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战神宠蝶妻 > 第142章:司马称好

嗡——嗡——!!

“雕虫小技。”邦迪沃德面露不屑,手中长剑随手一挥。

大概过了十多分钟后,雷法开始独自摸索了起来,骨法师傅在旁边静候着。

说罢,金发‘五老星’已经先行出手了!

车缓缓启动,不同方才疯狂的车速,这次,是平稳的。狭小的车内空气凝重的几乎僵硬,龙尧宸侧倪了眼夏以沫,二人谁也不说话的一路回了别墅。

“这个是谢谢。”莫忻然一脸高傲的打断了冷冽的话,“你送我手链,我也没有什么好回谢的,这个就当是谢谢你好了。”

拿出笔,将图纸铺开,看着先前的效果图和赵夫人以及李夫人的要求,她开始从新画着草图……不同于昨天在别墅的时候的焦躁,此刻的她竟是心平静的没有一丝波澜,整个脑子里都是勾勒的线条。

`交易,各取所需

他本以为,这样高度紧张,不能有一丝情绪松懈的拉练能够让他暂时的遗忘……可是,原来不过是自己骗自己,夏以沫的那张脸,他不但没有片刻的遗忘,甚至,烙进了他所有的神经!!

龙天霖并不介意,这里是龙帝国的私人医院,虽然哥是龙家人,可是,毕竟现在入主国会的人是他,昨夜小泡沫被送到医院的时候已经很晚,没有人敢打扰他,今天一大早,他就听说了小泡沫进了医院的事情,当然,哥也没有想要去隐瞒什么。

夏以沫的唇在哆嗦,她瞪着一双眼睛看着龙尧宸,敲门声还在没有规律的传来,她看了眼门,随即乞求的看着龙尧宸。

龙尧宸没有说话,夏以沫抿了抿唇就转身欲走,她不想服软,更加不想过以前的生活,但是,已经没有什么能比乐乐更让她无法妥协的了。

**

龙尧宸和龙天霖视频通话完后拿过一旁的牛奶喝了口,因为已经凉掉,牛奶有些腥气,他微微蹙眉,嫌弃的放下杯子。

方才,竟是不经意的打开了相册,映入眸底的是他手机最后一次照相的那张雪人照片……他看着照片,脑海里跃进的是昨天别墅里,夏以沫愤恨的删除照片,然后将手机狠狠的摔到墙上的样子,想到此,他脸色暗了暗,沉声说道:“告诉颜展鹏,不要试图用我对若晞的感情而做些我不喜欢的事情,否则,就算是他……也没有情面可讲!”

思忖间,人已经到了车跟前,刑越开了后备箱让他放了行礼后示意sam上车,sam开了车门就坐了进去,当屁股挨到座椅顺势关上门的时候,才发现,车内竟然有个人,他一双蓝眸上下打量了圈儿龙尧宸,心中顿时有种压迫感传来,他不明白,这人是谁,怎么给人这么大的压力。

这边忙碌着等下夏以沫检查的事情,那边,龙尧宸径自乘坐电梯去了餐厅,电梯抵达,他单手抄在裤兜里,大步的迈出进了餐厅,一双犀利的眸子就和猎鹰一般的扫过餐厅,最终,停留在靠窗户边的位置上……

龙天霖笑的就像是偷吃到糖的孩子,经过龙尧宸身边的时候,他抬头看着鹰眸沉戾的龙尧宸一眼,说道:“哥,走吧!”

“怎么来公司了?”冷冽轻咦的看着莫忻然,随即起身走向她。

冷冽眸光深邃的看着莫忻然,虽然明明知道她这会儿说的不经意,可是,心里还是开心的跳动着……然然,不敢说能将伤害清零,但是,我只希望我能将你的伤害减到最低!看着你此刻的快乐,我要如何才能让你这样一直快乐下去?

“曾月如今的位置,你觉得是曾首长的庇护还是什么?”

