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战神宠蝶妻 > 第117章:顺天恤民

二皇子夜无恒的眸子猛然的眯起,唇角那丝若有若无的笑也微微的僵滞,一双眸子慢慢的望向白容,带着几分明显的冷意,“你确定我的答案不行?”

孟千寻的双眸微微的一沉,她看的出,那马车是大将军家的,因为,他家马车是最特别的,外面嵌了铁皮的妹控武痴末世行。

孟千寻微眯的眸子隐过几分冷意,看来,这大将军平时的确是太过无法无天了,要不然,他的家人也不敢这样,看来,今天这件事情,不好好处理一下,以后,这样的事情,听怕还会发生。

“公主,公主、、、”大小姐见孟千寻离开了,心中更加的着急,连声的喊着,想要再次的追了过去,只是,白容却快速的拦住了她,再次沉声道,“大小姐,请吧。”

都快要闷死她了,终于来了一个好玩的,她岂能就此放过了。

“我让白容亲自安排的这件事情,白容做事,向来十分的周到,一般都不会出意外的,但是今天,长公主竟然还是来到父皇这儿。”孟千寻的眸子微闪,那话语中隐隐的带着几分意有所指的暗示。

因为,她知道,现在不是她惊愕,害怕的时候。

李逸风一路急奔,直接的到皇宫外,然后停住了脚步,站在皇宫外,慢慢的抬头,望向某一个方向,带着太多的依恋,也带着太多的不舍,但是更多的却是痛苦。

李老夫人的话微顿了一下,再次继续说道,这一次明显的意有所指。

心中不由的暗笑,只是朋友,那小子可能只是把人家当朋友,但是人家未必就是真的只把他当朋友。

当然,那都是武林上的几大正派。

“怎么?我有说错吗?而且,逸风还自创了无月阁,势力,财富,更是鲜少有人能及。”孟冰对上他一脸的狠绝,却只是微微一笑,现在对他没有了以前的感情,自然也就不会再顾及任何事情,更不可能会怕他了。

所以,他再狠,再凶,都影响不了她。

她现在清楚的明白到了这一点。

行了,听到这些,已经足够了,他现在也可以回去,去跟老爷汇报了,相信老爷听了一定会十分的开心的。

“而且,公主还有过一次失败的婚姻,她跟蓝宁辰成亲的第二天就被人休了,那件事情,对她肯定是一种沉重的打击,若是这一次,逸风在新婚第一次不进新房,那她还不要急疯了,那丫头还能受的种这第二次的打击吗?”李老爷子再次微微的停顿了一下,然后接着说道。

李逸风不断的说道,声音中似乎微微的多了几分轻笑,但是那种轻笑,却让人听了心碎。

“什么事情要瞒着我呀。”只是,恰恰在此时,一声洪亮的声音突然的传来,隐隐的带着几分郁闷的懊恼,没有想到,他这刚刚过来,就听到两个人在商量着有什么事情瞒着他。

“父亲,真的没事。”李赢却是打定了主意不会告诉他,能拖的一时,便拖的一时吧,毕竟明天就会是第二场的比试,到时候,那场比过后,想再加上,就不可能了,毕竟那都是一对一的比出来的。

在这众目睽睽之下,一个大男人,却那么抱着另外一个大男人,说真的,怎么看,怎么怪异。

转过身后,他的速度便猛然的加快,快速的离开了院子,消失在众人的面前。

但是,那个动作,她绝对没有做过,这一点,她十分的肯定。

那么,他是如何知道她的手掌心有红痔的?

那么除了花断尘还有可能会是谁呢?

这么长的时候,他可十分的清楚千寻的能力,若是她真的要那么做,绝对的会做的滴水不露,绝对不会让人发现任何的异样,更不可能会把尸体埋在房间后面,那么容易被人发现的地方。

只是,花断尘看到那个侍卫向他靠近时,双眸猛然的一沉,就在他快要到他的身边时,他的身子突然的一闪。

花断尘微愣了一下,他的两只手此刻都在控制着孟千寻,一只手,紧紧的揽着她的腰,另一只手扣着她的咽喉,哪还有手去拿那圣旨呀。

“逸风,你终于来了,你快给皇上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刚刚皇上突然就晕到了。”李灵儿心中着急,并没有想到其它的事情,只是担心着皇上的身体。

那怕到了现在,他还是不想放掉这个女人。

所以,花断尘就更加的看不清那上面所写的内容了。

那只手一旦松开,而前的这个侍卫,就有可能会直接的攻上他,抢断她。

而且,更是带着几分报复般的狠狠的用力,惩罚着她。

而是另有打算的。

李赢也是微愣了一下后,然后慢慢的叹了一口气,很显然,现在说什么都没有了用了。

或者今天之后,众人就会明白他的武功到底有多高了。

只是,那疑惑的话问出口时,她便隐隐的有了一种感觉,隐隐的猜到那个人是谁。

孟千寻没有惊呼,也没有反抗,刚刚的惊吓也全部的消失,因为,她感觉到了那熟悉的几乎刻进了她的心中的味道。

而且,他跟她本来就成过亲的,她可是他明正言顺的王妃。

反而更多了一种毛骨悚然的恐怖。

只想娶她,但是她心中爱的人偏偏又不是他。

但是,没有想到,李逸风的情绪变化竟然会是这么的大。

不好是容欢喜一场吧。

不是吧?不是这样的吧?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李逸风身子微僵,脸上隐过几分错愕,但是却又突然的想起了今天遇在孟冰的事情。

这要真的进宫提前了,那事情可说真的麻烦了。

以死相逼的法子用过了,他觉的风险太大了点,到时候,怕下不了台,所以,那个法子不能再继续用了。

而且,他也相信,她一定会见他的。

但是,背叛了,就是背叛了,不需要再找任何的理由了。

这个男人的脑子里面,到底是什么呀?

毕竟,花断尘人长的好看,而且,又深受皇上的器重,平时也经常的出入皇宫,有很多小宫女都是对他十分的倾慕的。

此刻,他的周围都是花,他这么突然的跪下去,大半的身子便完全的淹没在了花海中,只露出了肩膀以上。

还是,她觉的,他做的还不够。

这一次,说话间,手中的匕首竟然真的向着脖子上刺去,顿时,他的脖子上便现出一丝血痕,不过,并不是很深,也没有留太多的血,可见,他还是注意了分寸与力道的。

正一步一摇的向着花断尘走来。

但是,她也知道,若是没有北尊大帝的圣旨,那些大臣们肯定不会服她。

“恩,那就谢谢你了。”孟千寻微微的点头,紧悬的心也微微的放下,只要可以医好父皇的病就好。

随即,孟千寻便抱着宝儿跟孟冰先离开了。

她原本以为,自己可以好好的补偿那孩子的,但是却没有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说真的,他也很想知道,到时候千寻会怎么答复,怎么处理。

孟千寻望了他一眼,脸色微沉,然后突然再次开口说道,“今天,我既然敢做在这个位子上,那么我就一定有这样的能力,把北尊王朝管理好。”

虽然孟千寻觉的这件事情实在是太过突然了,但是,心中的希望还是不断的慢慢的散开,被自己深爱的人送花,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