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世回眸蝶翼翩翩舞:第22章:贵在知心

倾世回眸蝶翼翩翩舞 作者: 时落寅

但是,这只是一个一两岁的小娃儿,是断然不可能会说谎的。

月无双的眉角微挑了一下,那双望向她的眸子中似乎微微的隐过了一丝略带异样的轻笑。

虽然因为月无双的出现,没有伤到小女孩,但是这件事情也不能这么算了。

呃、、、、孟千寻彻底的无语,这丫头,看样子早就已经醒了,只是,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醒的?

她明知道外面有侍卫守着,她应该也知道了皇上对她的怀疑,但是,她为何还要来这儿闹呢?

“寻儿,一切正常,宝儿不会有事的。”李灵儿看到眼前的情况,暗暗的松了一口气,连声安慰着孟千寻。

“是我。”李逸风连连压低声音回到,生怕她惊动了其它的侍卫,毕竟现在是深更半夜的,他可是悄悄的进宫的,若是让人发现,只怕还以为他图谋不轨呢。

其实,事情也的确是那样的,你去提亲,被人拒绝一次,那倒还可以说是意外,若是被人拒绝两次,那肯定就会有暗中猜测了。

孟千寻也没有再说什么,没有再理会他,而是简单的说了几句后,便转身离开了。

现在,也是她好好反击的时候了。

他以前,经常看到孟冰一冲动起来,便是动手,像这样的柔性的攻击还是第一次。

他这话,不仅仅是对孟冰的侮辱,更是对李逸风的侮辱。

他心中明明深爱着一个女人,但是现在成亲了,娶的不是他自己深爱的女人,而是另一个女人,这样的事情,只怕是换了任何一个男人,都会痛不欲生。

事情若是真的那么简单就好了。

“啊,这么大的事情,怎么能够瞒的住父亲呀?”秦敏儿听到他的话,低声惊呼,父亲是何等精明之人,怎么可能那么轻易被瞒的过呀。

“花公子,你这是做什么呀?”那个男人的眸子再次的眨了眨,望向花断尘时,更多了几分无辜,声音中也是满满的疑惑不解。

“别,别走。”只是,花断尘看到他要挣开,似乎有些急了,抱着他的手,突然的收紧,再次急声说道,这一次的声音中带着明显的着急,似乎生怕他就这般的离开了,那份依依不舍表现的实在是太过明显。

“他真的是清令馆的人?”孟千寻的眉头微蹙,慢慢的转向一边的夜无绝,轻声问道,像这样的男人,会在清令馆吗?清令馆那可是专门为那些达官贵人的那种特别的僻好准备的长相妖娆的男子。

唇角微微的一勾,他的手微微移动,似乎无意间,但是却又带动着花断尘的手也跟着移动起来,如此看起来,就似乎是花断尘在他的手上乱摸着,而且,更过分的是,花断尘在摸到他的衣角时,还慢慢的掀起了他的衣角。

古代倒是有一个滴血认亲的,但是,那并不科学。

她了解花断尘的做风,他做事,向来是不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今天他所做的这一切,就是一个再好不过的证明。

花断尘是彻底的惊住,皇上这是什么意思呀?

只怕是什么事情都能够做的出来。

那怕到了现在,他还是不想放掉这个女人。

“你就知道护着他,而且还帮着他来骗我,我就是因为听了你的话,才会什么都由着他,现在看看,看看,成什么样子了?快三十的人了,还不成家,没个正形,这一次,谁都别求情,谁求情都没有用。”李老爷子狠狠的瞪了李赢一眼,对李赢的怒火还没有完全的消失呢。

像这样的婆婆,她想放眼整下天下,只怕再也找不到第二个的。

其实,他心中很明白,这件事情,只能那么做,不那么做,现在的北尊王朝定然会面临着巨大的危险,她毕竟是北尊王朝的公主,如今北尊王朝的皇上又病重,将这北尊王朝的重任交给了她。

