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世回眸蝶翼翩翩舞:第36章:杜门却扫

倾世回眸蝶翼翩翩舞 作者: 时落寅

官道旁不远的一块荒地上,燃烧着火焰,尸体烧焦味道弥漫开来。

可面对一个十七岁能踏入先天的弟子,任谁都无法保持冷静沉稳。

王卿兰这些人,在归元宗内时间也长。他们看得清楚……像滕青山年纪轻轻就是第一统领,又是宗主亲传弟子。以后在归元宗内,成就很难讲。很可能,以后就是归元宗新任宗主。

那老者看了滕青山一眼,咧嘴一笑:“年轻人,你也喜欢看杂书?这可是一千多年前,咱们扬州的一代豪杰‘张野’的野史。虽然虚假居多。可看看还是很有意思的。如果你喜欢看,我也借你两本?”

诸葛元洪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大殿内:“新一任黑甲军第一统领,由原第一领麾下的滕青山都统担任!”

“这鳞甲一片叠着一片,密集的很。不过从内部撕裂,倒是简单。”滕青山从内部一看,内部其实是一层厚皮,厚皮虽然结实,可蕴含内劲的飞刀一切割,也能割开,那些长在厚皮上的鳞甲自然分开,“不过,这些尖刺没什么用,弄出来。”

“没事,你看我像受伤的样子吗?”滕青山连转移话题额,“现在赤鳞兽鳞甲咱们也弄到手了,我看,我们还是赶紧准备一下,回江宁吧!”

一人一妖兽,都是力量至强!

它毁掉数丈深,滕青山都跑到数十丈外了。

那黑火灵根化为的神奇能量完全融入滕青山身体的每一处。

“喝!”

滕青山只觉得人皮面具和皮肤接触处一片冰凉,人皮面具就自动吸住皮肤了,很舒服,滕青山没感到丝毫不舒服:“这司马庆,攻击手段很一般。可是这制造人皮面具能力还真强。”

一个小城内都无法排第一的武者,实力可想而知。按道理,最多算是不错的一流武者。

而那银发老者‘王陨’手中战刀,撕裂长空,猛地劈在赤鳞兽的身躯上。

岩浆湖边上的高手们仅仅是心里感叹一下,随即目光就落在了湖中央的黑『色』石头上。因为此刻,一群高手几乎同一刻落在了那黑『色』大石头上。高手有这么多,而黑火灵果,仅仅有那么一颗!

蓬!

大量暗器再一次席卷向那雷神刀‘吴越’,在岩浆湖边上的滕青山,手中也拿着一柄飞刀,目光凌厉盯着那道身影:“吴越!虽然我对你有好感,可是……关键时候,我也不能再留手了。”

就在滕青山看准机会,准备要出手时——

“在这么热的地方,一直住下去?老天。”

所以,硬朝前挤!

谁敢杀他师傅?

“之前竟然没注意到这点!”滕青山暗道。

“这另一条通道的通道口,竟然是潭底。”冀鸿感叹道。

“行,行。”乌岱连点头。

沿着曲折的岩浆流河道前进着。

滕青山在那精瘦汉子朝隧道中跑时,也反应过来,也连追过去,只是当滕青山、杜洪跑到那隧道处,便看到精瘦汉子一转弯,便拐入未知的隧道。

“嗯?”

……

“不过那个带路的小子,逃入隧道里,我没找得到。那里面一片漆黑,就是一『迷』宫。”滕青山说道,“我已经命令一队人马,悄然潜伏在峡谷中,静静等候。一旦那人从洞『穴』出来,绝对逃不掉。”

冀鸿、关绿二人并没看到黑火灵果,这种事情不看看,也不放心。

地面出现一个足有一丈深,数丈宽的大坑,泥土碎石飞溅。而那古世友早就躲闪到一边去了。

周围顿时一片哗然。

魏苍龙冷笑一声:“司马峰,虽然只是小门派门主,可毕竟八十多岁,在剑法上浸『淫』六七十年,就是无血你,怕都难赢这司马峰。滕青山?看着吧!“

因为……

措手不及下,司马峰当然受伤。

可是——

往后的日子里,归元宗依旧分为三队,在这火焰山满山的寻找,只是,大山范围实在太广,即使随着时间流逝,到来的武者越来越多。可是那么多武者放到大山里,只是沧海一栗。

滕青山端着大碗酒喝了一口,笑道:“统领大人,我们周围那些武者们都眼馋的很呢。”冀鸿也瞥了一眼远处周围的其他武者,笑了。

“长老,没伤到要害。”一名中年人连说道。

黄鬃马虽然是廉价马,可一天也能跑个三四百里。从桦城赶到火焰山靠近火焰山的山脚处,耗费了两个多时辰。

“昨天下午,怎么楚郡的楚城里,铁衣门派出了一支上百人的精英高手队伍,赶往徐阳郡呢。那队伍为首的是铁衣门的长老‘魏苍龙’。十年前,他可是曾名列《地榜》的高手。”在这独臂男子身后不远处,一桌上几个武者开始谈论起来。

独臂男子冷笑一声。

有一些行走天下,风餐『露』宿的苦修者,他们为的就是一举成名,这次是良机!