这样的感觉很奇怪,按道理,宸少绝对不会擦手这件事情,毕竟,那件事和他没有交集,也和他的利益没有任何的冲突,在a市,如果沈爷都要让他三分,那么,他就可以肆无忌惮的在这里横着走,可是,他却插手了,那么……原因就只有一个……

思忖间,乔治从一旁的人群里跳了出来,他抱着琴箱,一脸的抱怨:“跟着你后面,我真是最少活十年!”

适时,手机铃声打破了诡异的空间,龙尧宸轻倪了眼来电后,踏步出了厨房的同时接起了电话……

龙天霖看着龙尧宸,垂眸笑了笑:“哥,国会你也有是有责任的。”

思忖间,厨房门口传来脚步声,夏以沫回头,见是刑越,本能的,她越过他向后看去……

刑越静静的开着车,一路无话的将夏以沫送到了赌场:“下班后我会来接你。”

“龙尧宸,我受伤了!”夏以沫干涩的说道。

说到最后,夏以沫的脸一热,本被冷风吹的微红的脸颊上更是染上了窘迫的红润,她咬了咬唇垂了眸,被雪冻的通红的手不安的搅动着,心里更是腹诽着自己的狗腿。

“哐当!”声滑过,玻璃碎渣子洒落一地的时候,一左一右两个身影同时窜了进了,顿时,“砰砰砰”的声音不绝于耳,顷刻间,已经有五名劫匪应声倒地,到死,他们还没有搞明白突发的状况。

适时,电话响起,他一边向外走一边接起电话,“我现在很忙,有什么事情回头说。”

“就怕你耐不住寂寞……”

龙尧宸站在绯夜顶层的窗户前,一手抄在裤兜里,一手垂着,垂着的手指间有一支烟正在燃烧着,袅袅的烟雾徐徐上升,将他孤傲的背影渐渐弥漫。

苏沐风浅浅一笑,认真的看着乐乐说道:“妈咪一定会开心的……”

夏以沫站了起来,转身看向苏沐风和乐乐,有些局促。

“你无权反对!”龙天霖站了起来,声音淡漠而透着一岛掌权人的微扬,就在夏以沫和凌微笑惊讶的同时,他缓缓说道,“你,不是龙岛的臣民,无权反对!”

龙尧宸垂眸看着夏以沫,接收到她眼底的询问,淡漠的说道:“这件事情过后,我就会放你离开!”

等夏以沫换了衣服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五分钟后,她看着龙尧宸手里拿着她的围巾和帽子,有些不解的看着他……

夏以沫疑惑的看着衣帽间的方向,不知道龙尧宸到底要干什么,当听到里面懊恼的声音的时候,她终于忍不住的走了上前……当人站在衣帽间门口,入目的一片狼藉,夏以沫目瞪口呆的扫视了一圈儿,最后视线落到了龙尧宸的身上。

龙潇澈看着因为担心而将脸拧到一起的凌微笑,轻叹一声,说道:“放心吧,我不会让小宸受伤的。”

她猛地将面包塞进嘴里,狼吞虎咽的吃下去,期间好几次被噎住了,她便就着雨水,把面包吞了下去。好几次,她被那味道弄得反胃想吐出来,可是……她想要活下去,哪怕活的在痛苦也想要活下去。咬紧牙关……她把面包咽了下去……告诉自己,总有一天,她也会活的像个人!

夏以沫并没有看清眼前的人是谁,只是思绪停滞下,一直反应不过来,吓得“啊”的一声惊叫,紧接着就往后退去,可是,她的身后就摆放巨幅海报的架子,她退后的同时,脚一不小心的踩到了架子,顿时,她重心不稳的就向后倒去……

局长点点头,看着占据了屏幕的长信,眸光幽深的仿佛要吞噬一切。

简单的几个字,透着一股让夏以沫不安的情绪,她毫无由来的想起曾经龙尧宸的警告,她微微抿唇,眼底闪过一丝慌乱,顺势去拿牛奶杯子想要掩饰自己的情绪,可是,却没有拿稳,“砰”的一声传来,杯子跌落在桌子上,顿时,牛奶溅洒开来,奶白色的液体将她身上的裙子和龙天霖身上的衬衣都染上了污渍。