“那是当然,宝儿一直都很乖,而且非常的懂事,善解人意。”一提到宝儿,孟千寻的脸上也多了几分骄傲,对于这个女儿,她可是满意的无话可说。

那个时候的他,从来不知道什么是开心,什么是快乐,什么是满足,因为,根本就没有让他产生那样的情感的事情,更没有一个可以上他开心,快乐,幸福的人。

想了想,他的脚步微迈,迈到了段红的面前,沉声道,“好,我抱你。”

“你?你?你这个臭小子。”李老爷子突然伸出手指,指向李逸风,微微的点头,可能是因为太生气,直狠不得过去,点着李逸风的头。

没有查清楚的事情,是绝对不会乱说的。

李逸风语结,心知老爷子的脾气,他决定的事情,是很难改变的。

李逸风猛然的滞住,跟招亲大选没有关系?

“只是朋友?你都拉着人家的手,深情款款的说要娶人家了,还说真中朋友?”李老爷子听到李逸风这话,火再次的冒出来了,“行了,李管家都跟我们说了,你也别想再瞒着我们了。”

“算了吧你,我不逼着你,你只怕这一辈子都不会成亲,行了,不用再说了,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你自己看着办吧?”李老爷子这一次是打定了主意,不管李逸风说什么,他都不会心软,更不会改变主意了。

“娘亲,我早就跟你说过,我跟孟冰,只是朋友。”李逸风望向李老夫人,一脸的认真。

她的这两个儿子,从小就十分的懂事,并没有让她操过什么心。

管那么多,难不成他还怕了这个男人不成,他就不信,他夜无绝,还办不了这个男人。

外面,花断尘暂时的已经没有了时间,可能是应该无话可说了,也可能是心虚了。

书房中,孟千寻也听到了那个让人鸡皮疙瘩乱飞的声音,不由的微微的愣住,却又随即轻笑,她自然知道,这是夜无绝做的。

更何况,她很深知朝中之事的险恶,若是突然换了她来处理朝事,那些老臣们只怕一个个都无法接受。

所以,这一刻,孟千寻没有再说什么,她做事,向来都是十分的果断的,不会犹豫不决,既然她答应了父皇,那么接下来,就一定会尽力的做好。

那些朝中的老臣们虽然对北尊大帝十分的忠心,但是那也是因为清楚北尊大帝的能力,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敬畏,若是换了小小年纪的孟千寻,大家只怕未必会服。

“好了,我们也别在这儿打扰父皇了,让父皇好好休息吧。”孟千寻看到北尊大帝的样子似乎有些憔悴,再次开口说道。

毕竟谁都知道,此刻取消招亲对北尊王朝会造成怎么样的后果。

而且就规矩都定好了。

连当初皇上派去的钦差大人都贪了,更何况是她派去的,能够真正的做到大公无私的人,只怕没有几个。

她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唇角略略的扯出一丝轻笑,然后慢慢的说道,“至于会派谁去核实,本公主还没有决定,有可能会是朝中任何一个大臣,也有可能是本公主最信的过的侍卫,当然,也有可能到时候本公主将朝中的事情处理的差不多了,亲自去核实,这件事情,可以等项大人回来后再决定,暂时不必着急。”

他的话一出,站在窗下的男人的身影似乎明显的僵了一下,隐隐的,感觉到从他的周身散发出一股骇人的危险。

而他私自抽了一些士兵,惹怒了大将军,他早就知道大将军会把这件事情上奏,说真的,他心中还是担心的,若是皇上早朝,他倒不用担心,因为他知道皇上是支持他的。

但是,没有想到,公主不但没有处置他,反而还给他拨了三万的士兵,帮助他修筑河渠。

“对不起,我实在是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孟千寻的眉头紧蹙,她怎么突然觉的,这个男人穿越到这古代后,脑子似乎锈住了。

皇上可是有规定的,宫中的宫女与太监都可以在主子面前随意的乱说话,更不要说是大胆的评价主子了。

北尊大帝本来就是一位十分英明的君主,他有这样的规定,只要也是为了防止身边的人,进谗言。

两个宫女听到孟千寻的话,微微的愣住,快速的抬起眸子,一脸错愕的望向她,似乎有些不敢相信,公主竟然就这么的放过她们了,不但没有惩罚她们,竟然连句指责的话都没有,就只是那么一句,以后注意就可以了?

