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世回眸蝶翼翩翩舞:第37章:伏地圣人

倾世回眸蝶翼翩翩舞 作者: 时落寅

秦羽也是一惊。

秦羽嘿嘿一笑:“你看我像有事的样子吗?只是这一次我的神器战衣被破掉了。”秦羽心中有些无奈,随后一笑道,“算了,所谓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嘛。”

随即二人相视一眼,非常有默契地同时凌空悬浮了起来,随后二人同时结出一个个手印诀,他们所结的手印诀一模一样,同时嘴中还发出一个个怪异的音节。

“大猿皇前辈,我想问你一件事情。”秦羽看着大猿皇。

禁地中的这个‘大人’果真冷酷无比。

大猿皇指了过去:“就是那,刚才侯费恢复伤势的地方,只有在那最安全。而你一旦步入通道,之后便要面临战斗。”

而‘以战悟道’悟出来的‘道’却是融在灵魂深处的,将会受益无穷。

如钢针般的胡渣,炯炯有神的眼睛,就是转头挥手间都可以让人感受到这人的力量!

“对,是大范围,最起码在七八个星域的方位内移动。”史战点头道。

“一级仙帝剑仙啊,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敌得过。”蛮乾满是无奈。

蛮乾站了起来,朝外面走去,回头对秦羽道:“陛下在外面何处,我也不清楚,这地方是远是近难说,我去传讯密阵去传讯。”

秦羽仙识直接锁定了整个黄石宫最强的一个强壮男子,传音道:“黄石宫的朋友,在下流星,想要借用一下你黄石宫的‘传讯密阵’,不知道是否可以?”

秦羽点了点头,随后整个人飘忽一动,顿时瀑布断流『露』出了后面的通道,秦羽直接穿入了通道,随后瀑布再次恢复了正常情况。

瀑布旁,黄石宫的宫主石峰还在静候着。

石峰宫主心头一震。

“秦羽,如果不出意外,他本身功力上来,便又是仙魔妖界一方豪雄了。”龙皇丝毫看到了万年之后的情景。

禹皇脸『色』很是平静,只是有着一丝病态的苍白:“木延,听到外面那些普通修炼者在说什么吗?他们在传扬着秦羽的大名。”

禹皇此刻的心境,木延无法想象。但是木延知道……如果禹皇无法从那种心态中脱离出来,将无法成为当年那个笑傲天下的禹皇。

听着关于自己的热烈讨论,秦羽哭笑不得地吃完了酒宴,随后便离开了这家酒楼。

随着秦羽的心意……

龙皇,儿子是厉害,可惜教儿子水准太差。

秦羽看向屋蓝,他还真的不知道变异超级神兽‘血龙’的攻击力。

秦羽心中了然。

忽然禹皇朝左边看去。

“可怜的逆央啊。”秦羽心中暗叹,很显然这三大高手对逆央根本不是言听计从的,高手有高手的傲气,这些人宁死也不会屈服。

“秦羽,你有天资也有好运,以你的修炼速度,要达到飞升神界估计要不了多长时间。”屋蓝微笑着道,“只是,你必须对自己要求严格,如果依靠别人,心境提升就自然缓慢,你知道吗?”

秦羽心中早有了准备。

“我们恐龙一族就是修炼身体,当恐龙肉身修炼到极点,哼哼……直接以身抗神劫,飞升神界。”也瞿似乎对自己一族的修炼方法很自豪。

潜启仙帝在太空之中,就那么站着,他的手中握着传讯灵珠,可是潜启仙帝满脸难以置信。

“难道青禹仙府没有被烧掉?”禹皇脸上出现了一丝冷笑,“即使没被烧掉,也肯定在那团『液』体之中。”第六十六章??姜澜界的防御

禹皇当初在蓝雪星,为了隐藏身份,只是用雷神锤,雷神锤威力不算大,自然破不了秦羽神器战衣。

这块绿地,便是秦羽即将修炼的地方。

这一年,秦羽已经闭关三十年了。

忽然……

翻手取出万兽谱。

分析两次,依旧没发现,禹皇的脸『色』如同白纸一般。

秦羽点头。

除非青帝独自一人偷偷进去。

庭院中,银花姥姥目光看着无尽的虚空。

秦羽听了恍然大悟。

“松石道兄不必介意。”秦羽丝毫不在意。

“晚辈正是秦羽。”秦羽恭敬道。

“秦羽啊,听姥姥一句话。”银花姥姥拍了拍秦羽肩膀。

银花姥姥感叹了一声道:“妍儿那丫头就不说了,整天不思苦修,这次离开到现在,都没回来看我一次,她这种心『性』,我对她也没什么指望了。看到你这个年轻人,我想告诉你……一定要认真修炼,不管在什么地方,有实力才有权利。”

到了这个份上,羽梵仙帝知道自己难以追上秦羽了。

羽梵仙帝听到‘青帝’二字,全身都有一种无力感产生,面对这么一个修炼岁月超乎寻常长的青帝,羽梵仙帝只能恭敬道:“不知道前辈找晚辈何事?”

