)车子很快到了曲市长的家门前。

吴曦媛撇唇一笑,“行了,从前上初中的时候就你跟苏晓两人最好,要不是你这次结婚,突然想起我来,我还当真以为你早就忘了我这位老同学了。”

曲母一听这话就不高兴了去,“什么主不主人家的样子?你看他们裴家,又不是死了爹了,怎么好好的只来了个妈,还让个伯伯搀扶着新娘子上去?哦,推脱什么有要务在身,怎么就连自己女儿的婚礼都抽不开身过来?照我说,裴淼心他爸自个儿都觉得这婚事变扭,他是觉得没脸见人了才不回来,光她妈一个人回来算怎么回事,诚心给谁家丢人不是?”

他的口气里尽是不善的意味。

曲耀阳冷眼站在餐桌边上看着忙碌得不可开交的小女人。

有曲耀阳跟曲婉婉照看芽芽,裴淼心这才放心走开,同曲臣羽继续在亲朋友好之间周旋。

难过吗?

曲母闭了闭眼睛,表示她知道了。可是她紧紧盯住曲耀阳的模样,还是让后者都跟着颤抖了。

曲市长不动声色地看着前方的路道:“上车。”

洛佳是在酒店的商场里逛街时,偶然撞见被人围观成一团的场面,和怔怔站在扶梯上瞪大了眼睛望着眼前一切的裴淼心。她直觉发生了什么不太妙的事情,慌忙唤了一声裴淼心的名字才像是将她从久远的梦中叫醒。

“嘿!你这人怎么说话!”洛佳一下挡在裴淼心的身前,用力去推了聂母一把。

裴淼心镇定了下心神后才报出了个地址,曲耀阳转动方向盘开出去后,芽芽才继续欢欢快快地瞅着曲耀阳问东问西。

“巴巴,还有麻麻做的芒果奶昔,好好吃哦,可是麻麻有时候还要做绿色的布丁,你可不可以都不要让她做绿色的东西,芽芽不喜欢绿色的东西。”

“那样……我会受不了的。”

裴淼心皱了眉,“苏晓我不想惹事,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还是回去了。”

裴淼心还是意外与夏芷柔在会所里的大操房里相遇。

他知道她已经不在年轻,更何况她还为他奉献过十年的青春。他原是爱着她、感激她、敬重着她的。他想不管她与裴淼心之间闹出什么样的事情,只要不全是她的错处,他都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用这样的方式来回报一个女人无悔的青春。

可是裴淼心,那小女孩,十七八岁挺直了腰板儿不怕天不怕地的娇俏模样,还是在那一年的大学校园里轻易敲开了他的心门。

可是,等他准备要将这一切想明白的时候,夏芷柔却带着曲母和曲婉婉出现在了这里。

张太太笑道:“就我们家老二折腾的那点家业,哪里比得过曲太太家的大公子?听说前段‘宏科’又在童南路附近新开了一处楼盘,昨天我还同宣传部的郭太太去看过了。人郭太太看了就直夸,说那房子实在是被‘宏科’修得太漂亮了,整个小区不管是绿化还是设施都完善得不得了,昨天晚上一回去就拾掇她们家老郭把那处房子买了。说是自己的身份地位尴尬,不方便住在那样的地方,但是她儿子不是明年就要大学毕业了吗?正好现在把那房子买了给他,以后结婚就可当婚房用了。”

裴淼心不明白这事儿怎么就牵扯到自己头上了,但听见曲母说了句“大哥”,更是一阵惊觉。

她微微侧头望向曲母,后者温柔浅笑瞳仁却似极深。她虽然模样温和又并没有说什么多余的话,但她那模样——裴淼心一直都知道曲母并不是个简单的女人,这下但看她的模样,也大概猜到她是知道了些什么。

“曲太太。”王燕青冲她点头微笑,“之前咱们其实有过一面之缘,只是可能后来你贵人事忙,咱们也一直没有机会再聚,所以‘青苗会’后续举办了那样多的活动,却没有一次有机会邀请你来参加。”

这么些年来,曲耀阳虽然信守了当年的承诺,娶她进门。可是他却一直在用冷暴力对待她——一边用婚姻的枷锁束缚着她,一边又不给予一个丈夫应当给予妻子的义务。

……

因为爱,哪怕是一点点的包容和理解,他都给不了吗?

他瞪大了眼睛望着她清澈的眼睛,试图从她的眼底看出那么一点想要留他下来的意思。

臣羽一直都是他极疼爱的弟弟,他大学毕业便出来打拼,辛辛苦苦创起现在的家业,就是希望通过自己的能力帮助并照顾好弟妹,让他们不要像自己一样,有一段不开心的记忆或是曾经。

他愈发狠绝地去吻她的双唇,他觉得自己就像是个干涸已久的旅人,只有通过不断汲取她口中的芬芳与蜜水才能浇灌自己干涸的灵魂。

“这不可能!”裴淼心吃了一惊,“这设计图是我反复论证修改,再请大师傅参考对照过后最终确立的终稿,我已经试过,它根本就不可能存在任何质量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