宝儿昨天晚上,几乎没有睡,直到天亮时才刚刚睡着,所以这会睡的正浓。

“可能是有重要的事情。”听到她的惊呼声,孟千寻此刻的神情反而十分的轻松,正如孟冰所表现出来的那样,夜无绝若非有重要的事情,是断然不会这么离开的。

他仍就是那种神采飞扬。

“怎么回事?皇兄到底是怎么回事?”孟冰也看到他的神情有些不对,向来性急的她,自然是忍不住了,而她的声音中更是无法掩饰的担心。

“若是你的娘亲问起,就说,朕染了风寒。”他可能是看出了孟千寻的心思,再次低声说道。

他望向孟千寻的眸子中,更是满满的纵容与宠爱,再次轻笑地说道,“傻丫头,你要父皇做的事情,父皇岂会拒绝。”

“你们这是做什么,千寻既然不愿意,这件事,就一定要取消,是朕的名誉重要,还是朕的女儿重要,都不要说了,这就件就这么定了。”北尊大帝的脸色微沉,却是厉声斥责那些大臣。

毕竟是她的父亲,是她的亲人。

“皇上,你万万不能着急,不能着急呀,否则会出大事的。”雪太医此刻急的脸都红了,生怕皇上太过着急,身体出了问题。

“千寻,父皇就是想把天下所有最好的东西都给你。”他暗暗的呼了一口气,让自己的呼吸平缓了些许,咳声也再次的压下去后,才缓缓地说道。

一般的人,岂有那么胆量可以在这个时候闯大殿,除了她?

“你,你已经知道了。”孟冰听到她的话,微愣了一下,不过随即想到这小丫头本来就聪明,知道了也不奇怪。

原本宝儿真的是他的女儿,真的是他的女儿。

不是她非要逼他,而是他做出的这样的决定,实在让她无法忍受。

“选驸马呀,是北尊王朝要为他唯一的女儿选驸马。”旁边的一个好心的人听到小宝儿的话后,很有耐心的解释着。

“是呀,这几天,所有的人都在谈论着这件事情,这不,我们这儿的那些男人们早在两天前就都去了北尊王朝了,你看看现在整个街上,都看不到年纪的男子了。”另一位看上去应该已经有五十几岁的老人慢慢地说道,他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神情间似乎多了那么几分可惜,“若是我年轻过几十岁,我现在肯定也去了。”

那她自己的爹爹怎么办呢?

果然,孟千寻心中冷笑,那天她看到白容慌张的离开,应该就是因为此事吧。

她现在若是去凤阑国,肯定会扑个空,而且,所以,现在她只能去北尊王朝等夜无绝。

“千寻,要不,你直接的去凤阑国找夜无绝吧,这一次皇兄做的太过分了,我也看不过去了玄女媱最新章节。”孟冰的话语微顿了一下,然后狠下心说道,她真的不想让千寻去面对那样的场面。

“哈,还有好戏?我看你是唯恐天下不乱呀。”李灵儿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你这不是为难这两个孩子吗?”