青帝怎么会『插』入到此事中来,难道这个暗星界的人,身份了不得?

秦羽微微一怔,传音的人竟然是青帝。

而现在,却被那个羽梵仙帝发现了,秦羽如何不疑『惑』苦恼?

“怎么可能?”秦羽一下子呆滞了。

秦羽一口气飞了老远,将那羽梵仙帝远远甩掉后,看周围空间稳定便一口气施展开大挪移,再次远远地逃走了。

秦羽单手一指!

“冰涟的确对冰闲侄儿宠爱非常。”玉清子点头赞同。

当然,只是麻烦点而已。

破空指的威力秦羽清楚,差不多相当于神剑破天的近身一剑。毕竟破空指只是凝聚的能量而已,经过黑洞加速,加上秦羽对空间的理解,能够有如此威力已经了不得了。

羽梵仙帝、玉清子、冰涟仙帝看到秦羽沉默,都静静等待着秦羽回答。如果能不动手尽量不动手,而且刚才秦羽的一击破空指也显示了其实力。

那金『色』的手掌重重地打在了秦羽的胸口,秦羽整个人随着掌力身形划了个圆弧,竟然朝玉清子冲了过去。

秦羽在手指对着玉清子的时候,眼睛闭着,意识完全控制那破空指的轨迹。

冷看了死前不能瞑目的玉清子一眼,心中却想起了柳寒舒:“傻徒儿,当夜的三个仙帝都会为你陪葬的,一个都逃不掉,现在……只剩下一个了。”秦羽整个人一下子便消失在了现场。

如果没有领悟好像挺玄奥的,但是一旦领悟实际上却非常简单。

“雪兄,已经五年过去了,这五年来我们俩都一直观察着蓝雪星每一处,虽然发现一些其他有趣的东西,但是秦羽的踪迹却根本没发现。”禹皇淡笑着说道。

但是这一招施展起来秦羽也要受很大的苦。

秦羽微微一顿,周围空间稳定了后,瞬间瞬移到十绝指『射』出方向极远的某个地方。

“恩?有人监视?”秦羽很清晰感觉到有两个人的灵魂之力扫过‘姜澜界’所化的这颗沙石。

秦羽认定,那追杀自己的八级魔帝、八级仙帝相互竞争,又岂会合作?

