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世回眸蝶翼翩翩舞:第75章:孤鸾照镜

倾世回眸蝶翼翩翩舞 作者: 时落寅

谢芳华这时也觉得自己反应大了些,来落梅居这么久,她的房间和秦铮的房间仅隔了一道门口一面墙壁,他从来没有做违矩过分的事儿,她没必要像防贼一般地防着他,但是偏偏他那日在紫荆苑吻她的事儿让她心有余悸,挥之不去,潜意识里对他的靠近分外敏感和防范。

秦倾却“嗯”了一声。

不多时,谢芳华写完一张药方,递给程铭,对他道,“立即着人去抓药,给他煎熬服下,半夜的时候,再服一次。明日一早,再服役次。”

已经是深夜时分,丽云庵的院落亮着灯,从山下往山顶上看,丽云庵正坐落于半山腰的凹哇处。是个不算大的尼姑庵,院落没有几处。

    谢云澜推开鸡汤,摇摇头。

    赵柯连忙收起让自己也觉得心惊的想法,对谢芳华拱了拱手,“芳华小姐,书我给您找来了。”话落,将书递给谢芳华。

谢芳华抽出袖剑,挥手去砍,袖剑本是削铁如泥的宝剑,可是在碰触到丝网时,却砍不动,转眼间,她一人一马被罩在了丝网下,人仰马翻。

谢芳华仰脸,“为什么?”

他弄出的动静第一时间就惊动了侍画等人,八人都看着他,看了片刻,忽然惊叹。

燕亭走在最前面,大踏步进了屋,眼珠子扫了一圈,一下子盯在谢芳华身上,愣神了片刻,转头对看着他面色不善的秦铮讶异地问,“你确定她是被你从钱家班子要来的那个贴身婢女?”

大约又过了小半个时辰,一只信鸽飞进了别院,在屋到左相,说左相曾经不是如今这样锋芒毕露狠辣奸猾,翻脸无情谁的面子也不给,爱得罪人。有人说左相这些年,得先皇器重,官坐到左相这个位置,抓权争斗,势大了才与以前不一样了。”

李猛又派人立即回临汾镇调遣一队人马,同时又派人去医馆请了几名大夫前来。

李柳氏腾地站了起来,“四皇子竟然都算计到了”

京中因为她的婚事儿闹得沸沸扬扬。

她就如终于解脱了一般地对秦浩说,“爷,我需要七日不能侍候你,你就从这八个丫头中选一个来侍候吧”

侍画点点头,匆匆跑出了海棠苑。

“这小子哪里能比得上皇子们,再聪明好学,没有一副好身子骨,也是枉然。”忠勇侯叹息一声。

忠勇侯老眼冒火地看向永康侯,“燕祈,你怎么说?”

皇上一袭明黄的龙袍坐在主位,英亲王一身朝服坐在下首。秦浩坐在距离二人有些远的位置,果然正在禀告剿匪情况。

郑孝扬站在一旁,看着二人,狭小的机关空间内,昏暗的光线下,他能清楚地看到二人每一个表情reads;。玉指环相贴,二人的血涓涓涌出,被玉指环迅速的吸收。玉指环就像是一个无底洞,张开血盆大口,吞噬着二人的血液灵魂。

郑孝扬大惊,挪动僵硬的腿,立即踉跄地跑了过去。

郑孝扬这次彻底的清醒了,顿时不干了,嚷道,“喂,秦铮,你的良心真是被狗吃了。小爷差点儿以为你们死了自杀啊,你们没死,怎么那么半天没声没息的不吱一声?”

就在谢芳华声音未落,千钧一发之际,她手心凝聚的青峰之剑光瞬间刺破了上面玄铁铸造的板牢,“咔”地一声巨响,生生地被劈开,同一时间,谢芳华拽着秦铮与郑孝扬飞身冲起。

“初衷吗?”言轻笑了笑,“自古皇权,同室操戈,谋兄弟之命,登临高峰,比比皆是。但是我从出生至今,皇室里,除了我,再无一位皇子,有时候,我都觉得,无甚意思。若是他回去争夺皇位,才更有意思,不是吗?”