夏以沫刚刚坐到车上,司机就有礼貌的问道。

龙尧宸没有说话,沉默了一会儿,方才缓缓说道:“颜展翔休假期间到龙岛双胞胎弟弟颜展鹏那边度假,身为某c军领导人的他其实是在暗中出任务,因为龙岛处在世界舞台敏感边缘,也就成了他最好的掩护,谁知道,天算不如人算,却被x国从中作梗,让他任务失败,还中了x国被称之为‘情蛊’,这种药最大的特色并不是让人控制不住身体里的火热,而是在火热发作之下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思绪会被人控制之下,被人牵着鼻子走……”

夏以沫红着眼眶环视着四周,看着从开始的陌生到现在产生了依赖感的地方,紧紧的抿了唇……一直以来,以为家可以给她安全感,但是,她却总是少了那份感觉,只因为那个家不是她的家,而如今,这个原本不应该让自己感到安全的地方却莫名的给了他心安,而这份心安也不属于她!

只是,这背后的人和颜展翔有关系吗?

明明知道是游戏,还能接着沉沦……简直就是愚蠢!

兰姨暗暗撇嘴,放下水后出了房间,在关上门的那刻,她看着坐在床边不停的探着夏以沫发烫的脸颊的龙尧宸,暗暗思忖:这个世界上,如果宸少不愿意去做的事情谁又能强迫他去做?现在……他脸上就算是极为不情愿的,恐怕,心里是担心着夏小姐的吧?

龙尧宸看着乐乐的小脸因为不懂大人间的谈话,却又明白好像气氛很凝结的嘟成了包子脸,他手指背过轻轻滑动了下乐乐细嫩的脸颊,做安抚状,薄唇轻启的悠悠说道:“不介意……顾州长和曾小姐也一起吃个饭吧。”

“那好,”龙尧宸这才落了个淡漠的眸光在顾浩然脸上,随即滑过曾月时,变的犀利,但是,那样的眸光只是稍纵即逝,“那我也不勉强了,别到时候曾小姐嫌弃我打扰了她和顾州长的二人世界。”

夏以沫不开心了,她坐在后座看着前面的一大一小的两个男人,突然有种落寞的感觉,以前乐乐总是黏着她,可是,一个月不见,昨天方才见到,乐乐竟然第二天就又投入了龙尧宸的阵营。

“我也给你把牛奶温了……”夏以沫喏喏的说道。

男人的话方落,就听到电话里传来一声尖叫声,夏以沫猛然间瞳孔扩大,脸上全是担忧,朝着电话就大吼道:“你们把我爸怎么了……喂喂,喂喂?”

龙尧宸一直看着颜若晞,一双墨瞳紧紧的凝着那双晶亮而清澈的眼睛,看着那双眼睛,渐渐的,颜若晞的脸变成了夏以沫的,一会儿,又变成了颜若晞的……就这样来来回回,最后,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看人,还是仅仅在看那双眼睛。

“兰姨,”小麦放开兰姨,“海月没有说什么时间回来吗?”

“夏小姐,请问你的话能够代表龙家皇室吗?你说这个月将会和霖少在龙岛举行订婚仪式,是真的吗?”

“还有事?”龙尧宸眸光微仰起看着苏浩。

金花1号手里拿着秒表,看着气喘着的夏以沫,眸光凝视着,就在夏以沫以为自己又没有在规定时间内完成所有项目的时候,她淡淡说道:“恭喜你,通过了……”

说到最后,夏以沫的声音有些不能控制的哽咽,这样的情绪透过电话传入龙尧宸的耳朵里,顿时,他的心脏就好像被针扎了一样。

是啊,自己可以解脱,爸爸和妈妈呢?小宇呢?她就算气恼爸爸和妈妈,可是……小宇还那样小……

龙尧宸看到夏以沫这样,心里莫名的就烦躁起来,除了偶尔的神经短路,她什么时候看到他不是惊慌就是害怕,他会吃人吗?

