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世回眸蝶翼翩翩舞:第15章:痛入骨髓

倾世回眸蝶翼翩翩舞 作者: 时落寅

方继藩下意识地将那金灿灿的腰带头放到口里。

方继藩亦不禁欣喜若狂,忙点头道:“是,说的是,我也揍他!”

方继藩却是昂首挺胸,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模样,尤其是他身后跟着的一个狗腿子邓健,那贼贼笑着的样子,更是令人恼火。

方继藩道:“所以臣才献策,先从以夷制夷开始,朝廷既可调拨军户或是湖广一带的土人入西南,制衡西南诸藩,实施分化。除此之外,用推恩之法,双管齐下,反正这些土司,隔三差五总是要反的,只要平叛的大军以及狼兵们能暂时镇住,根据不同的土州采取不同的策略,不肯服气的,朝廷便命本地狼兵和军镇弹压,削其土司;若是肯乖乖就范,则许以厚禄,使他们虽被夺了权,却也不失富贵。”

他们晓得少爷是什么脾气,从前的时候,少爷生气,可会将人生生打死的,于是一个个不敢滔滔大哭了,只低声抽泣着。

“来的好。”方继藩从尴尬中解脱出来,取了腰间系着的湘妃扇,大喇喇的开扇扇风:“走,去会一会他。”

虽然觉得少爷好像又做错了什么,不过邓健居然心里暖暖的,这是一种很踏实的感觉,舒服。

所谓校阅,并不是真的校阅。

很快,他就明白咋回事了。

父皇是疯了吗?他们话题里有一句有老方的掺合吗?

朱厚照:“……”

…………

脑海里竟是一片空白。

他有心要干事业,知道自己仕途的转折点就在眼前,自是不肯松懈。

弘治皇帝顿时心里遗憾起来。

要知道,这十全大补露,大家伙儿可都在抢购呢,抢到了就是赚到啊,怎么老爷却是反其道而行。

而陈一寿也没了从前的老神在在。

那越军的游击席志荣脸色已是变了,他很明白,接下来他该做什么。

“臣遵旨!”

该入洛阳城了。

胜利的机会,很是渺茫,就算胜利了,那也是惨胜,整个蜀地,将会从天府之国,沦为地狱。而自可怕的,却是战败,一旦陈军入蜀,那么此前陈凯之只追究蜀王的优待,也就彻底的改变了,无数人将为蜀王陪葬。

因为此刻那喊杀声已越来越近,甚至已是近在咫尺。

可当听到大汉万岁的时候,他心里咯噔了一下,忙不迭的大喝:“梁萧,事情紧急,朕不可留在此是非之地,朕……要回国都去,你……你在此镇守,来啊,来啊……护卫何在?”

禁卫们迅速的开始结阵,他们似乎极害怕落单,而且,他们的军事素养也是高的吓人,除此之外,在后队的禁卫开始取出了手弩,那弓弦和机括的摩擦声,显得极怪异。

梁萧已一屁股瘫坐在地上。

他从没有任何侥幸的心理,因为他看得出,对方眼中依旧还腾腾的冒着愤怒的焰火,从这个人身上,能感受到漫天的杀意。

放出了一个都督,只为了传这一句话。

项正一屁股瘫坐在椅上,随即……冷笑:“呵……呵呵……他陈凯之,也太高看自己了,他们……先是在关外与胡人作战,此后,又千里奔袭,不错,不错了……”他眼睛像是放光,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接着激动的道:“不错,他们远道而来,是疲兵,而我们以逸待劳,朕这里,还有数十万大军,越军,也会源源不断的前来驰援,这陈凯之,何惧之有,有何惧之有?他想来吓唬朕,可是他吓的到吗?他吓不到!我们大楚上下,猛将如云,士卒悍不畏死,陈人算什么?哈哈……今次,就是要击败陈军,让他们知道,我们楚军的厉害,要传令下去,告诫三军,预备和陈军决一死战,死战到底!”