“三上品元灵石。”那个管理人员平淡道。

到了仙界内部,只要自己不惹事,那个八级仙帝想要抓到自己简直是做梦,除非被那个八级仙帝当头撞上,即使当头撞上,那八级仙帝也不会十分肯定秦羽的身份。

只需要在禹皇的地盘小心点,不要惹事,自己就应该非常安全。

“二师弟,快说。”大师兄也催促道。

秦羽端酒的左手微微一顿。

酒楼中其他人根本不敢训斥,毕竟这四个人实力太强了。

师兄弟四人都恭敬地站着,听到秦羽称呼冰涟仙帝熟稔的语气,加上连他们也丝毫看不穿的实力,他们认定眼前这个深不可测的人绝对是帝级高手。

禹皇现在在哪里秦羽并不知道,如果距离远,根本不可能短短时间内追杀过来。只是秦羽现在在每一种情况都要考虑清楚。

秦羽并不知道,这份属于龙族内部的星际地图,每百年便更新一次。属于内部的资料,而且是高层人物才得以阅览。

就是达到金丹期的修真者,身体都会自动吸收能量。

雪天涯也是自嘲一笑。

直接大挪移不断前进,就是禹皇、雪天涯也不敢做如此疯狂的事情,秦羽潜意识中就将这一条给排除了。

和玉清子、潜启仙帝战斗,甚至于和血依冷、知白、魔帝‘血衣’等高手交手的时候,秦羽都感觉到自己功法方法有问题。

攻击招式层次低,效率自然低。

虽然目光没有投向那红发少年,但是秦羽的仙识却弥散开来,一切尽在他的观察之中,面对八级魔帝,秦羽不敢有丝毫松懈。

四块方形岩石。

冷冰冰的红发少年,突兀地转头看向秦羽,那目光仿佛利箭『射』穿了秦羽的心脏,秦羽心中一阵抽搐。

秦羽再次被这二人给包围住了。

万兽谱、『迷』神图卷的魅力,让这两大高手将自己的底牌绝招一一展现。

“这蓝雪星布局严谨的很啊,街道边连摆摊的都没有,全是一个个商铺。看起来就非常对称有规律。”秦羽四处看着,心下也做出评价。

秦羽瞬间便推算出自己修炼的时间。

“两道光环就是黑洞中期,三道光环就是黑洞后期吧。”秦羽心中猜测。

敖无名一怔转头看去。

“告别?”敖无名微微一惊。

敖无名也感叹道:“是啊,银花姥姥功力深不可测,只是不知道其有没有度过神劫。”

雪天涯这次算是吃了大亏,只是这时候雪天涯依旧有一方豪雄的风范:“银花姥姥的确是超级高手,这等高手这么多年来我们竟然都不知晓,说实话我还真的有点害怕,仙魔妖界到底有多少银花姥姥这样的高手。”

“我也知道我还犯了错,你当初教导够我要审时度势,当时我遇到姜妍的时候就应该冷静下来,姜妍的背后有什么银花姥姥,还有秦羽,秦羽他拥有神剑,还拥有两件神器战衣,还有仙府。他背后的师门肯定了不得。”血衣老实交代。

“秦羽兄弟,无名大哥。”君落羽挤出一丝笑容,“这次和血衣的战斗让我清醒了,我不再想其他,我现在只想安心修炼,回到当年我的家乡……‘蓝水星’,我当年修炼的地方,那个清净的小岛。等下次我们兄弟相聚的时候,我至少是六级仙帝,甚至于更高。”

与其在外流浪,还不如在一个地方静静修炼。

仙魔妖界,元灵之气的流动也是杂『乱』无章的。

血衣一咬牙,牙龈直发颤:“谢……”

“雪天涯,这一次先是你徒孙强要我孙女当他道侣,你以为你那徒孙是什么?敢在隐帝星如此霸道。随后你的儿子更是直接要让我女儿陪葬。你以为……仅仅一句道歉就够了吗?”

“看来传言不可尽信啊,这个隐帝也不是如传言中所讲的那般脾气好,发起脾气来也是够吓人的。”秦羽乐得在一旁看戏。

“你们别疑『惑』,隐帝不贪图多大的权利,也不争夺地盘。但是他对自己的亲人十分关心。当年隐帝的儿子和儿媳被人杀的时候,隐帝一怒之下灭掉了那个星球所有人,不管的敌人还是一般人,整个星球都化为了宇宙尘埃。”敖无名说到这也很是感叹。

秦羽心下微微一惊,不由看向林隐。

听到这句话,雪天涯心底略微松一口气。

雪天涯笑了,盯着林隐道:“好,林隐,我相信你的承诺。血衣,出去准备受隐帝前辈一掌,隐帝前辈身为前辈,绝对不会下杀手的。”

血衣深吸一口气,然后上前走了两步。

血衣虽然高傲,却也不愚蠢,知道什么时候该高傲,什么时候该隐忍。

对?错?

秦羽忽然伸手阻止道,“我知道在你现在很不服气,如此被人强求向我道歉,你说的难受,我接受也不舒服。我知道我杀了你徒弟,你是不会放下这段仇的。”

君落羽恨。

雪天涯毫不犹豫,将阿娇赐予给了魔帝‘血衣’。

雪天涯心中一动,随后对秦羽笑道:“秦羽,你能不能将那女子先从你的仙府中放出来,放心,有无名兄在这里,我也不会动粗的。”

“对。”林霖点头。

这个魔帝‘血衣’说的显然就是姜妍。

“你身上拥有神器战衣,甚至于连分身也有神器战衣,攻击武器也是神器,还有……我的攻击力进入你的体内竟然杀不死你。估计你体内也有什么保护元婴的宝物。”

魔帝血衣脸『色』很难看。

“宫庞,我说,你能不能变幻一下样子。”隐帝笑着对圆滚滚的大胖子说道,“身为黑魔帝,总是如此一副肉球模样,实在是……”

秦羽讨厌畏首畏尾的感觉。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