孙卓立即走向马车,看向车夫被刺入胸口的匕首,面色一变,颤抖着挑开车帘,看到里面被匕首插兄已经断了气的孙太医,大叫一声“祖父”,刚要上前去抱他,想起谢芳华的话来,又顿住手,“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哭起来。

“前面车里坐的可是小王妃?”那人下了马,上前对着马车行礼,“在下是掌管京兆尹的刘岸。”

喉结滚动,许久,一碗药终于见了底。

左相虽然不如他夫人热情,但也是面带笑容,以岳丈的身份和气地和秦浩叙话。

“听音啊,你可醒了,公子说昨日你为了帮我煎药,熬夜太晚,今日睡得沉了,他为了不惊扰你睡觉,从窗子出的门,拉了我去练剑。我多日不陪公子练了,如今胳膊都快抬不起来了。”听言抱着剑对谢芳华诉苦。

几人齐齐摇头,“不会!”

“走吧!你们没看到听音姑娘和秦铮兄正忙着做菜不得分心吗?别闹了,我们进屋里等着吧!”谢墨含说话了,他最不愿意妹妹被人观赏,可是她如今身份在这,也没办法。

“看来没摔得太严重。”王芜接过话笑笑。

...二人从小书房出来,见天色晚了,谢芳华想了想,便拉着秦铮去了小厨房。

秦铮没意见。

刘侧妃哭了一会儿,见谢芳华去写药方,才想起什么,又赶紧问,“小王妃,她这……以后还能不能再怀孩子?”

谢芳华见秦倾吃下,回头对秦铮道,“都出去。我救人时,不喜欢多余的人在这里。”

燕岚凑近谢芳华,小声问,“怎么回事儿?昨夜咱们刚说这老庵主有问题,她就被房屋倒塌砸死了,这其中,肯定有阴谋。”

“好!”谢云澜颔首。

燕岚虽然想跟去,闻言也觉得有理,只能住了口。

“不行,王嫂给你的人,还是要你留着。”大长公主一怔,立即决绝。

大长公主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只是觉得,自从西山军营出了事儿后,孙太医、韩大人等一桩桩一件件事情接连出来,如今又到了你身上,你能平安被芳华救了,有惊无险,娘就谢天谢地了。若不是筹谋已久,背后之人太过强大,怎么能有这等本事弄出这些事儿?也许还会有更大的阴谋。我们还是不掺和的好。”

那人一挥手,一队人马继续向前走去。

谢芳华拿过琴谱,轻轻翻看,半响后,指了一首清平调。

谢芳华点点头,铺了宣纸,为她磨墨。

半个时辰后,温书同样不舍地离开,楚画掐着点进来。

小泉子顿时一缩脖子,“皇上,您真不能离开啊。”

小泉子一噎,“皇上,您还是安心在京中待着吧,小王爷和小王妃瞒着您,也是怕您失了分寸。毕竟两国开战,您要在京城稳住朝局啊。”

秦钰点点头,“说得有理。”

“秦铮的落梅居也没有女人!”谢芳华沉静地道,似乎是对自己说,又似乎是对二人说,“这种情况,有两种情况,一种是身有洁癖,不喜生人靠近。就如秦铮,他除了听言,不止是女人,也是不喜男人的。这种只不过是不喜身边围着的人多而已。还有一种是对女人厌恶到极致。所以,不喜欢看到任何一个女人。”

“我靠近他时,他起初的身子是僵硬的,不止一次。后来便好了些。”谢芳华道。

谢芳华感觉床榻被褥十分干松,且味道好闻,像是崭新换的,她闭上了眼睛。

飞雁摇摇头,“当初是老门主亲自经受的,此事在门内十分隐秘。我只负责查探。没查出什么后,此事便不了了之了。”

玉灼想了一下,摇摇头,“似乎三年前谢云澜来平阳城的时候,我娘好奇跑去看过他。后来我爹去了,将我娘给拦回来了。然后这么多年,一直看着我娘不让他去招惹谢云澜。别的我就不知道了。”

十八人齐齐退了下去。

谢芳华走出暗室,拿出玉萧,放在唇边,吹了一支曲子。

“怎么回事儿”秦铮偏头对谢芳华询问。

秦钰看着他。

小泉子脸一白,连忙道,“皇上,正因为您是皇上,才要坐在这皇城,坐在这宫里,只有您在这里,才能稳住这朝野上下文武百官,朝局不倒,南秦江山就稳稳健在。铮小王爷与您的身份不同,所以,有些事儿,他能去做,您才不能去做。这都是命。”