“所以,这件事情,你就听我的,我放心,只要那小子能够经过考验,我一定会把女儿嫁给他的。”北尊大帝看她沉默不语,脸上这才微微的露出一丝轻笑。

而孟千寻在第二天一早也赶到了北尊王朝。

“千寻,不可以,你等皇兄下了早朝再去找他不行吗?”孟冰刚想再去拦着她,但是此刻孟千寻的速度却是十分的快,已经进了大殿。

此刻的宝儿因为是第一次进宫,毕竟是小孩子,所以,什么都感觉到新鲜,便自己跑去玩了。

因为,面前的他,跟娘亲形容的爹爹是一模一样的。

“那我来宝儿一个问题,宝儿能回答我吗?”不跳字。夜无绝微微的呼了一口气,隐隐的感觉到呼吸似乎一下子变的有些急促,那话语中也带着几分小心。

所以,他们的孩子应该还不到一岁,应该才刚刚学步,刚刚学说话的时候,绝对不可能会走的这么的稳,话也不可能会说的这么的顺。

“我,我这怎么可能呀,我都娶了你了。”男人的身子似乎也微微的颤了一下,很明显还是有些怕她的,在这年代,怕妻子的男人可不多见。

“可怕,实在是太可怕了,你们说,北尊王朝的公主,会不会、、、”有人看到那离开的彪悍的女人,不由的暗暗的倒抽了一口气,压低声音说道。

众人一时间都不说话了,因为,都知道那人说的很对,这样的事情,跟他们这些人根本没啥关系,他们最多也就是看看热闹。

“呵呵、、、”二皇子却只是淡淡的一笑,并没有说去,也没有说不去,只是那双眸子中更多了几分深邃。

“是呀,本王有了王妃了,自然是不能去了,不过五弟倒是可以去呀,而且,二皇兄也没有正妃,也可以去。”四皇兄的双眸微微的一沉,脸上似乎也多了几分冷意,不过,却仍就略略带笑地说道。

夜无绝听到他的话,去是微微的一怔,心中更多了几分疑惑,不由的转身,望向五皇子,沉声问道,“你说的是何事?”

千寻是他的王妃,孩子也是他的,北尊大帝自然可能会做出下那样的昭书呢,他觉的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话一说完,也不再看王明一眼,便趾高气扬的向前走去,经过夜无绝的身边时,还冷冷的望了夜无绝一眼。

这一刻,这两个人偏偏碰在了夜无绝的抢口上,只能算他们倒霉。

宝儿的小脑袋微微的一斜,却并没有像平时一样跟孟冰疯乐,而是一脸认真的望着孟千寻,微微思索了片刻,然后慢慢地说道,“我也觉的外公好像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但是,我试了很多办法,都没有问出来。”

“那天我问过白容,白容没有说,而且,就是因为当时白容躲躲闪闪的,我才怀疑的,这几天白容也再没有出现过。”孟千寻微微呼了一口气,慢慢的说道。

“千寻,要不我再去问一下皇兄。”孟冰怔了怔,然后略带犹豫的说道,其实,此刻,她的心中倒是有些矛盾,不知道该不该去问,若是真的是那样的,她就算问出来了,也不知道要怎么跟孟千寻说。

这个时候,他还笑的出来。

梦千寻心中惊颤,若是照这个流法,不用那些死士动手,他只怕用不了多久就会血流而死了。

她刚刚是滑下水的,所以并没有引起太大的响动,而且此刻太黑,那些侍卫也根本看不清楚。

大约的算了一下位置,感觉差不多到了自己原先的房间时,梦千寻快速的上了岸。

“回皇上,是从大殿那边传来的消息,听说有个刺客受了伤,有个刺客逃走了,所以现在皇宫中,正在搜查。如今整个皇宫也全部封锁了,相信那个刺客是逃不掉的。”那个侍卫,再次回道。

惠妃虽然哭的泪人似的,但是一双眸子却一直在注意着皇上的神情,看到皇上眸子闪过的怀疑,心中明白,皇上是有几分相信她的话。

那人全面的伪装,看不清样子,但是,从体形可以看出是一个男人。

孟千寻望着他,慢慢的,却是极为认真的点了点头。

那一刻,皇浦拓的眸子似乎微微的沉了沉,好像有着那么一丝异样的失望,不过,却又似乎暗暗的松了一口气,而望向她的眸子也带着那么几分明显的惊滟,毕竟是他深爱着的女子,此刻这般美丽的站在他的面前,。

“儿子,你不会怪母妃吧?不少字”惠妃看到皇浦拓一直望着孟千寻离去的背影,双眸微闪了一下,突然望向皇浦拓,有些懊恼地说道,“当初,母妃真的不知道那丫头原来长的这般的出色,当时,母妃真的不应该阻止你,若是母妃不阻止,说不定,她现在就是你的王妃了。”

随即又转向梦啸天,对着梦啸天低语了几句后,沉声道,“好了,你先回去,就按本宫的话去做。”

“千寻,你嫁给他幸福吗?”不跳字。皇浦拓没有直接的回答她,而是突然的反问道。

惠妃并没有立刻的走向前,而是站在远处,隐在树下,远远的看着那边的情形。

“是呀,是呀,北尊大帝身边连个女人都没有,哪儿来的公主呀?”