“夏以沫!”龙尧宸没有想到夏以沫的反应是这样,一向自持处事冷静的他,竟是在这一刻看着她的背影有些慌乱,那样的慌乱他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就是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丢失了一样。

看到这样生疏而有距离的言语,龙尧宸本能的升起了一股厌恶,之前给夏以沫说她是佣人的身份,当时不过就是随口一说,她就这样当真了?

*

莫忻然的鼻子突然酸涩了起来,她看着龙尧宸亲吻着夏以沫,落下人生最真挚的烙印,许下一辈子的承诺时,她在想……她,会不会也能够这样幸福?

“再说吧……先放你那儿!”莫忻然嘴角含笑,高傲的挑了挑眉淡淡的说道,“我觉得,全世界的地方都没有你这儿安全……”

“……”莫忻然显然对这个答案十分的意外。

缓缓抬起手,将房卡对到感应区,“呲”的一声,门应声而开……她轻轻转动门把,企图不要打扰到里面睡着的龙尧宸。

“我不喜欢这样的天气……”冷冽突然幽幽开口,视线变得犹如沉戾的墨空让人冷寒,“据说,我出生在这样一个天气里,那天下着雨,很冷!”

待到莫忻然反应过来的时候,冷冽的车早已经和雨夜下的车绘成了一道线,“混蛋!”

夏以沫在得到肯定后,不顾身上的酸软,狼狈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就往路口走去……小可爱也急忙跟了上前。

“砰!”

龙尧宸的身上都是血,薄唇紧抿成了一道线,整个脸僵硬的没有办法舒展。他看上去虽然凝重,可是,还保持着冷静,但是,一旁的刑越知道,此刻的他承受着什么。

夏以沫缓缓抬头看着龙尧宸,仿佛被他的话惊到,又好像因为他的话无法反应。

龙天霖微微蹙眉,“小泡沫?”

龙天霖看着她的样子,脚步微微一滞,他目光深邃的看着她,唇角轻抿了下,眼睛里有着不自知的异样情绪划过。

龙尧宸薄唇轻阖,单手抄在裤兜里,鹰眸犀利的先是扫过病床上的夏以沫,然后冷冷问道:“她的伤口怎么又裂了?”

“疼,龙尧宸……疼!”

“既然你想,那就回去。”

夏以沫看着龙尧宸的侧面,然后看向龙天霖,一双眼睛就想要喷出火一样,她用眼神询问着:他怎么也在这里?

龙天霖赞同的点点头,然后从前面的便桌上拿过上面的一张纸递给夏以沫……

夏以沫皱眉疑惑的看着他,然后接过后垂眸看去……和小泡沫的甜蜜之旅计划!

“报告!”

“嗯。”顾浩然签完最后一份军区件后抬头看着面前的夏宇,淡淡一笑,从抽屉里拿出一封信递出。

顾浩然一听,摇摇头,“哪能啊?”随即笑着说道,“最多我安排下,让她的小组和那帮狼崽子搞个联谊什么的,这工作做了,也解决下他们的个人问题……一举双得嘛!”

没有落款,但是,已经不需要落款了不是吗?

龙尧宸知道她一直看着他,他脚步看似走的如常一般快慢,却故意跨小了步子,等着她看口……他微微侧身侧眸,平淡的问:“怎么?”

颜展翔是谁?

