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战神宠蝶妻 > 第108章:为官择人

“好吧,趁着还有3分钟的时间,我告诉你为什么。那就是自从得到发财系统以后,你根本就没有好好的运用它。你的思想还停留在农村人的思想上面,只是想着有花不完的钱和找很多美女。”

怕吵醒病床上的小家伙,裴淼心特意走到病房外去接起。

见他要走,厨房里的裴淼心这才赶忙追了出来,站在门口冲他轻唤:“耀阳,饭就快做好了,一起吃顿饭吧!咱们好聚好散,恐怕以后都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你不罩我谁罩我啊?再说了,你也不想一辈子被于总压在脚底下吧?论资格、论管理经验,你哪一样不比他强?不过他运气好点,跟总部的人要熟悉得多。但如今的形式也不一样啊!如今咱们换了老板,也跟‘宏科’扯上了关系,如果咱们能想办法套到曲总那边的关系,还瞅以后都上不去吗?”

“除了他像被我丢在北京的那位朋友以外,我也有自己的私心……这段我的心里太难受了,我想有个人陪我吃饭。”

“没、没什么啊!我、我只是路过而已……”

当年的曲市长在与现如今的太太结婚之前,其实还有一位糟糠之妻。是他曲耀阳的母亲万惠一脚插了进来,闹腾到曲市长与原先的太太离了婚,万惠才进了曲家的大门。

尤嘉轩在那边轻笑出声:“明天,等明天天一亮,我就来看你。”

她同对面的他,他们谁也没有先开口说话。

“又跟耀阳置气了?”

“之韵!”夏母一声轻唤,夏之韵才牟然侧过头来。

“你都不知道我为了学炒你喜欢吃的菜,我长这么大第一次进厨房,被油锅烫得满屋子乱窜和蹲在地上哭出声时,到底是什么让我要一直坚持下去。”

她轻声安抚了他几句,“臣羽,等我在香港这边的工作结束后,咱们回伦敦吧!这次回去就不要再回来了,至少是我,那个城市已经没有什么好让我留恋的东西。还有,如果可以的话,我们……结婚吧!”

他对妹妹点了下脑袋,又总觉得她的模样好像有些奇怪。

……

冲翟俊楠点了点头道:“你好,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这么说那天晚上的人真的是裴淼心?”

“再深也深不过你们俩还有这么多年感情,中间也还有个孩子,有孩子,你就有可能。”

裴淼心便慌忙过去拉了苏晓的手臂一下,“你干嘛?这是谁?怎么谁的车你都敢让我上啊?”

“你管的事还挺宽。”他不觉勾唇笑了起来。

作孽啊!可这一切,到底都是怎么回事啊?深吸了一口气,不想与曲母发生争执。

“你可真行啊!”大门边突然响起曲母的声音,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已经从外面回来,“我们一家人在这里为了子恒的事情忙得死去活来,一个个急得要死,可你居然还有心情吃饭,你可真行啊!裴淼心!”

“唉!”曲市长一副痛心到极点的表情,“淼心,你放心,从今天开始你的事就是爸妈的头等大事,我跟你妈妈的话既然放在这儿了,就一定会帮你找个称心如意的郎君。”

裴淼心赶忙跟在他的身旁解释,“可是那台湾来的郑总好难约,我们这边也是跟他敲了几次行程,好不容易才确定了明天。”

曲耀阳回头望了她一眼,“刚才的女人是不是就是之前你对我说的夏芷柔,我的前妻?”

“若说曲夫人不喜欢我的理由繁多,那她不喜欢夏芷柔的理由也是一样的。可是现阶段,她仍然愿意舍近求远,用夏芷柔来对付我,那就说明夏芷柔手上有让她妥协的理由。”

那护士从随手扯过一张面纸要帮奶奶擦拭唇畔,却被裴淼心一下将纸巾夺了下来。

裴淼心一怔,车灯的光影里,似乎不大看得清楚曲臣羽的模样。

这一下,有情人总该终成眷属了吧!

聂皖瑜这时候笑道:“就是这里,还有这里,这上面的钻石都卸下来,镶在我的戒指上面,婚戒,那是最好的陪衬。”裴淼心被他说得胆战心惊,“什么尸斑,你不要乱说,这是猪肉,不是尸体。”

他们没人明白,也没人能懂她与他,无法前进也再无法后退的关系,凭的让人心烦。

坐在她对面低头吃东西的洛佳一怔,又继续低头吃东西。

听到他的声音,她委屈得差点又要哭出声来,却还是强忍着对电话里细语:“我都不知道应该跟你说些什么,我好抱歉,我也没有想到会发生刚才的事情……对不起,嘉轩,对不起……”

她赶忙站起身去推他,“可是我怕!我怕了还不行吗?好了好了,咱们快下楼吧!我独自一人在这屋子里睡了下午,只怕待会爸妈见了肯定要怪罪我的,如果再让其他人晓得你上来也待了半天,肯定又要说我们不知道在上面干什么?”