客栈可以趁机赚一笔大的,所以火焰山一带接连又建了三座客栈。

滕青山立即下了楼梯,走往前门处,而这个驻点的负责人‘杨塔’已经在大门处等待了。

在滕青山看来,黑火灵根,绝对不可能单单只让人增加一万斤力气!

对普通武者而言,得到黑火灵根,就直接一跃成为一流武者,也是宝贝。

虽然说一领人马有1500人,一个百人队就是一百人,不过十五个百人队中,有一个最精英的百人队,名为‘亲卫队’,这是统领的亲卫人马。既然是亲卫,当然是精英!亲卫队的‘伍长’,可比一般百人队中的‘伍长’,要更强。

“是。”在场众人领命。

“先每人来一碗凉茶!”杜洪吩咐那小二。

“谁!”大金庄大门处看守大声喝道。

“满瓶不晃,半瓶子摇!”段侯嬉笑道,“越是得意畅快的啊,一般实力都一般。不过秦狼兄弟,咱们这些人中,还是有厉害高手的,你看那位,那可是铁衣门的高手‘靳涛’,是铁衣门门主的亲传弟子呢。”第四十八章 两大密典

朱崇石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辛苦你们俩了,这一路上,货物没损失吧?”

商人多了,形成一个大团体,大家就能请很多护卫,这样也更安全。

滕青山也跃上了屋顶,控制内劲抵消身体重量,身轻如燕,飞速行进在屋顶上,一口气直接冲到了金家庄的东北位置,而后盘膝坐在一家屋顶上,开始盘膝静坐,静等那个黑『色』怪兽到来。

清脆的声响,那密集鳞片上溅起了一些火星,那黑『色』庞大的影子朝旁边的巷子里一钻,便消失在段侯视野内。

立即有人喊起来。

“嗤——”靳涛低头看看左臂,左臂上有一道巨大伤口,即使封住『穴』位,依旧在缓缓流血。

“嗖!”滕青山猛地一跃,直接跃到那妖兽上空。

从外面,根本无法发现这头妖兽躲在在这。

金家庄练武场,点燃了一支支火把,武者们都聚集在这。

武者们兴奋,金家庄的族人们就焦急、无奈了。

荒野中,滕青山飞速追着。

“不可能!!!”孟田心中根本不愿意相信。

“青山兄弟,怎么样了?”朱崇石也迎上去,滕青山淡笑着一举手中的血月刀:“从今天起,没孟田这个人了。”

“锵!”孟田手中的血月刀立即一转,挡住这飞刀。

“大言不惭!”滕青山冷喝一声。

划破天际!

轮回枪和血月刀几乎一碰便分离开,血月刀和轮回枪都受到影响,都改变了方向。孟田和滕青山都躲避对方的兵器,只是……滕青山的轮回枪,长九尺六寸。而那血月刀却才四尺有余。

扬州十三郡的南星郡,郡城之中,留风楼的红牌姑娘‘绿衣’所在的楼阁内。

“嗯?”这俊秀青年看过去。

“九哥啊九哥,你运气还真好,能遇到滕青山这个高手,归元宗有这么个天才高手,有诸葛叔叔教导,归元宗以后估计会更强!孟老他……死的有些可惜了。不过他的刀法我都会了,死了也就死了吧。”俊秀青年忽然开口道,“绿衣,给我弹奏一曲。”

俊秀青年嘴角有着一丝笑意:“九哥啊九哥,你城府深,爹给十年时间,你过半时间,都在海外,的确是有大毅力!你知道‘磨刀不误砍材工’,可也应该懂得‘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吧。你在海外熬上几年。相信大哥他们任何一个人都会警惕你吧,诸多兄弟暗地里联手抵制你,不知道你是否还能笑到最后!”

“太热了!”滕青虎一擦脑门,汗水直流,“青山,你怎么一滴汗都没有?”