若是被选中了当了驸马,以后这整个北尊王朝就有可能是驸马的了,这等好事,谁不羡慕呀。

“但是谁知道北尊大帝的这个女儿是怎么回事的,身边女人都没有,突然冒出这么一个女儿,谁知道是不是北尊大帝的呀。”那个刚刚怀疑北尊王朝的女儿可能很丑的男人再次小声说道。

总之,主子是心思,不是他们能够看的透的,他们只要无条件的服从主子的命令就可以了。

说真的,他到现在,仍就不太相信那是真的,毕竟那太荒谬了。

包括这山谷间的所有的一切。

不过,北尊大帝的确是世间难得一见的美男子,刚刚在水池中时,魅惑中有着一种让人无半抵抗的诱惑,只怕换了是任何一个女人都会看呆了,刚刚那一刻,就连孟千寻都有一种惊艳的感觉。

宝儿似乎看的出北尊大帝妥协了,一张小脸更是笑开了花,更加兴奋的喊着,“外公美人。”

从此以后,北尊大帝就多了一个外公美人的称呼。

“笑话。”这一次然翁是真的郁闷了,这小丫头也太小看他了吧,“小丫头,听过独尘吗?恩,你还小,可能没听过,不过,你的娘亲跟你的外公肯定都听过。”

老人一向都有些深藏不露的感觉,但是此刻,不知道是被宝丫头逼急了,还是怎么着,神情间竟然带着那么几分炫耀的语气。

而且,白容早就已经离开了,说不定,现在那昭书已经公告天下了,这个时候再告诉寻儿。

而她更是决定带着宝儿赶回夜无绝,帮助夜无绝。

“我们让马儿快点跑,就能够快点见到你的爹爹了。”孟冰不想这小丫头着急,便故意的岔开了。

“我明白。”李灵儿对着他微微一笑,神情间多了几分感动,她知道,现在的他,再不像以前那样,虽然疼她,爱她,但是却也放不下天下,更有着想要统一天下的野心。

想到半年的情形,她现在还有些害怕。

那时候,连她自己都感觉到奇怪,与他可是毫不相识的,但是,她却一点都不排斥,而且还觉的那样的一切,都是十分的自然的。

其实,当时的她,是承担着山谷中的重任的,而且,师傅也是把她当成山谷间的领导人来培养的。

“对。”侍卫点头回道,他觉的,这件事情很正常呀,三皇子回到凤阑国,凤阑国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三皇子肯定会想办法对付其它的皇子了。

“那现在,三皇子那边是否得知了我们已经出谷的消息?”北尊大帝的眉头紧紧的蹙起,神情间多了几分思索,再次慢慢的问道。

而且,宝丫头的个头也比一般的孩子要高一些,不过一岁的她,已经差不多有两岁孩子那么高了。

应该是个二三岁的孩子了,所以,她觉的,这丫头应该不是孟千寻的孩子。

她比孟千寻也大不了几岁,怎么一下子就成了姑奶奶了,不过,按辈份来算,也的确是应该这么喊的。

“孟冰,宝儿比一般的孩子聪明点,发育的也比一般的孩子早一点。”孟千寻看到孟冰惊愕的样子,忍不住的解释着,其实,她也知道,只怕是任何一个知情的人,看到这样的宝儿,肯定都是无法相信的。

“你不要忘记了,你以前嫁给夜无绝时,可不是现在的样子,而且,有关你的传言,可是很多,你若是现在突然回去了,只怕会引起更多的猜测,只怕会被有心人利用了,特别是在逃婚的事情,只怕凤阑国中也早就有人知道了。”北尊大帝看到她一脸的坚定,心中更多了几分担心。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