裴淼心情急之下说出了两个人的名字,在场的众人都有些愕然,不过索性大家酒过三巡,早就不记得要追问些什么。

裴淼心咬着唇坐在那里,却到底什么话都没有再说。

曲耀阳刚刚走进商场电梯,就听到身旁一声娇滴滴的轻唤,含羞带怯。

这声音忽远忽近的,却还是让他听出,是曲臣羽的声音。

曲耀阳点了点头,没再说话。

曲臣羽点了点头,“我可能真是有些多虑了,越觉得现在幸福,便越觉得心慌意乱。这几日夜里睡不着觉,总会想起那日在瑞士滑雪场里发生的事情。其实从瑞士回来以后,我的短暂性失忆已经好了大半,我其实一直都记得当时发生了什么,我也再没忘记过什么。可是面对淼淼,我却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说。”

曲耀阳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妹妹,只是沉默着道:“婉婉你还小,有些事情,你终究不会明白。”

……

他说话的声音让她呼吸一窒,竟似他周围空空荡荡的,到处都只余他说话的回声。

他在电话里笑,似乎那样开心。倒抽了一口气后才道:“没事了,我刚才真是喝多了,白酒、葡萄酒杂了,头昏,所以自己做过什么都不记得了。”

最终骑马也没有骑成,当曲婉婉一瘸一拐地回到更衣室时,已经有心急如焚的俱乐部管理员快步奔来,说:“曲小姐,你没事吧!”

可是松了气之后心底某个地方却又像是缺失了一块,那块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她竟也弄不清楚自己到底把自己投进了什么样的境地,怎么这样分不清楚东西?

夏芷柔整个让你泫然欲泣,夏母已是大惊,赶忙安抚自己的女儿,“你别忘了,当初你的那个孩子是怎么掉的。妈妈原来以为你会用那件事告年婷或是再整那姓裴的小狐狸精一把,却没想到你比妈妈还要聪明得多,懂得把这件事转移到耀阳的身上,让他以为……让他以为是他自己不小心,意乱情迷之下碰了你,才会害你丢了那个孩子。”

他张嘴还要解释,可是已经背转了身的裴淼心一手指着卧室门的方向厉声:“你走!就算是我求你,暂时让我一个人待一会行不行?!”

“你还说!”曲耀阳扬手就是一拳,直接将陆离打摔在客厅的地毯上。

她说:“我的户口还留在a市,从前跟曲耀阳离婚的时候因为走得太匆忙,所以离婚证什么的我都没有去拿,等过几天我到户口所在地的民政局去问问,如果可以,我想尽快登记结婚。”

曲耀阳将车位甩进停车位后解开系在自己身上的安全带,这才打开车门,盘算着一会去到她的门前,应该说些什么。

臣羽唤他一声“大哥”,说话的时候眼神所透露的,也是感激与信任。

他听查房的医生简单询问了一下臣羽的状况,又问他的腿是不是感觉好一些了。

对了,这是在他出事前,她对他的称呼,可是,她总以为他已经不记得,甚至对这个称呼再没有任何感觉。

“子恒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我、我怎么会知道,你也知道你弟弟一向喜欢在外面玩耍,也不着家,他在外面干什么我怎么会知道?”

慌张中的阿成赶忙用手揩过自己的额头,“也、也五六年了。”

可是曲婉婉私底下还是叫嚣:“哥你不是说过爱淼心姐么!你一直都说过你爱的!可是现在……现在闹成这样,你们之间到底要怎么收场?”

后来怀疑的情绪又转为愤怒,他想,她一定是有了别的男人陪她上/床,所以,她不需要他了。

可是乔榛朗的车子就是没办法开走,他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过她了。有时候说起来都觉得这个城市真是可笑,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可等你真心想要见一个人的时候,却怎么都见不到。

曲婉婉道:“嫂嫂,苏晓姐怎么会怪你?本来收不收购他们家的公司也不是你能决定的事情,不过,她可能是怪我哥了,因为当初我哥本来有意向收购他们公司,最后听说是因为他们财务作假,我哥才突然作罢,放消息出去让‘摩士集团’抢先收购的。可是,如果不是‘摩士集团’抢先收购,我哥拿到这么一间财务作假的公司,就算是他不想,也不得不把苏晓姐嫁的公司拆开来卖。而苏晓姐是你的朋友,他不想做让你为难的事情,所以才会……”

裴淼心看着满桌子的烤肉才发现根本就没办法吃,可是这会肚子又饿了,可不得眼巴巴地望着,无比哀怨地道:“要不我还是去给你煮碗面……”

曲耀阳似是无论如何都压不住自己的怒气,伸长了手指着聂皖瑜的鼻子,“我本来并不想打女人,你现在最好立刻给我从这里消失。”

果然还是厉冥皓的一招制敌,迅速将聂皖瑜强行拽上了出租车。

她赶忙将手机往自己怀里一扣,“没事,小张,别送我回家了,送我去……”

就像此时此刻的情况,他其实希望她可以更亲昵地唤他一声“大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