为什么将她扔来扔去……

夏以沫看着龙天霖卸去那邪佞的痞气的大男孩的样子,不由得嘴角勾了笑,她探手擦拭了下脸上的泪水,任由着龙天霖拉着自己往餐厅走去,方才那种悲伤微微的被这样奇怪的温暖慢慢驱散……

刑越站在龙尧宸身边不远,看着他那张俊脸越来越黑,心里微凛,暗暗咧嘴腹诽着,早知道他不建议就好了,弄得宸少好像更加的……

“宸少,夏小姐手机定位结果是在a-magic的第一厨房。”电话里,传来平静的声音。

*

夏以沫抿了下唇,眸光不自觉的扫过侍立在一旁的大厨们,见他们脸色纷纷憋着笑,突然觉得自己此刻就像是白老鼠。

夏以沫也吓呆了,瞪着茫然的眼睛,眼珠子一动不动的瞪着苏沐风那双眼睛,一脸的呆滞。

痛闷声传来,夏以沫感觉自己的腰好像都要断了,心里暗暗腹诽起来,见过倒霉的,没有见过她这么倒霉的,这一个月,受伤都成家常便饭了。

苏沐风并没有给顾浩然面子,只是清冷的说了句:“谢谢!”

夏以沫彻底的有种被眼前的人打败了的感觉,他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的吗?别人说的话不管,自顾自的……

龙尧宸菱角分明的俊颜上没有半点儿的情绪,只是淡漠的看着龙天霖,随即起身朝着龙潇澈走去,在几个小时,澈澈和笑笑就要离开a市了,小麦也会和她的乐队随后离开,一起投入世界巡演的排练当中,明明热闹的a市,仿佛人一下子就要全部走空了……

“现在事情好像越来越复杂了……”李逸手里晃着棒棒糖,若有所思的说道,“目前来看,已经有四五拨的人都参与其中了,但是,每一路的人马都不是省油的灯。”

“等你和苏沐风离婚了……”

“是吗?”夏以沫扯着嘴角,一字一字的挤出牙缝,“那还真是恭喜你了……不过,颜若晞,出来混的,早晚是要还的!”

龙天霖送了夏以沫回家,交代了明天会来接她后就离开了,夏以沫上了楼,开门进入,意外的没有看到夏宇在客厅里看电视,但是厨房里传来声响。

龙天霖没有想到龙尧宸会同意,多出的三成价钱有些过多,但是,对于整个计划来说,却又能接受,毕竟,如果后期改动蓝图,这些钱也是要花的,还少了地界。

龙尧宸起身,拿过外套淡漠的穿上,适时,龙天霖疑惑的声音传来:“以为哥不会答应呢?!”

想着,夏以沫蹲下了身子,双臂抱着膝盖,竟是呜咽的哭了起来……

龙尧宸又交代了点儿什么后方才挂断了电话,刑越看着他从电话接起,眉眼就溢了笑意,暗暗叹了下,思忖着,如果宸少和夏以沫在一起真的可以如此开心下去,他……也就这样认了这位少夫人。

“李总,你认为这件事情要如何处理?”龙天霖慢悠悠的开口。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李新海沉声对着米小兰问道。

凌微笑微微皱眉,本来,她只是想要教训一下米小兰,看她这样,想着求情的,可是,看到她这样愤恨的眼神,顿时打消了念头,留这样的人在龙帝国旗下,以后类似的事情肯定不少,今天也算是杀鸡儆猴。

“就凭你惹了我老婆不开心……”龙天霖睥睨天下的说道,“这,只是给你一个小小的惩罚!”

慕子骞微微蹙了眉,早上在别墅他是见过夏以沫的,虽然还不知道这个女孩儿和天霖以及小宸到底什么关系,可是,他是过来人,三个人之间肯定有猫腻。

“沫沫……你是谁的老婆,嗯?”

凌微笑越发的心疼起夏以沫来,她看着龙尧宸的样子,怒了,“自己没有第一时间出现帮助小泡沫,就不要还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有本事你在小泡沫被欺负的时候,你出现啊?没有出现,你不要怪小泡沫自救!哼,她在外面被欺负了,你……”

生命在龙尧宸的眼里,根本就是玩具!

冷老爷子在底下拍了下贺玲的腿,随即示意服务是,“上菜吧……把我带来的那瓶酒启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