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世回眸蝶翼翩翩舞:第61章:当场出彩

倾世回眸蝶翼翩翩舞 作者: 时落寅

有提着药箱的私人医生从隔壁的客房里出来,见到杵着拐杖的他,眉眼一挑,“哟,我见你好不容易才痛晕过去,以为你要睡到明天早上。”

“我知道你会过来找我,所以处理完手头的事就往回赶了。”他看也不去看她,直接将手中的样板图样往办公桌上一丢,兀自去解自己衬衣的领口,好整以暇地望着她。

有几名在场的新闻记者纷纷涌上,要为这和谐的一幕拍照留影。

“梦蝶”掉了的时候,她曾凭借自己的记忆画过那枚胸针。

女人的轻喘在灯光昏暗的房间里面蔓延,映衬着墙上深缠而交叠的人影,她只觉得自己整个人快乐得像要飞起来。抱紧了身上的男人,再侧过头去看他同自己一般情迷的眼神,她向来知道他喜欢什么,也从来都知道,她才是他身边的女人……

“淼心刚才说您中午不会过来,所以我们只点了我们自己要吃的东西,这家的海带排骨味道不错,因为太饿了,所以我们就先吃了,对不起,曲总。不过您吃午饭了没有,要不要跟我们一起?我再打电话叫两个菜……”

胸口好似被什么炽热的东西给烫了一下,灼得曲耀阳的眼睛和肺都疼了,耳边早就听不清楚这男人在自己的面前说了些什么。摆在身侧的大手捏得死紧,若不是一贯的修养让他保持冷静,他真害怕自己会忍不住冲上前动手打人。

“芷柔怀孕,她妈妈还有她妹妹现在就住在我家里,我不喜欢跟这么多人一起住。”曲耀阳皱了眉。

曲耀阳不自觉笑出了声,扑上前就去抓住她的被子拼命往里面挤,“怎么跟老公说话的呢?就你这样子还想当别人的妈,你好意思吗?”

……

她这一声轻唤就跟带着蛊似的,曲耀阳一听,再被她一夹,立时就受不住地开始摆动虎腰,前前后后推挤着她早就粘黏不堪的腿心。

乱中又凭生了一股愤怒,这不是他第一次跟自己开这样的玩笑,可似乎每次都是够了,这玩笑再开下去只能越来越过份,想着,她扬手就要打他。

他看到她刺目的红唇,更用力一掌“嘭”得一声将她旁边的门推砸开,甚至撞到门口的墙壁发出更大的声音。

“我到这里来关你什么事情?”她冷了脸不高兴,“你跟我是什么关系?你算是我的什么人?我的事情用得着你来操心!”

“曲太太,听说曲二少刚过世不久你就生下了孩子,可是为了与你真正心爱的男人在一起,所以你狠心将孩子送到国外,这样做,是否你已经做好准备带着曲二少的财产另嫁他人,重新开始你崭新的人生?”

“等等!”夏芷柔一怔,“你说谁?”

夏芷柔还要发飙,夏母赶紧在这时候拉住她道:“别在这吵,你妹妹年纪也大了,管得了你就管,管不了就算了。再说了,刚才我看见那什么飞的穿戴也不是太差,说不定这次你妹妹真能挑个好的,到时候你在曲家也能有个倚仗不是?”

还是将走廊的窗户关严,她重新回到自己的卧室时,床上的男人似乎动了一动,他怀里的小东西也跟着轻哼了一声。

“不会!”她微笑抬头,又是先前欢快叫他“耀阳”的的样子。

“操!好久没收拾这种有异性没人性的家伙了,小爷正好手痒得厉害,必须得找他练练。”

挣扎了一会,又抬手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她还是只有侧身拉开面前的车门,坐了进去。想他是苏晓的朋友,应该不会真的坏到哪去。

聂皖瑜的言下之意,曲耀阳纵是个傻瓜也听明白了。

于是现在好了,以前的那些破事东窗事发,曲母第一个把所有罪状怪到她的头上。

“军军!”实在是别无办法,夏芷柔在最后关头终于向曲母妥协,“妈!军军不是我生的!他真的不是我生的,他是耀阳领养回来的!”

“难堪?我让你觉得难堪了?”

她想着都要苦笑出声。

他见多了她温顺可爱的娇俏模样,她缠他黏他追得他满世界的跑与奔,他光是躲她就已经够让他觉得疲惫,再听到她一股脑地道出自己这些来的伤心难过,只害怕再不离开,她就要反悔刚才答应他要离婚的事情。

“沁心园”的前门花园里,曲婉婉才扶着裴淼心出来,后者便微笑着挣开,“婉婉,谢谢你,我已经没事了,刚才让你受惊,我只是……吓了一跳而已……”

她将手里的食物袋子交给开门的佣人,让她把客厅的茶几收一收,用报纸垫好了再把东西往上放,她上楼看看女儿去。

她还记得他去瑞士滑雪时发生的事情,当时的目击者只是称,他当时从很高很高的山峰上直冲而下,若不是运气好正好砸在还算厚实的雪堆上面,他也许早就已经见阎王去了。

“保安!”曲耀阳拧头,绷着一张不悦到极点的俊颜。

门外似乎又响起了什么别的声音,大门开了,又关上,以及曲母撂下几句狠话之后,周围的一切才重回安静。

她娇羞着,双手缠上他的腰肢,抱着他仰起头来,“大叔,我头好晕。”

“大叔,谢谢你。”原来在她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他从来都未走开。

她红着眼睛摇了摇头道:“大叔,我相信你,我最相信你。”

仰头看到她从楼梯上下来,曲臣羽挑了眉问:“奶奶睡了?”