随着时间流逝,待到夕阳西下,天『色』昏暗下来,滕青山他们已经到徐阳郡边境处了。

老规矩。

人消失的没有丝毫踪迹,太不符合常规了。

那二十几名汉子都立即握住兵器,只是一个个都心怀戒惧。他们看得出来,来人身上能穿着重甲,一旦打起来,他们吃亏。

“青山兄弟,大家早点吃,吃完后也可以好好休息,现在已经不早了。明早还要赶路。”朱崇石说道。

仿佛旋风一样,滕青山闪电般连杀十余名弓箭手,这时候其他黑甲军军士已经保护着朱崇石一家,冲向后院去了。

一出手就是五万斤巨力!

“下来!”滕青山一声暴喝,手中长枪猛地一砸旁边的墙壁。

“哈哈,你们还不信?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好,我现在就慢慢追你们。让你们亲眼看看是真是假!”那声音轰隆隆地在天地间回响着,能将声音传这么远,毫无疑问,那人绝对是内劲浑厚的高手。

“轰!”

滕青山才决定,以雷霆手段,先抓住敌军首领。

大当家惊恐地看着滕青山,他不明白……为何和对方差距这么大。归元宗的高手,就这么厉害?

……

巫山帮能立足,还能有这么庞大的势力。不能说巫山帮差,只能说滕青山太狠。千军万马,都根本阻拦不了滕青山。要抓其首领,仿佛探囊取物般的容易!

那次,滕青山获得的金票银票加起来是十三万两!景玉佛、劲弓、战刀、金蚕丝背心等虽然更珍贵,可暂时无法换银子。

江宁郡城,是靠海的一个城池。

扬州十三郡,南边最富裕,北边最穷。不过即使是最穷的‘楚郡’,在整个九州大地上,都算是比较富饶的。

是徐阳郡北部官道上的一个客栈,在它的南边、北边六十里内,都找不到另外一个客栈。

“哦!”

滕青山淡漠道:“景玉佛,作价十万两!现在加起来,才四十三万两银子。还差七万两!盏茶时间差不多了,你取不出来,我断你两条胳膊!”

在这个世界,就这样,强者就会受到尊重。

不过,无论是都统,还是统领,都是黑甲军的!

来到黑甲军接近半年,滕青山还不知道都统是住在哪里的。

诸葛青看向滕青山:“青山大哥,她是谁啊?”

“小雨,你来我归元宗,还没好好逛逛吧?”青姑娘说道,“我带你去龙岗看看,还有运河十里长堤,坐船游览很好看呢。等晚上,更漂亮。”

滕青山心里是很乐意好好闯『荡』一番的,至于自己妹妹小雨,在不久前,青雨已经加入了归元宗。不得不承认青雨的天赋很不错,修炼内劲秘籍仅仅七天,体内便产生内劲。虽然无法和一些当天就能练出内劲的天才比,可毕竟青雨十四岁了。

麾下两位百夫长以及两支小队军士,都牵着战马走出了大门。等走出来,滕青山才看清楚,这里停放的摆放货物的货车足足有十车。还有两辆宽敞马车,周围还聚集着近百号人。绝大部分人身上都穿着仿佛蛇鳞一样的护甲。

滕青山和朱崇石交谈间,便兄弟相称了。

“青山兄弟你有所不知。”朱崇石笑道,“我这次是拖家带口,从海外归来。难不成将家人留在海外,当然得一起回来。”

面对这堪称‘天下第一富商’的朱童,就是归元宗,也得郑重对待。

“《烈火枪诀》,给滕青山?那《烈火枪诀》我也看过,有九九八十一招,威力一般。”冀鸿有些迟疑,随即眼睛一亮,“宗主,你是说他滕青山,将那枪诀……”

归元宗,没有人能名列《潜龙榜》,至于《地榜》,也同样没有。

“黑甲军的马匹,那都是好马!你看清楚马的『毛』『色』了吗?”大当家询问道。

“你懂什么!”大当家喝道,“都统本身不算什么,可他的坐骑是赤血马!以赤血马爆发的速度,那都统想逃,咱们怎么拦得住?别说他,就是那两匹青鬃踏雪马,飞奔起来。也就我的‘追风’,能够赶上。其他人一个都追不上!”