他目光疯狂的在账中的将军们脸上逡巡,而将军们,却一个个大气不敢出,依旧还是面无血色。乌压压的骑兵,一路行来,那马蹄溅起地上的泥泞,战马疯了似得打着响鼻,显是筋疲力尽。

于是,一张张绝望的脸上,早已丧失了最后一分的勇气,他们方才还有人不可一世,可现在……竟觉得自己像这狂风骤雨之中的秋叶一般,如此的无力,如此的不堪一击。

楚军和越军们,终于看清了对方。

“你的意思是……陈军还在?”

“都督……都督……”

可是,他们很快意识到,现在阻止这个人胡说八道,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倘若,当真有陈军杀来,那么封锁消息,又有什么用呢?

任谁都明白,水淹洛阳,再加上人为的瘟疫,这是要将数十万人置之死地,城外有军马围攻,城内则变为一片泽国,瘟疫横行,到时,只恐没几个人能够逃过。

瘟疫……

陈凯之便没有太多的情绪,只是抿抿嘴,失笑道。

晏先生听罢,哑然一笑,忙是点头:“陛下说的也有道理。”

而靠东,则是数千越军,越军的主力尚未抵达,所以人数较少,他们发现了楚军之后,显得极为谨慎,害怕被楚军攻击,却又不肯放弃洛阳,于是索性,和洛阳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大势已去。

刘涛肃容:“既如此,那么吾奉大汉皇帝之命,特来此,大赦西凉军民人等,陛下已击溃胡军,大漠平定,西凉国国师乱政,乱臣贼子也,大汉皇帝已敕封西凉皇子钱盛,为凉王,自此之后,汉凉一家,你既为汉臣,理当充作先锋,随本使前去捉拿乱臣,这是大功,朱将军可敢去吗?”

身后的数十个护卫纷纷高喊:“吾奉大汉天子之命而来,胡军覆没,尔等汉儿接旨。”

自胡人放出了陈军败亡的消息,关内已经哗然,而这个时代,交通本就不便,再加上陈军被胡人困住,消息不得出入,各国顿时开始滋生起了野心,他们固然知道,一旦出兵,会遭致天下人的离心离德,可在如此诱惑之下,他们怎么甘心就此罢休呢,更何况,自己不出兵,若是其他人先出了兵,岂不是好处都便宜了别人。

陈无极只是粗重的呼吸,他想问一问战况,可他张口,只能自喉头里发出呀呀的声音。

胡人们杀的心惊胆跳,他们甚至开始意识到,原先在面对枪林弹雨时,其实也不过是开胃菜而已,真正短兵交接了,他们才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恐怖。

待到了雨后。

陈凯之自望远镜,已看到了第一营出现的情况,这里遭遇的进攻最为猛烈,鏖战也最是激烈,虽然其他各处阵地,也出现了胡人突破了防线的情况,可大多时候,情况还算可控。

意大利炮依旧还喷吐着火舌。

胡兵挥舞着刀,疯了一般的跃入壕沟。

一经开始,便仿佛无尽的噩梦,当你每一次都以为,自己能胜了,可结果,却往往能令你大吃一惊。

这个少年,曾爱吃肉,爱唱歌,曾对陈无极许愿,希望将来,能够回乡下去,娶自己的表妹做妻子,男耕女织,而现在,似乎……陈无极再看不到那稚嫩的面庞上,那略有腼腆和羞涩地笑容了。

他甚至认为,这不过是浮夸的描述,无畏的勇士才不在乎这些火器,无非,不过是比从前所遭遇的火铳更厉害一些。

只是此时,这样的吼声,已是没有意义了,这受伤的士兵,只能保佑在壕沟中来回逡巡的军医恰好来此,将他拖到附近的急救壕洞里去。

胡人已派了一支军马而来,催促着他们快行,到时一同围攻汉军,可他们朝主帅,也即是西凉的国师发了火,却依旧没有什么效果之后,却最终将这些人放弃了。

枕戈待旦的汉军将士毫不犹豫,开始起身,朝着各队的旗帜集结起来。

陈凯之只朝他一笑:“苏卿不必多礼,请吧。”

而一旦关内各国相信了这个消息,会发生什么?

陈凯之眯着眼,不置可否。

面对着这一场小规模的战斗,副总参谋官王翔现在头痛的很,他口里咒骂着当初主战的许杰,却是一面仔细看着奏报。

王翔呆了一下,道:“还请陛下赐教。”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