她踟蹰着想要同他谈一谈关于自己与曲耀阳之间的事情,可是他抱着熟睡的芽芽回家后没有多久,就一头扎进了书房里。

裴淼心看着车后的他放好东西,绕到驾驶座前,抬眸看了她一眼,直接拉开车门就坐了进去,关门,发动车子。

曲子恒嘿嘿笑着报了个数字,曲耀阳到是动作迅速地开了张支票过来,顺带多了很多。

在家玩了整天,到最后回曲宅的时候,小家伙早就困得眼睛都已经睁不开。

ailsa自然在电话里回应,说她回去看看也好,昨天阿jim的态度确实是有很大问题,可他也是因为太担心记挂他的好友,所以才会口没遮拦了一点。

“……那是从前,不过从今以后,我会试着爱上他的。”

天亮以前反复看了看床头的时钟,距离她正常起床赶飞机的时间还有三个小时。

“嗯。”又是长时间的沉默,曲耀阳居然一句话都没有再说。

她没再犹豫,直接挂断了电话,低头下来吃东西。

“就算再多的时间我也不会选择你!曲耀阳,你跟我都知道,你现在之所以还有执拗、还放不下,是因为你的骄傲,你还觉得我是你的东西!”“伯母,尤嘉轩是我的朋友。”

曲婉婉着急想要上前,却被曲母用力抓住胳膊,寻到楼梯根的地方,强行拽了她上楼。

听到他的声音,她委屈得差点又要哭出声来,却还是强忍着对电话里细语:“我都不知道应该跟你说些什么,我好抱歉,我也没有想到会发生刚才的事情……对不起,嘉轩,对不起……”

那人接着又道:“这‘y珠宝’原本是大易先生前妻娘家高氏的生意,后来高家的人相继过世了,这门生意才落到大易先生的头上。四年前这大易先生不是因为重病进了医院吗?哪晓得那一进就没再出来,他过世后,带着他遗嘱的那位律师在前来宣读遗嘱的时候发生了车祸,整辆车爆炸,就连遗嘱都找不到了。”

“裴总监你这几年多在国外走动,可能不大了解情况。就在那律师出车祸没有多久,他的律师行也因为起火,烧毁了很多东西。听说后来易家的人有去找过,可是在那灰烬现场根本什么都找不到。这大易先生的原配高氏过世以后,就是大易先生独自带着儿子,一直没有再娶,可是后来还是继了一位新妻,貌似姓汤。后来可不就是这个姓汤的么,傍上了大易先生的表弟,夺了家产不说,还把整个‘y珠宝’搞得乌烟瘴气的。”

“不要!”曲耀阳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裴淼心打断,“眼下你爸才把好好的一个家搞成现在这个样子,老三又不知道疯玩到哪里去了,婉婉也有事滞留在北京。如果我们都搬出去了,你妈一个人在家更容易胡思乱想。”

曲耀阳刚刚走进商场电梯,就听到身旁一声娇滴滴的轻唤,含羞带怯。

“臣羽?”

旁边的夏芷柔在说话,他犀利的双眸一斜,一瞪那后视镜里似有若无正朝他们瞄过来的男人。阿成恰在这时候赶忙就收回自己的目光,不敢再打量后面的一切。

可是她看着他,他也是在用模糊的视线看着她的。

她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咬紧下唇,将电话接起。

“既然是这样那他为什么还要打电话给你?”

“你什么意思?”她一下没控制住自己,激动地回过身望着,紧紧握着粉拳,“曲耀阳我告诉你,不管之前我同你是什么样的关系,可那都已经是过去了的事情。现在臣羽才是我的丈夫,我肚子里怀的也是他的孩子。”

可是松了气之后心底某个地方却又像是缺失了一块,那块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她竟也弄不清楚自己到底把自己投进了什么样的境地,怎么这样分不清楚东西?

“东西我放在厅里,你来了自己拿和用就行。钥匙你有的,来了自己开门,不要叫醒我,我困得很。”说完就挂电话,不给他再多一刻的迟疑。

夏之韵单手捂着脸颊,侧转过头来望着母亲的时候,咬牙切齿的模样当真是恨到了极点,“好啊!你打啊!反正你早就想打我了,姐姐现在修成正果,她让你吃好的住好的所以你什么都疼她,什么都扁我,你早就看不起我了!”

夏母跟夏之韵在大门口吵架,本来已经打算就寝了的夏芷柔还是听到了外头的动静,打开门走了出来,“妈……”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