加上十人为一个队,彼此辅助,十人冲杀,可以说是绞肉机。

“青山兄弟。”那朱崇石笑着走来,“我看,那些马贼估计认为你们是普通的重骑兵,没认出来,你们是黑甲军啊。哈哈……如果认出来,就这么点人,怎么敢过来抢掠。”

在接下来的日子,滕青山细心教导。因为对表哥的实力很了解,因材施教,滕青虎的实力进步,完全在滕青山的意料当中。

杜洪压低声音道:“城主,我们都统大人他暂时和我们分道,回他老家了。”杨柯恍然,笑着点头:“青山他就是我宜城人,嗯,是该回家看看。好了,大家赶路也累了,还是赶紧吃饭、歇息吧。将战马,交给我们就行了。”

顿时滕家庄练武场上的众多族人们,立即朝大门处涌了过去。

“要到年底啊。”青雨有些失望。

袁兰看向滕永凡,作为女人,是听男人的。滕永凡思忖一下,摇头道:“不行,青山,你应该知道,你外公年纪大了,这族长之位,也是要让我继承。其实这还是小事。最重要的……我要教族内子弟打造兵器!这份祖传的技艺,族里就你外公和我会。你外公年纪这么大,难道去教?所以……”

万凡祥立即朝四周一看,随即笑道:“怕什么,统领大人再厉害也是后天高手,离的远,他也听不到咱们说话。对了,现在那白崎残废了,你说,咱们这一营的新任都统,会是谁?”

“会不会,从其他营,调一个百夫长过来,当咱们都统?”刘和低声道。

“还嘴硬!”冀鸿脸『色』一冷,“如果是为宗内,你何必一路跟踪那个苦工。直接在山上,在那胡童搜人的时候,你直接命人将那个苦工搜身,不就成了?还需要一路尾随,到山下再动手?你一声令下,五百黑甲军!别说那三四个一流武者,就是一百个一流武者,面对五百黑甲军冲杀,都要溃逃!”

“师祖,你说我……”白崎刚张口,冀鸿便喝斥道:“你想以残废之身,有大成就,就当自强不息。其他的,你自己慢慢想吧,没人能帮你!”说完,冀鸿便大步朝屋外走去,只剩下白崎怔怔坐在床上。

从这十五人中,滕青山只是耗费半天时间,就肯定了其中三个人有怀疑!

白崎脸『色』一变:“不好!”那无名暗器太快,他只来得及手中长枪一挥,才勉强碰到其中一道幻影。

噗哧!噗哧!

万凡祥等人也是目光中掠过一丝不屑,过去那白崎人缘就不好,现在残废了,还摆都统的谱?

审问不出来,黑甲军军士只能开始仔细地探查紫金矿洞,那些普通兵卫们,也开始探查黄金矿区的矿洞。整个矿区暂时停止挖掘,苦工们都在自己住处休息。

很快天黑了。

“滚出去,滚出去!”很快就看到一名头发花白的老者狼狈跑出来,这老者一出来见到滕青山四人,便立即拱手:“四位大人。”

滕青山那宽敞的石屋内,滕青山盘膝静坐在床上,气血流动速度缓慢,新陈代谢减缓,心跳也降低到极为缓慢的地步。

可以说,冀鸿,那就是整个黑甲军的第一号人物,是黑甲军的定海神针!

“青山兄弟,这次你可要倒霉了,我们这位统领大人,那可是非常狠的一人。”田单压低声音说道,其他三位百夫长也看向滕青山,他们都庆幸,当初他们没有被安排到去看守紫金矿区。

钱和权,从古到今,都拥有无穷的力量。

“一点东西都没查出来。”万凡祥、刘和二人也摇头,万凡祥嘴里咒骂道:“那些狗日的,还真有手段!这紫金矿区戒备这么森严,他们竟然能够将十斤紫金给带出去。到底怎么带出去的!”

可是五行拳中的‘炮拳’衍变的枪法,滕青山一直无法创出,滕青山有感觉,自己再拆解、融合《烈火枪诀》的同时,对火属『性』的领悟也在提高,对炮拳衍变出的枪法,脑海里也更加清晰。

紫金矿区的规矩,可比其他四大矿区要森严的多。

这一天,清晨。

“大人!”那些兵卫们立即行礼,来人可是华丰城的城卫队大队长,可以说地位仅次于城主,这些小兵卫们当然恭敬的很。

铁连山上,一道清澈的溪水旁,滕青山和田单二人,喝着酒吃着肉,惬意的很。

“白崎?”田单惊讶道,“他下山干什么?今天是那些苦工们下山……他堂堂都统,下山又能做什么?”田单无法理解。

二人各持着兵器,连尾随了过去。

心中有鬼,当然越想越怀疑。

“哼。”白崎一脚将那李老三尸体踢到一旁,而后长枪在李老三右腿上一划,顿时将裤子划破开一层,隐约看到,扎在李老三小腿上的布袋,这布袋已经有了裂缝,一粒粒碎紫金正『露』出来,紫『色』光芒,动人心魄。

……

“呼!”胡童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随后很是随意地朝旁边看去,可谁曾想,那黑甲军的白崎都统这时候,冷着脸朝这边走了过来。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