英亲王妃低头寻思,片刻后,她揉揉头,“昨日早上起来,一直忙着里里外外布置花草,小厮、侍婢,来去匆匆,除了春兰,我到不记得当时我和春兰看这盆花时,还有谁在场了。”

春兰又立即道,“不对,您说是咱们在仔细观察金玉兰时有谁在场,那就不是刘侧妃,当时咱们在看那盆金玉兰时,刘侧妃早已经出去打点安排人了。”话落,她忽然想起了什么,一惊,“难道……不可能啊……”

英亲王妃顿时看向外面。

谢芳华清晰地感觉到她的手指在抖,她轻轻地握了握,“娘,我没事儿,您没事儿,就不可怕,您别急。”

谢芳华点点头,扬起脖子,“怎样我聪明吧”

傍晚时分,谢芳华收到了李沐清的飞鸟传信。

谢芳华揉额头,想着以后她还是不要在秦钰身边待着了,比秦铮还婆妈,以后秦铮走到哪里,她跟到哪里算了。总好过被这么个已经渐渐有了皇上架子和脾气的人管着好。

侍画颔首,转身去了。

秦钰冷哼一声,没再做声,向外走去。

谢芳华笑了笑,对左相道,“相爷,我离京之事,还烦请代为对王妃隐瞒,免得她又担心得寝食难安。多谢了。”话落,也随秦钰之后,冲出了城门。

左相还想再说,护卫队顿时跟上二人,转眼间,就走得没了影,他扶着车辕无奈地叹气,不知道平阳城又出了什么事情,使得皇上和小王爷连夜前去。

------题外话------

秦铮见她笑了,放下了一半提着的心。

    谢云澜这时忽然叹了口气,“芳华,你胆子小,就不要进来了。去外面等着我吧!”

    赵柯放下碗,松了一口气,跌坐在了地上。

谢芳华站在冷风中,梅花落在她头上身上,她轻轻打了寒颤,驱散了几分莫有的情绪。

谢芳华对他摇摇头。

一行人进了相府内院。

谢芳华走到近前,对人吩咐,“打一盆清水来。”

“妹妹听话,诊治的时机也不能错过。”李沐清走上前,对她温声道,“乖。”

“哭什么哭!你就知道哭。”右相脸色难看,又是头疼,又是无奈,看向李沐清。

谢芳华对金燕点点头,金燕与她一起走了出去。

他说与她两不相负,两不相欠。

金燕拉着谢芳华坐下,看着她,压低声音询问,“芳华妹妹,你想必已经猜到我叫你来这里的目的了”

金燕看着她,“芳华妹妹,你为了秦铮,也做了很多辛苦付出的事儿,不是吗”

金燕摇头,“我早已经想好了,虽然事情与我早先想法背道而驰,但也算是殊途同归。”话落,看着她认真地说,“芳华,你不要拦我,人活一世,到底什么是最有意义的事儿,我曾一度想要去死,在丽云庵时,恨不得就那样睡过去算了。后来经历种种,看你和秦铮分分合合,我也想明白了。看着他好,看着他坐拥南秦江山,根基稳固,承载千秋功业,万载盛世,才是我最想看到的。爱情如我,如今已经卑微如尘埃,不要也罢。”

来到御书房,小泉子小心谨慎地禀告,“皇上,小王妃来了。”

过了许久,他扶着玉案慢慢地坐下,无力地对谢芳华沙哑地说,“我若是喜欢她,就好了,哪怕到现在,我也喜欢不上。”

“就如她说,值与不值,端看她自己的选择。”谢芳华慢慢地转身,低声道,“我回府去等秦铮的信,先看看他怎么说。”

“是治好了,不会犯旧疾了,但是落了些体虚之症。外公让我坚持用药,养二年就不凉了。”谢墨含道,“别管我,我提前让听言过来传信,你可有办法不入宫”

bsp; “他能将大婚提前到这个地步,这最后一笔,总不能输了,否则实在是”谢墨含不敢想象,从怀中拿出一枚信号弹,递给谢芳华,“若是宫里的情况太糟,你就放这个。哥哥就是拼死,也要进宫救出你。”

“云澜哥哥,有一样东西,我得给你。”谢芳华沉默片刻,看着他道。

可是,秦铮给她下了毒,毒了她的脑子,毒了她的心,毒了她的所有,让她再没办法将他的毒从心里剔除。箭拔了,血流了,伤疤结了。也不能不爱他。

...秦铮向外瞅了一眼,没做声。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